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獨自與神晤對的需要

0

今日經文: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裡倚靠祂,就得幫助。所以我心中歡樂,我必用詩歌頌讚祂。(詩篇廿八:7)

與神在隱密處有屬靈的交通,差不多成為現代的教會所忘記的一樣事。稱為基督徒的群眾中每日能有比五分鐘更多的時間與神單獨相處的人,數目豈不是很少嗎?若是這樣,我們便很容易明白為什麼現代的教會這樣軟弱冷淡,這樣世俗化,這樣不結果子了。古代的信徒明白在隱密處與神的交通比我們所明白的更多,因此他們得了很深信仰上的效益,是現代教會所極感缺乏的。今日有一種最要緊的呼聲,是每一個基督徒當注意靜聽的,就是“轉回來禱告,不是少作工,乃是多靈交;不是減少基督徒的服務,乃是增加在安靜處與神的相處。”

我們現今是生活在一個極忙碌的時代。極多的事務都來壓迫我們。從清晨到深夜,世事的迷惑牽引總不止息的臨到。身體與腦力都因長久的勞碌受到很多的損失。生活上必須作的事務需用的時間比從前多;現代的諸般娛樂又很能吸引人將工作的餘暇都消耗在它裡面;因此一方面有繁冗的事務,一方面有世界的娛樂,中間禱告的時間便差不多完全被侵奪了去。處在這種景況中,信徒在心靈方面是沒有盼望能發展的。

就是真實敬虔的人,他們不是為世俗和自己活,乃是為神活着,他們的才能力量已經奉獻給神,他們的時日都為事奉基督而用,他們以為主的緣故服事人為喜樂──就是這樣的人,若是要保守工作的能力,也是需要許多安靜的時間與神獨處。當馬丁路德與羅馬教會戰爭的時期,每日有許多的要工、講道、著作、為真理爭辯,他說:“我每日若沒有三小時的禱告,便不能向前進行。”就是我們中間許人所作屬世的工作,若是要得着智慧和能力,使我們的工作不至失敗,也是需要很多的禱告。古今有許多為神所重用成全緊要工作的人,都是與神有很親密的交通,他們因着多住在至高者的隱密處,所以得着極大的能力。

古時有許多信徒因為誤解了這個極大的真理,便完全離開世界,住在荒僻無人的山洞中,作了隱士。他們這樣作,並不儘是因為要逃避刀劍的逼迫,也不儘是因為要遠避這污濁敗壞的社會,進入一種清潔高尚的環境中。乃是因為要多得着與神專誠的交通,與多量安靜的時間,可以思想屬靈的事。雖然這個方法是錯誤的,常常得不到好的結果,但他們的目的卻是很好。

現代信徒的趨向正是走入極端與這個相反的一方面,以致信仰差不多完全變成屬世界的事務。今日基督徒生活中最注意的就是社會的事務。古代的大困難是難得信徒熱心到世界裡去改變別人。現代的大困難是難得信徒熱心出離世界去改變自己。信仰的生活只成為公眾的會集,共同的敬拜,社會的工作;因此在信徒的禱告上,與神的交通便大大的感到缺乏。在這裡明顯有一種危險,因為單單不住的為他人作工,必至使自己裡面屬靈的生命日漸軟弱,至終不免哀嘆我們所作的都成為“舍己之田而耘人之田”的工作。為要促進多人的熱心,我們需要群眾的復興;基督的福音有復興群眾的能力;但是要使我們裡面所得的真理深造並且堅定,我們卻需要在安靜的地方與神靈交。在密林中的樹長得高大,但是不能穩固。它們因着互相的關係,生長的很快;及至除去眾樹,只留下其中的一株,經過一次冬季的大風,便即時被摧倒了。惟獨孤單生長在山旁的樹木,因着長久與風抗衡的緣故,所以沒有風能將它拔出來;它雖經過多次冬日烈風的搖撼,終能屹立不拔。照樣,我們可以被種植在許多信徒中間,但是惟有在隱密處個人單獨與神有交通,我們方能真長成為“公義的樹”,有能力為祂使用。

在現今忙碌的世代中,我們有超越一切的一種需要,就是多尋求靜聽的時間,在其中我們能聽見在忙碌的時期我們所不注意的天上的聲音。鐘樓的鐘聲在白晝街市囂喧的時候在最近的幾條街上都不易聽見;但在夜間寂靜的時候卻可以讓全城聽到。神所以常在夜間同祂的僕人說話,一個緣故就是因為那時一切都安靜了。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有許多神的僕人被遣到曠野無人的地方,為要使他們聽見神所說的話。我們在這不知檢點的生活中,常常遇見疾病和憂愁,或者也是因為這個緣故。神常有許多要對我們說的話,但是因為常有許多世界的慾望干擾我們,使我們不能聽見;因此祂使外面世界的聲音止息,好對我們的內心說話。有時祂在夜間試煉我們,有時祂在夜間賜給我們詩歌,有時祂在夜間教訓我們,有時祂在夜間賜給我們異象;但是若沒有安靜的時間,使祂可以十分就近我們,我們也十分就近祂,這些好處我們便要全然失去。要預備領受從上面來的福祉有許多方法;但是最要緊的方法中有一樣,就是“當安靜,用你的心與神交通。”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精選集第5冊·天召》,第4章”隱秘處的靈交“,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獲微信原創播發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權。本文歡迎弟兄姊妹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