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廣報道:王安娜、蔡霞兩位女將挺身而出 組織全球連線“百年中國•中共百年”研討會

0
今年,中國共產黨迎來百年大慶。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政黨(共有黨員9190萬)、以及執政期最長的政黨之一,中國共產黨為慶賀百年組織了各種形式的活動。活躍在海外的各捍衛人權組織和民主人士則發起了不同形式的抗議活動。一百年來,中國共產黨逐步發展壯大,如今,全面掌控了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的社會和經濟,凸顯了中國共產黨的至高權力。

中國官媒在中共百年大慶的前夕刊出近10萬字的中共建黨百年大事記。除了中共百年的“豐功偉績”外,並沒有提及建政後實施的清洗、鎮壓、大饑荒、文革、六四慘案等重大事件的數千萬受害者。這是對歷史的疏忽?還是對歷史的改寫?如何評判中共的統治模式?民主中國陣線秘書長、歐洲之聲主編潘永忠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觀點。

法廣: 中共百年大慶之際,海外許多捍衛人權組織舉辦了多種活動,您也參與了其中的一些活動。請談談,各人權組織和民主志士最大的願望和訴求是什麼?

潘永忠:鮑彤前些天說:“我看建黨百年的第一件事,應該說向被中國共產黨殺死、餓死、斗死、搞死的人表示歉意,這樣建黨百年就有紀念意義了。”世人都知道,需要中共政府表示歉意,可說是一個字“難”,“難於上青天”。

中國自古有“罪己詔”一說,指古代君王在朝廷出現問題、國家遭受天災、政權處於安危時,自省或檢討自己過失、過錯,向天下發出的一種口諭或文書。中共政府還不如皇朝君主。

參與“中共百年”研討會的部分學者、專家、政要、各民族和民運界領袖
 參與“中共百年”研討會的部分學者、專家、政要、各民族和民運界領袖 © 歐洲之聲/田牧

民主國家領導人胸襟大度。6月19日,德國總理梅克爾發表視頻講話,她表示:「德國將永遠牢記『二戰』的歷史,德國也將永遠為歷史上的過錯負責,每個德國人應當為入侵蘇聯而感到羞愧。」梅克爾就敢於站出來替希特勒背黑鍋,向俄羅斯人致歉,她還呼籲:德國與俄羅斯需要開啟對話。中共政府不如民主國家領導人。

今年中共「百年黨慶」,海外有王安娜、蔡霞兩位女將挺身而出,“官府無為我為之”,她們承擔起了清算「百年中共」的罪孽,替中國人民「被黨殺死、餓死、斗死、搞死的」討回公道、伸張正義。

王安娜畢業於蘭州大學歷史系,曾在青海民族師大政治系任中共黨史教員,對中國共產黨有着深刻的了解和認識,原青海省政協委員,也是《光傳媒》的創辦人。

蔡霞是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著名教授,在黨校任職近40年,研究方向為意識形態和民主政治、執政黨建設,現與中國共產黨徹底脫鉤。

發起與組織全球連線“百年中國•中共百年”研討會,6月27日起至7月1日止的接力與連軸活動,共計108小時。參與者遍及美國、加拿大、德國、法國、英國、台灣、日本、澳大利亞、香港等世界各地的學者、專家、政要、各民族和民運界領袖等,他們是:魏京生、王丹、王軍濤、蘇曉康、胡平、謝志偉、歐珠茨仁、廖天琪、瑪麗-侯芷明、黎安友、林培瑞、明居正、楊憲宏、曾建元、劉慧卿、平野愛、席海明、洛桑尼瑪、陳立群、李恆青、裴毅然、周鋒鎖、張傑、王維洛、黃娟、長平等70多位特邀嘉賓共襄義舉,進行了約65個專題演講。

活動發出的戰鬥檄文慷慨激昂:“中共自建立以來,戰爭屠戮、人禍不斷、生靈塗炭,一百年來,經歷了接連不斷的殘酷殺與鬬,造成數千萬國人非正常死亡、數億國民深受其害。中共挾一黨之私,綁架全民與國家,使全民陷入血淵骨獄。習近平更是重披毛氏龍袍,橫徵暴斂,恃財驕狂,對內大興文字獄、嚴控社會、民族宗教倍受壓迫;對外戰狼四嘯、失信於國,致使香港不復繁榮;更有甚者,隱匿武漢疫情,致使瘟疫肆虐全球,數百萬生命罹難。中共之無道,實非一國一族之事,乃全人類之大敵。”

要問此項目最大的願望和訴求是什麼?用王瑞琴落地有聲的豪言表達:「滅共是此生志向」,這也是所有參與者的共同理念、志向和目標!

法廣:中共總書記習近平7月1日在天安門的慶典活動中發表講話,談及香港議題時表示:要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您認為,如今這番講話的意義何在?

