中共被稱“赤納粹”,為何引發爭議?

0

2019年10月3日 22:40

VOA 鄭裕文 – 華盛頓 — 最近在香港和全球聲援香港的活動中,出現一個新名詞和旗幟-“赤納粹”以及合併中國國旗與納粹標誌的“赤納粹旗”。

活動人士指出,中共的強權治理、香港的警察暴力、新疆的打壓迫害,比納粹德國有過之而無不及,“赤納粹”點明了在習近平治下,中共的急劇“納粹化”。

不過也有評論質疑,把中共與西方輿論極為敏感的納粹相提並論是否恰當?會不會引發西方的反感?轉移外界對香港的關注?

中國共產黨是否應該被稱為“赤納粹”?全球為何掀起一場“反赤納粹”聲浪?

嘉賓: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博士;澳門大學傳播系講座教授趙心樹

時事大家談:中共被稱“赤納粹”,為何引發爭議?

趙心樹:本質論是“自證預言”式做法,中共與納粹有根本的區別

澳門大學傳播系講座教授趙心樹博士認為,現在給中共扣上納粹的帽子是“本質論”的做法。“本質論”這種思想方法容易造成對過程的重要性缺乏理解。/**/ /**/ /**/ 請同時參閱:德國英國譴責美國極右翼活動

當今世界趨勢下,不管美國走什麼方向,中國走什麼方向,香港這個地區走什麼方向,在未定之前,先把中國或中共說成是法西斯化了,說中國老百姓全部被洗腦了,也要走向法西斯,然後再對照法西斯理論對其進行這種解讀,這個做法用英語來說,叫self-fulfilling prophecy. 你先把它說成這樣,它最後真會變成這樣,這已有很多歷史可以來證明。

趙心樹也指出,有些時候,某種趨勢確實發展到不可逆轉的地步,比如法西斯德國進攻波蘭前,那一刻,德國的法西斯化已成事實,所以當時的綏靖政策可能確實是錯誤的。但在那之前的一段時間裡,德國可能未必一定會走上法西斯道路。比如說,一戰剛結束的時候,若戰勝國對德國的懲罰不是那麼嚴酷,那也可能德國後來未必走向法西斯化。這個逐漸轉變的過程不能忽略了。

僅僅說它本質就是這樣,那換句話說,就是當年二戰也是不可避免的?按照本質論的思考方法,中共納粹化,那接下來原子彈大戰也是不可避免了?那你也準備打仗,我也準備打仗,戰爭不就真的要開始了嗎?這是一種負責任的說法嗎?/**/ /**/ /**/ 請同時參閱:比希特勒邪惡 列寧主義等於極端主義?

把南海填海造島,說成是跟當年德國法西斯侵佔波蘭、吞併奧地利、進攻法國、荷蘭、比利時那樣的同等事件,這是一種負責任的說法嗎?確實有很多關於新疆的報道,但這與當年屠殺猶太人是同一程度的問題嗎?按照德國法西斯的理論,就是要消滅猶太人;而今天中共很多被國際社會詬病的一些做法,在很大程度上它自以為是在自衛,這種心態是根本的區別。不看到這種區別,而是先說它本質如此,然後搜羅各種證據來證明你的本質論,這不是一種負責任的做法。

楊建利:真正的災難在於,中國在納粹化,而我們沒有意識到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博士回應趙心樹博士說,趙博士一直在給我扣帽子,說我是本質論。如果要論共產黨本質的話,我們應該看它的共產主義極權性質。從這方面入手分析,恰恰不是因為本質論造成我們這種邏輯分析,而是因為看到了事實。而這種事實不指出來,可能就會有災難,而不是像趙博士說的那樣,災難是我可以講出來的。我沒有本事可以僅靠分析分析 “赤納粹”、“中國特色的法西斯主義”就把世界大戰給講出來了。/**/ /**/ /**/ 請同時參閱:張欣:為什麼“媒體姓黨”必然導致民族災難

楊建利指出,真正的災難在於,中國在納粹化,而我們沒有意識到。現在中國沒有言論自由,所以也沒辦法知道有多少中國人被洗腦成功,真正支持共產黨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但如果到網上,隨時可以看到很多照片。楊建利接着向觀眾展示了一系列照片,當中有 “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黨檢閱”這張照片,以及教會裡一些軍事化行動、歌頌黨的照片,還有中國小學裡開學第一天的軍事化儀式的照片。他指出,這些都是一個表象,而這種表象讓我們看到中國正在發生什麼。/**/ /**/ /**/ 請同時參閱:強化中共黨內絕對領導地位 核心層成員兩會前向習近平述職

楊建利繼續指出,中國除了從政治到經濟已經具備當今法西斯的一些特徵,還具備一些當年經典法西斯主義所沒能做到的。比如,中國現在已經成為一個數字極權主義國家,它用高科技控制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這是過去的納粹沒有做到的。楊建利將之稱為是“德先生”遭遇“賽先生”,就是democracy(民主)遭遇了science(科學)。

另外,中國是從共產極權轉化而來,所以它帶有一定的公有制性質,這在經典納粹里也沒有。再者,當時的經典納粹在世界上沒有那麼強的經濟影響力和滲透力,現在的中國有。此外,中國還帶有東方宮廷政治的性質。楊建利指出,正因為中國具備了經典法西斯的一些特徵,同時又具備剛才所說的幾個新發展出的特徵,所以才將之說成是“帶有中國特色的”法西斯主義。/**/ /**/ /**/ 請同時參閱:自由之家報告稱全球網絡自由進一步下滑

楊建利進一步表示,若要從歷史發展傳承的角度來分析的話,如果要從西方找個國家和中國現代相比較,法西斯主義產生前的德國是與之最相近的。

在西方國家中,德國資本主義發展是最晚的。當時為了奮起直追,俾斯麥實行政府主導型的經濟發展。在這個發展過程中,他吸納經濟精英以及知識精英為統治階級的一部分,從而造成當時的社會經濟基礎。這個社會經濟基礎和六四以後中國實行政府主導型經濟,吸納社會精英成為統治集團的一部分,非常類似。這也是它現在可以納粹化的政治經濟基礎,是它經濟上可以實行“統制經濟”的基礎。

更多精彩內容,請收看2019年10月3日《時事大家談》完整版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