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稱謀:戊戌的脈動——中國道統與清國、民國、黨國的歷史演變

0

(“《零八憲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徵文)

1898年是中國農曆戊戌之年,清國發生了一場由滿清皇帝主導的,影響中國歷史深遠的,從皇權專制到君主立憲的變法運動。那是近代史上中國社會轉型的第一次嘗試,從野蠻邁往文明的一次政治變革,史稱戊戌變法。何為戊戌?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農曆紀年是以十天干、十二地支的排列組合作為計算方法,戊為天干,戌為地支,五行屬性均為土。從甲子開始排列至第35位是戊戌,第48位是辛亥,至第60位是癸亥,正好為一個周期,民間稱為一個甲子。從1898年至2018年的一百二十年正好是兩個甲子周期。

2018也是戊戌年,在中國大陸同樣發生了一場由中共主導的修憲舉動。然而,這一次是中國政治從集體領導退回到個人獨裁,從權威主義滑向新極權主義[1] 的一次政治蛻變。值得強調的是,當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它本質不是共和國,而是中共一黨專政的蘇維埃政權[2]。故而,稱其黨國[3] 更為恰當。1949年以來,黨國中央集權的政治架構以及單極的權力運作模式,並沒有擺脫皇權社會的專制窠臼,故而把黨國看作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朝代,稱其紅朝也是有其道理。

十九世紀下半葉的清國洋務運動與二十世紀下半葉的黨國改革開放,兩個歷史事件極其相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洋務運動[4] 是一場由滿洲八旗女子慈安和慈禧兩宮太后主導的,漢族地方官僚積極推動,士紳階層奮力啟蒙的,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改革開放。當歷史的步伐走過約120年後,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發起的改革開放,亦可以稱之為中國歷史上的第二次洋務運動。回顧過去40年,再上溯160年,人們會驚奇地發現,如今黨國的改革開放基本上還停留在清國的洋務運動,那種形而下的實用主義的發展階段,而形而上的意識形態領域的戊戌變法階段,卻遲遲未能真正開啟。

從清國、民國,到當下黨國,兩世紀的探索,兩甲子的跌宕,一百年的苦語,依舊沒有喚醒千年舊夢。2018年中共修憲,中華民族經歷百年奮鬥,如今竟然又回到了原點。不僅如此,近七十年來,黨國對整個社會專政的廣度和深度,對每個公民管控的細度和密度,已經遠遠超越了傳統的皇權專制。一直以來,海內外學界精英試圖解釋清楚這些歷史現象的複雜背景和深層原因,但如果不從形而上道的層面入手,一切努力都只會在黑暗中摸索,如果不追溯中國歷史上千年,恐怕亦很難以把握其歷史的脈絡。

縱觀中國史,夏商周時期,中國古人信仰上帝,以易道為主幹,諸子百家為枝葉的中國文化,在春秋戰國時期發展到了一個高峰;從秦漢至大宋時期,歷代統治者們大多崇尚黃老哲學,實行無為而治,社會發展大有進步。自唐開始釋家文化也在華夏大地異彩紛呈,儒釋道文化並駕齊驅,中國文化輝煌燦爛,光照四海,至大宋朝又達到了另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當歷史進入上一個千年以來,起源於東北黑水的女真人建立了金國,女真人製造了影響整個中國歷史的靖康之恥[5]。從蒙元開始,漠北的蒙古人南侵,大肆屠殺中原和江南的漢人,五行屬火的華夏文明被五行屬水的北方胡狄文明所摧殘。落後的游牧文化在與先進的漢文化較量融合的過程中,漢文化大傷元氣,大失底蘊,大去儒雅,流氓文化逐漸流行,痞子政治開始登台。元明清以來,中國文化逐漸淪落為《易經 • 坤卦上六》“龍戰於野,其血玄黃,其道窮也” 的頑鈍頹勢。以皇權為核心的龍文化,愈發暴戾、乖張、僵化,徹底表現出《易經 • 乾卦上九》“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 的困窘境地。

早在1793年,英國的馬格爾尼使團[6] 訪華,兩種完全不同類型的社會意識形態,開始在最高權力階層進行友善交流,但是清國滿族皇帝的傲慢狹隘,目空一切,與英國公爵的上帝信仰及貴族精神發生了無法調和的衝突,最終以失敗告終。不可忽略的是,正因為此次歷史事件,促使清國社會轉型的外在因素就開始出現了。至1838戊戌年林則徐禁煙開始,貿易矛盾升級導致不得不使用堅船利炮來解決矛盾,迫使清國社會轉型的外部壓力就已經形成了。1840年爆發的鴉片戰爭,西方資本主義世界通過武力從此撬開了東方天朝帝國閉關鎖國的大門。近兩個世紀以來直至當下,當中國文明與西方文明在東亞這片土地上發生碰撞後,中國社會出現的危機與變革,實際上是本土的龍文化與外來文化的多層次、多領域、多回合的較量結果。中國人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如何尋得其本根,如何回歸其信仰,如何順應世界歷史潮流,如何開啟社會的根本性變革,或許只有從解構傳統的龍文化及當下的黨文化入手,才會是最佳的切入點。

