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南未:民主化與貿易戰爭

0

美國與中共的貿易爭議

從本質上說,當代全球秩序的衝突及構成,無外乎體現於民主此一制度的現實性,它是甄別是否隸屬民主體系唯一且有效的方式。不民主的制度,其政黨、團體必然會受到合法性質疑,並且也必然由強權走向垮台。因此,當下政治問題的重要癥結在於,政治權力的現代性是否具有民主內涵,而非仍要估量其經濟發展的速度與規模。它同時也說明了當下美中貿易戰的主要焦點,也就是它必然要指向由經濟格局的不平等爭議,回溯至制度差別的政治分歧。又因制度差別重大和原則性不同,導致整個經濟體系的衝突,並最終影響全球社會格局。而這所有的一切,其根源都是由中共造成。中共作為現有世界獨一無二的龐大極權體,為了滿足自身極度貪婪且放縱的嗜好,通過綁架全體大陸民眾為其血汗勞動營,再從與全球交易尤其是通過與美國的貿易,達到霸佔大陸、瓜分民眾財產、毀敗大陸的目的。由此,就實際而言,根本就不存在美中貿易戰此一議題,而應準確為,這是美國與中共的貿易爭議,且完全符合以民主為立國主旨的美國的根本現實。其二,更符合以塑造全球進程的當代政治發展的共同願景,其三,美國與中共貿易戰的本質,是在經濟和貿易之外的,一場促使大陸轉向民主及大陸民眾享有公民權利的具有普遍意義的積極鬥爭。

意識形態跨越

貿易戰其實質體現為,它在非國際關係的原則下,揭露的不僅是中共的政治衰敗,也意味着在大陸區域的內部屬性中走向崩潰的開端(和前些年有所不同,大陸網民現已用人人知曉的民間話語,公開討論中共的滅亡,其明確程度,一目了然),同時,更確證了民主運動時期民主化的具體過程,儘管它還並不能表述為這是有關體制更改的最終結果,但在實踐層面上,卻通過政治經濟的現實原理,為大陸民主化的預期做出了清晰劃分。因為在實際上,真正觸發貿易爭議的最大根源,除了在一方面表現為貿易不對稱的非國家關係之外,其根本的分歧卻毫無異議因制度不同所造成,一個非民主同時無政府、無社會僅靠一黨獨裁的地區,依靠廉價勞動力的發達(這恰恰是社會主義導致災難的現實證明)謀取極權資本後,所要面對的,則必然是在與自由制度的交鋒中不可避免的垮台。也即:貿易爭議即便不是由美國所為,也無法改變中共尤其是習偽政權的垮台,因為這就是民主化的具體段落,是社會內部發展的必然規律。

如何理解民主與轉型之間複雜而深刻的當代關係,則體現為經濟之後所包含的政治屬性的流向,它區別於上世紀大規模戰爭和長期冷戰所形成的意識形態隔離,正如當代世界的民主化進程及確立的前提首先就是對意識形態的跨越一樣,我們是站在一個基於社會平等的原則中進行制度變更的考量,也就是說,當下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非意識形態的思想之上,而不是如之前那樣,用意識形態代替真正的思想。而中共尤其是習近平偽政權依然需要通過寄生於意識形態的牢籠,以勉強應付不至於觸發政權旁落,但是,習近平卻忘記了,他不能一面感激涕零奉馬克思主義為絕對真理,另一面卻肆無忌憚奴役大陸民眾,踐踏國際協議,甚至試圖借中共崛起,自詡最大贏家,逼迫全球秩序在其霸道下屈服。這種不對稱的極端孤立主義所導致的,即是大陸地區反暴政和爭取自由的動力來源。而不是說,民主化仍將作為一種議而不決的動議,擺着我們每一個人面前僅供娛樂。

甄別:黨獨資本主義

貿易公平的原則在一方面是建立在共同契約的狀況中,其二,則要求一種基於對稱的適用性條款,以首先能夠擺脫因制度隔閡所造成的交易壁壘。但是,這依然不能為中共運用強權輸出的方式進行罪惡辯護,是在於貿易原則即是對制度對稱的要求。而此種狀況,又區別於外界將中共的經貿體系幻化為國家資本主義,是因為在大陸地區,既沒有資本主義(作為經濟政治),也不存在國家主義(作為民族體現),而只有黨控制一切的既定利益下的黨獨資本主義。因此,無論是歐洲還是美國,當他們面對大陸並就貿易活動進行談判時,其真正要明確的並非止於一般經濟競爭策略,而是要對偽裝成國家資本主義的中共進行最終意義的甄別,已確證中共對經濟和貿易濫用的政治不正當性,並在此基礎上,確保自由世界的經濟、文化和政治秩序不被中共吞沒。