潘永忠: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簡而言之是:大陸實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

什麼是資本主義制度?按照鄧小平的意思是:繼續沿用原英國的法律體系,立法權、司法權和終審權;香港市民繼續原有的生活方式,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出入境自由、示威遊行自由。鄧小平還形象地表達道:保持“馬照跑、股照炒、舞照跳”的歌舞昇平景象。

這些在民主社會司空見慣。比如美國特朗普執政後期,美國一大半媒體載文批評、抵制與反對總統。還比如德國,這一年多來的疫情,社會反對與嘲諷默克爾總理和她的政府,聲音不絕,示威不斷。

而2019年香港的「反送中」示威運動爆發,北京政府即刻拉下長臉,被習近平以港版《國安法》顛覆了香港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可說是“一國”消化了“兩制”,比如說:1、新聞自由被事實上封殺了,敢於批評北京中央政府的《蘋果日報》、《開放》雜誌、《爭鳴》雜誌等媒體紛紛倒閉,無疑是專製取代了民主的結果。《國安法》強加給香港社會,造成了相應的社會管理條例、法規等改變。2、港人治港嚴重萎縮,受到了限制,前提是被北京政府“認可的「愛國」港人”,才能治理香港。3、出入境自由、示威遊行自由受到嚴重限制與杜絕。

這樣一來,顯然鄧小平所描繪的,英國式法律體系,原有的生活方式,享有的言論自由、出入境自由、示威遊行自由等,可謂蕩然無存,一句話:一國一制,北京代理人治港。

法廣:中國共產黨在70年的執政期間,犯下過很多錯誤,包括毛澤東本人。但在百年慶典前發表的“中共建黨百年大事記”中,卻忽略了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大批受害者,您對此作何解讀?

潘永忠:如果說“中國共產黨一百年大事記”,顯然有嚴重錯誤,比如:1、掩蓋與塗抹中共政府造成的錯誤與罪孽:最近法廣等海外各國的媒體都在報道:毛澤東發動“大躍進”引發全國“大饑荒”(1959-1961)餓死數千萬人;中共官方80年代自己定義的:“十年文革‘浩劫’”,及造成國家建設與民生凋敝,及數以千萬計冤假錯案、命喪歷次政治運動中,都被刪除與塗抹了;對於89年“六四血腥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也以“黨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平息在北京發生的反革命暴亂,捍衛了社會主義國家政權,維護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保證了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繼續前進。”

江澤民、胡錦濤執政期間,針對“反右”、“文革”、“六四”等都不曾公開抵賴,只是迴避,或者避重就輕,而習近平政府居然公開掩蓋與篡改歷史,只能證明一點:越來越反動,越來越喪失人性。

2、中共篡改歷史司空見慣。《大事記》表示:八一建軍節,是1927年8月1日,以周恩來為首,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率領黨所掌握和影響兩萬餘人軍隊,在江西南昌打響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

這個歷史太不真實了。中共領導的第一次武裝起義是1926年11月的瀘順起義,由楊闇公、劉伯承、朱德、吳玉章等領導,同樣是兩萬餘人向國民黨打響真正的第一槍。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八一建軍節,可以不修改,不變更,但是第一次武裝起義歷史真相應該嚴肅更正。

法廣:中國共產黨是全世界最大的政黨,擁有黨員9000多萬,統領着14億人口的大國。如今,它在百姓心目中究竟佔據着怎樣的地位?

潘永忠:我也觀看了北京天安門前的“七一”活動,最大的感覺是“北朝鮮化”,這模式這排場這眾口一詞,完全是金日成廣場上的翻版。

聽蔡霞教授、李傳良先生解釋道:雖然是九千萬黨員,但黨心揣在每個人胸腔,絕對是各有各的打算與心思,官方與民間的矛盾與衝突,積重難返、難以調和,絕不像天安門廣場上展現的那麼劃一而歡慶。楊佳式的仇恨隱匿在整個社會。

馮崇義教授說明,楊佳式官民對峙與衝突,應該不少,但畢竟是單一與個體性,難以形成片與勢。

我的意見是:能夠促成民間反共力量形成片與勢,我們是否想過兩個難處:1、新聞法:中共建政之初,中共元老陳雲道出了取消新聞出版自由的深層原委,他說:“國民黨統治時制定了一個新聞法,我們共產黨人抓它的辮子,鑽它的空子。現在我們當權,我看還是不要新聞法好,免得人家鑽我們空子。沒有法,我們主動,想怎樣控制就怎樣控制。”

2、出入境自由:上世紀2、30年代,周恩來、陳毅、鄧小平、李立三在法國留學時,朱德在德國留學時,那代人在國外示威抗議北洋政府,即刻遭致逮捕和遣送回國。當年北洋政府,後來的國民黨政府基本上做到出入境自由,如此中共革命,得到了蘇聯等外國力量的支持,國際也為中共提供許多方便。而今天,情況剛好顛倒過來,我們在西方舉行示威抗議活動,得到警方維護與協助。而另一面,民主人士的出入中國國境的自由則完全被剝奪了。中共政府定是吸取了“當年共產黨鑽了國境線的空子”經驗,如今嚴格把關,國內異己份子大多在牢里,反正都不能出境,而國外敢於批評習政權的異議人士一律嚴禁進入中國。

是不是新聞法的缺失,自由出入境的限制,使得海外的民主人士進入故國運作、聚合反共滅共的民間力量組合難以成勢。現在看來不見得,當下世界網絡數據化已突破了所有專制政權設置的新聞封鎖線,特別是本次由《光傳媒》發起主辦,全球各界精英們一同參與的“百年中國 · 中共百年”研討會,就是開啟了一種新思路、新探索、新模式、新方法,可說是突破了中共新聞言論封鎖的銅牆鐵壁,相信民運人士自由出入境問題也終將會被突破。蔡霞教授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她說:東德、東歐民主化轉型的最大特點,是社會的突發事件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稻草,引發社會政治變局,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中國社會的未來發展前景,一定會實現與步入憲政民主的國家行列,這是世界民主大潮流,也可說是大勢所趨。我認同這一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