《易經》是大道之源,是東北亞文明的總根,其範圍包括中國、日本、北韓、南韓、新加坡、越南等國家。易道文化包含河圖洛書,周易經傳,太極兩儀,陰陽八卦,天干地支,五行生剋,時空流轉等基本概念。六十甲子的排列組合中,將上述大多基本概念包含在內,故而顯得神秘難懂。這就是中國的道統,華夏文明最本真的文化基因。易道文化的最大奧秘之一,就是對宇宙終極之道的信仰,也就是對上帝的信仰。古人對易道的信仰,在不同歷史時期有過不同的稱謂,夏商時期是上帝,周朝的時候是天,那是《詩經》、《易經》、《尚書》等諸多上古經典記載過的。易道文化就是天道文化,易道就是孔子心目中的“天”,也是孔子“朝聞道,夕死可矣”的“道”,同樣也是老子所追尋的道。

從現代天文學和地理學得知,地球自轉的軸心存在一個22.1°至24.5°2的自轉傾角[7],也就是說,南極北極不是在正北正南的八卦十二地支的子午線上,而基本在八卦十二地支西北至東南的戌辰線上。因此易道哲學裡面的壬辰、戊戌才是地球太極系統中的兩極,相當於地球的南北兩極。這兩極各成系統,各自代表完全不同的能量,形成不同的能量場和信息庫。其性質是水火相剋,天沖地擊。從易經哲學來分析,六十甲子中壬辰排第29位,壬辰是水庫,龍的棲息之潭,蓄有萬丈深淵之水,同時也代表龍文化的能量之源。戊戌排第35位,戊戌是火庫,是鳳凰的涅槃之所,戌土火庫藏有孕育文明之火,是易道文化的信息之庫。華夏太極系統是整個地球太極系統的次級系統,其道理依然,其性質相同。

夏商周時期,是戊戌的能量孕育了華夏文明,屬於易道文化主導期;秦漢至滿清,由於中國人迷失了易道,遠離了上帝,迷信並崇拜龍。當然,那是人的罪錯而非龍的過失。從秦至清,歷史上的皇權專制是壬辰的能量主宰家天下的王朝更替,屬於龍文化主導期。當下是來自歐洲的共產幽靈禍害中國,那是整個地球太極系統中的壬辰能量在起主導作用。猶太教、基督教、天主教的聖靈和中國易道文化中的神靈代表戊戌火庫的能量。中共黨文化是皇權社會龍文化的延續和變異,而且比傳統龍文化更暴戾,對社會的滲透無處不在,對民眾的管控深入靈魂。近兩個世紀以來的四次戊戌之變,乃是整個華夏太極系統中的戊戌能量開始在萌動,它試圖沖開壬辰的能量體系,超越並取代龍文化和黨文化的主導地位,光復中華民族已經失落兩千年之久的,最初始、最本真的易道文化。

從華夏文明大的地理環境來分析,華夏的字義五行屬火,華夏文明所遭遇的歷次危機均來自亥子丑北方水的方位。一千年前,契丹人建立的遼國和稍晚出現的女真人建立的金國,他們都起源於蒙古和東北等地,在地理上屬於八卦十二地支的子水方位;八百年前,蒙古人起源於貝加爾湖畔,在地理上屬於子水方位; 四百年前,滿洲人起源於東北三省、外興安嶺、庫頁島一帶,在地理上屬於丑土方位;一百年前,馬列人起源於前蘇聯,其大本營在西北之遙的莫斯科,在地理上屬於亥水方位。此處馬列人指的是蘇聯共產國際發展起來的各國共產黨人。無可置疑,共產黨人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其實就是對曾經飄蕩在歐洲上空的共產幽靈的信仰與崇拜。這在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裡面有明確記載。時至今日,表面上馬列主義依然是中共的精神資源和理論基礎,但實際上,毛在晚年搞了投降主義,鄧在晚年搞了修正主義。如今古巴、越南也都搞起了修正主義,北韓政權在2018年也搞起了投降和修正主義。如今,世界上已經沒有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政黨了,也沒有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了。遺憾的是,中國人還在遭受外來幽靈的控制,遭受幽靈所產生出的野蠻文化的侵害。