習偽政權之所以對馬克思主義中基於資產階級的仇恨抱有濃厚興趣,是在於假裝不知道中共在大陸的現有身份不僅已是資本家的化身,同時,中共也是階級意識澆灌下的反人類集團。他們絲毫不顧及大陸民眾的艱難處境,更不在意運用一切手段,對大陸民眾進行奴役和剝削,甚而堂而皇之將國有資源納入黨產序列。及目所見,大陸每一寸土地都在黨的控制之中。民眾不僅要承受日益高漲的日常生活開支,亦要承受中共在調高關稅後再次哄抬物價所帶來的壓力,其中最明顯的,即是在大陸極為昂貴的治療重大疾病所需的醫藥及器材資源。因此,當中共仍恬不知恥將自身列為勞動人民的代言人時,剝下中共的偽裝,其實為:中共是剝削和綁架大陸民眾的資本家角色。而由此不對稱的政治關係所劃定的,即是超出一般政治和貿易界限的現狀,它不適用於通過常規方式進行雙向溝通。因此,中共即是不適用條款的最好闡述,是正常秩序外本土及外部世界的惡意存在體。

民主化的第一要義

民主化意味着要對一切假借政治正確的暴力統治進行反對,這就像當中共以中華民族之名瞞天過海,而實質卻意圖侵略全世界,並要將一切自由屬性從人類體系中切除那樣,對政治正確進行反對的第一步,就是要將判斷立於正常的政治屬性中。因此,中共對崛起的幻覺和發展中國家的表述,實為逃避政治秩序的不正當關聯,是因中共統治下的大陸,它並非旨在通過對社會政治的喚醒從而形成現代特性,而是相反,中共視意識形態為唯一真理,這種狀況的最終就是對倒退的描述。而這僅是客觀現實的呈現,其本質在於,中共從不願視大陸民眾為同胞骨肉,而是視民眾為敵,不惜採取一切手段犧牲民眾利益。與此同時,中共又視政權為最高宗旨,為此無所不用其極,絲毫不顧民生福祉。及此,民主化的第一要義在當下的大陸就表述為:大陸因中共的統治已非國家形態的存在,是在於中共確已作為侵略大陸的角色而需進行抵抗和顛覆。

民主運動與談判原則

當中共權貴資本無法以冒充國家主義產生作用時,隨着此一面具的公開和事實真相的暴露,就貿易規則的必然走向而言,就意味着基於自由的社會交換秩序的貿易,要為政治的現代性進行國際更改。因此貿易戰的本質即是對制度的重新審視,以在當代範疇內確立本質的關聯屬性。而中共作為隱藏在規則後的巨大黑影,試圖通過不正當手段謀取非法財富的途徑也將失效。這種斷崖式的轉變不僅意味着一個反人類政權的消亡,同時,也指出了在貿易、經濟和資本之外有關大陸地區最重要特徵,即:對民主化的渴望和追求。這就像無論在哪一類型的貿易談判中,作為不同身份的國家都會尊重對方一樣,但是美國和中共的關係不再是國家與國家的關係,而是國家與強盜的關係,那麼,這種談判首先要揭開的,就不是談判的結果,而是對談判原則的調整。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實際上並不存在美中貿易戰爭,而只存在,美國作為民主國家的先行者,對另一非民主地區進行規則的重新批判及塑造,以確保全球經濟關係的未來不被中共拖入黑暗危機。這才是問題的真正所在。

大陸民主運動以超越而不是迴避意識形態、偽民族主義及虛無愛國主義為前提,進行社會抵抗的廣泛運動,它不同於在同等原則下對權力進行質疑和批判的手段,也不同於謀求單方程序從而對根本原則進行妥協的非民意抉擇。大陸運動是要通過對大陸作為華夏族群的生存之源的國家體制進行確認和甄別,而民主化即是此一過程的起始和結果的具體表現。民主的內涵既包含了維護國民和保障權利,也體現於對同等原則的國際秩序的確認與推動。中共的所有錯誤在於,它用獸性踐踏人性,用特權瓦解民生,這樣的政權就不僅是垮台的問題,而是要具體清算,否則大陸民主化的最終結果就不可能形成現代轉型,大陸的民主制度體系和社會規則就不會得到驗證。貿易談判就是對這種狀況的最好表述。就是說,當民主運動還沒有力量達到這一步時,國際社會和自由世界就會替我們進行,其宗旨、其遠景,就是要確認規則,遵循雙向協議,建立以公平為基礎的社會運行體系,以首先遏止邪惡中共的破壞。

轉型的國家定義

民主化和貿易戰爭的最大本質在於,這是要對已經中斷的華夏歷史進行政治恢復,是因為進入現代歷史以來,實際意義上的中國並未確立。對中共而言,大陸不過是其統治階段的暫時勝利品而已,中共的野心是踐踏全世界,要將屠殺引導至全球,迫使全球民眾跪倒在其腳下。因此,恢復中國(大陸)作為獨立國家的形態,就是民主化所要造就的一項基本任務。只要在確證了大陸作為國家屬性的本質後,未來大陸才可能參與對世界秩序的推動,而非再作為如中共般貪婪的吸血形象。這就是民主在國家層面上所要針對的政治轉型。同時,更重要的是,一個國家確立了,其民眾和社會的真實性才具有現實意義。國家是為民眾存在,國不知有民,那就不是政權垮台的事,而是徹底消亡。如果習近平的偽政權不懂得這一點,或依然假裝不明白這一切,仍以特權的傲慢奴役大陸民眾,仍視大陸為其私有,繼續竊取大陸財富,剝奪民眾權利,那麼,等待中共的,除了死亡不會有別的。

2018-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