二十世紀崛起的紅色蘇聯與十三世紀崛起的蒙古帝國有很多相似之處。蘇聯的共產國際與蒙古帝國的四大汗國以及元朝類似,都是盛極一時橫跨歐亞大陸,地理位置和版圖範圍也很接近。如今的俄羅斯人還有相當一部分的蒙古血統,因此蘇聯和蒙古帝國存在一定的歷史淵源,是歐亞板塊同一地域的兩次帝國崛起。中共紅朝與前蘇聯的關係,可以比作元朝與蒙古帝國的關係。宋朝是被外來的武力所征服,成為元朝的一部分,民國則是被外來的思想所征服,最終黨國取得民國成為了共產國際的一部分。從版圖上看,黨國又相當於歷史上元朝的一個部分,在某個歷史階段,黨國完全可以看作是以前蘇聯為宗主的,共產世界的一個藩屬國。這個三個方位共同構成了北方水的大地緣格局。無可爭辯的是,近千年來,華夏文明一直存在北水克南火的大地緣政治困局。女真人侵略漢人,蒙古人屠殺漢人,滿洲人作賤漢人,蘇聯人偷竊華人,馬列人禍害華人,華夏文明一直處在一種被野蠻化、被流氓化的過程。

道是人類不同文明的本根,易經之道與聖經之道相等同,而老子及諸子百家之道,均來自於易道[8]。中國古老的易道文化與猶太教、基督教、天主教文化是一脈相承的。正如上述所論證,華夏太極系統是整個地球太極系統的次級系統。在易經哲學裡面,易道中的戊戌火庫藏有華夏民族失落已久的文明火種,那是易道文明的火種,那裡有易道文化最初始、最純正的基因。戊戌壬辰兩庫的對沖,也是易道文化與龍文化的一種較量。最近兩個世紀以來所經歷的戊戌之年大變革,乃是華夏民族內在活力的萌動與外來壓力共同作用的結果。歷史的脈動試圖把戊戌火庫中的文明種子給激發並釋放出來,以實現中國社會的根本大轉型。分析至此,或許就可以揭開中國近代史上的四個戊戌之年,為什麼會發生如此影響深遠的歷史巨變了。

1838戊戌年,由於此前英國與清國的貿易不平衡發生爭端,而隨後引起了一場貿易戰爭。信仰上帝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藉機敲開了崇拜東方龍的天朝帝國的大門。那是東西方社會的先進與落後,不同文化的文明與野蠻必然發生激烈衝撞的結果,那是整個地球太極系統中的戊戌能量在起主導作用的一種必然反應。隨後發起的洋務運動,在前所未有地大發展、大躍進,從根本上在改變清國,促進整個中國的社會演變。對於這樣的“輝煌成就”,滿清貴族們完全可以自豪地大喊道:“厲害了,我的大清國!太偉大了,我的老佛爺!”

1898戊戌年,清國發生了變法自救運動,民間社會的輿論壓力和統治階層的存亡危急雙重作用的結果,那是來自中華民族內部的活力萌動。滿清貴族認識到僅在社會經濟領域的洋務運動不能改變落後挨打的窘境,難以繼續維護其統治。於是在形而上的社會管理層面,試圖以西方文化中的民主憲政取代依仗龍文化的皇權專制。同年,由基督教傳道士建立的燕京大學,成為近現代中國社會轉型中最重要的一個人才庫、知識庫和思想庫。可惜好景不長,更名後的北京大學卻非常令人惋惜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墮落了。如今的北京大學,是哭泣的,沒落的,恥辱的,浩劫的。

易道文化裡面包含了現代西方政治文明的所有基因,所以中國從專制制度轉向君主立憲或憲政共和,不是西風壓倒東風,不是照搬西方政治,更不是失去民族自信,喪失民族文化,而是在地球太極系統中戊戌能量的作用下,華夏太極系統中易道文化內在文明因子的激活。1911年爆發了辛亥革命,由民族先賢和國民黨等力量建立了中華民國,那是清國戊戌變法失敗、皇族內閣流產的必然結果。從君主立憲走向民主共和是戊戌變法的延續,雖然跌宕起伏,成敗互現,但畢竟是歷史的巨大進步。

1949年以前,民國讓中華民族徹底站立起來了,民國的外交卓越輝煌,民國是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民國接受了世界先進文明,完全融入了自由世界。那是地球和華夏兩個太極系統的戊戌能量,相互作用,激蕩噴發,活力綻放的碩果。遺憾的是,曾經飄蕩在歐洲上空的共產幽靈自西往東侵襲而來,與華夏道統中的壬辰能量合在一起,再加上日本侵華、蘇聯干預等不利因素,幾股力量前後作用下,撲滅了剛出華夏戊戌火庫的民主憲政的文明火種。儘管民國的憲政,讓世人惋惜;民國的自由,讓後人留戀;民國的苦難,讓國人嘆息。但如今在台灣,民國依然堅強地存在,依然堅守歷史的潮流,依舊捍衛華夏文明那片生生不息的自由天空!

1958戊戌年,黨國的大躍進運動是經濟領域的一次大變革,中共企圖用西方共產主義烏托邦的生產方式,取代中國幾千年來的傳統農耕生產方式。它借烏托邦幻想來衝擊傳統中國的社會結構和經濟制度,但由於決策者的荒誕、魯莽以及違背客觀規律而徹底失敗。其實那是毛澤東等人受到自由世界戊戌能量和共產世界的壬辰能量,雙重外部力量的壓力,迫使華夏的壬辰能量體系做出了過激反應。另外,毛要做共產世界的老大,於是裹挾全體黨徒,捆綁幾億民眾,跑步進入共產主義,也是跑步爭奪共運領袖的頭把交椅。毛急於求成的毛躁心態害慘了整個黨國。中共建政以後,本可以在和平年代,社會各方面穩步發展,但由於當政者無知者無畏,肆意妄為的罪錯,造成了中國大陸的一片餓殍世界。

2018戊戌年,中共修憲刪除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這是黨國政治制度的一次大躍退。中共企圖用前蘇聯獨裁專政的暴力手段,來壓制潛在的黨國專政轉型的各種萌芽。此次是從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黨國形成的集體領導制度,退回到個人獨裁的新極權主義階段。這是壬辰能量的一次保守性的躁動,這樣重走個人獨裁的邪路和老路,讓自由世界的各國領導人側目。隨即再次引發了一場貿易戰,歷史似乎在重演1838年開始的歷史脈動。這是地球太極系統中的戊戌能量再次發揮作用,內在的躁動與外在的壓力開始作用,內部的蠻勁與外部的猛勁開始較量。後續結果可能很快顯露,也可能需要幾十年的時間才能得出,但最終結果是不會有懸念的。

鄧小平等人鑒於毛搞個人獨裁給整個黨國造成禍害的慘痛教訓,1982年的憲法規定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那是針對高層權力交接的制度性防範。另外中共還形成了黨總書記不得連任兩屆的不成文規矩,雖然沒有正式寫入憲法和黨章,但中共此舉是黨國政治的一大進步,是值得肯定和必須堅守的政治原則。江胡時期的腐敗,集體領導制度固然存在獨立王國,各自為政,利益瓜分,腐敗泛濫的現象,但主要是一黨專政的固有弊病所造成的。中共經過三十多年集體領導的實踐,黨國朝憲政方向轉型的各種條件已經基本具備,也是相對成熟了,本應當勇敢而逐步地摸着石頭過河的。不能因為集體領導產生的弊病,就龜縮退回到個人獨裁的老路上,而是勇敢地向憲政方向邁進。

如果黨國能夠從專政轉型至憲政,那是一種突破地緣政治的轉變,如此還有望實現海峽兩岸的和平統一。從而讓中國大陸與台灣、韓國、日本一樣,走向憲政文明,跳出共產世界,融入自由世界。從此可以擺脫蘇俄的牽制與威脅,徹底結束中國歷史上一直已經存在的,北方水克南方火的地緣政治格局。

可惜,中共十八大以來卻沒有表現出應有的自信與開明,而是堅守了頑鈍,選擇了退縮,開啟了倒車,這是令海內外華人非常失望的個人獨裁復辟之舉。黨國罔顧歷史教訓,抗拒普世價值,缺乏千年戰略,與熊狼之邦俄羅斯共舞,容附庸之國北韓生亂,這是令世人感到遺憾的笨拙之舉。為了一黨統治之私,甚至長期個人獨裁之欲,而至民族大計而不顧,至國民福祉而不惜,可謂是黨國之禍,民族之殃。儘管當權者短期內達到了目的,實現了暴力維穩,然而此舉的禍福,需要後續發酵很長時間才能決定出最終成敗。曾經搞個人獨裁的毛,他的權術無人可比,能量無人可擋,淫威無人可遏,雖笑在了開始,卻哭在了最後。毛的徹底失敗是世人有目共睹的歷史和現實教訓。當下黨國的政治倒退,其嚴重後果雖不可預測,但結果必然不會例外。

自1898年戊戌六君子在北京菜市口拋頭顱、灑熱血,就算一百多年來革命先烈們的鮮血白流了,也不絕會熄滅歷代民族精英和脊樑心中求變革、促轉型、圖復興的意志!正如伽利略所說,高加索山上的冰川也冷卻不了他心頭的火焰!正因為此,當代知識精英們,沉悶的思考沒有停息,無聲的吶喊未曾間斷,汗青之丹心從未退卻。一廂情願的建言者,一再失敗的變革者,一意孤行的當權者,一眼貪婪的盜國妖。另外,還有一臉麻木的旁觀者,一嘴狡辯的愛國賊,一腦漿糊的守墓人,一群裸官的移民潮。多少次沒有迴音的吶喊,多少次沒有互動的博弈,多少次沒有結果的期待,可能最後迎來的是一場誰都輸不起的驚天變局。
儘管歷史上有過漢朝的豪邁,唐朝的恢弘,宋朝的富庶,明朝的威武,清朝的榮耀,卻抵擋不住王朝治亂興衰的循環。這樣的歷史教訓,滿清貴族已經飽受其苦。載灃的亡國之音 “有兵在,還怕什麼民變。”[9],餘音尚繞耳,黨國亦如是。乾隆、慈禧雖得善終,死後二十年卻沒得好果。滿清皇帝、皇后及遺老遺少們,更是顛沛流離,凄慘不堪,生不如死…..當下大陸黨國的再度崛起,雖然經濟上實現了超英趕美,但如果當下仍然不能從社會和政治制度的變革着手,一切都只會是在歷史周期律這個泥潭中徒勞掙扎。只不過是,再多折騰一回而已!掙扎到最後,中國夢也最多就是歷史長河中的一個王朝夢罷了。

從毛的終身獨裁到鄧的集體領導和退休制度,再到如今的個人獨裁和長期執政,黨國政治,朝令夕改,反覆無常。它仍舊在黑暗中摸索,仍舊在歧路口徘徊。2018中共修憲,實際已經宣告了鄧小平的改革已死,其政治遺產破滅。當然,黨國改革開放還包括改革派胡耀邦、趙紫陽等人的努力。早在1979年,嚴家其在“理論務虛會”上就提出“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務終身制”[10];1980年,陳一咨就提出了要搞政治體制改革;1980年代,官媒播齣電視政論片《河殤》的文化反思;2010年代,海外有人提出黨主立憲,但這些“黨主變革”屢遭挫敗。

從清國的“公車上書”[11] ,到民國的《對時局主張綱領》[12],再到黨國的《零八憲章》[13],歷代民間知識精英的努力也都付之東流,和平轉型的努力多次流產。民國是缺少足夠的時間來實現軍政、訓政到憲政的階段性歷史轉變。黨國則和清國一樣,官方沒有理性的政治環境,民間沒有寬鬆的社會環境,朝野都沒有自救變革的空間,更沒有內在更新的活力。辛亥革命已過百年,卻沒有完成其歷史使命,當下中國人仍然無法告別革命。

歷史和實踐證明,由於中共自身的先天不足,決定了它的落後性和局限性,使得它無力、無法,也無意將中國社會轉型的革命進行到底。歷史只有經歷清國、民國、黨國的演變之路以後,通過地球和華夏兩個層級的太極系統的外力和內力,多層次、多領域、多回合的共同作用下,最終再爆發一次結束專政革命的憲政革命,才能在東亞這片土地上,出現一個有着中國文明本色的,擁有普世文明因子的,全面代表整個中華民族的真正的中國!

附:本文出自天問學會即將出版發行的《中國變革之路 —- 戊戌變法120年(1898-2018)社會轉型學術文集》

[1] 維基百科:極權主義(otalitarianism,也譯作極權政體、全能政體、總體統治、全體主義)或極權國家(Totalitarian state),是一種政治學上的術語,用來描述一個對社會有著絕對權威並儘一切可能謀求控制公眾與私人生活的國家之政治制度。

[2] 維基百科:中華蘇維埃政權,是中國共產黨在共產國際的支援下於中國大陸所建立的一個全國性政權,與當時的南京國民政府分庭抗禮。該政權主張捍衛工農權益,各省市各民族有獨立自決權,其最初的首都在江西瑞金縣。將其所屬控制區域稱為「蘇區」。

[3] 維基百科:黨國體制(簡稱黨國),政治學名詞,是一黨制政府的政治理想,由執政黨掌握絕對權力,代表國家行使主權,並而全面控制國家機器的政體。黨國與憲政主義國體之根本不同,在於前者的主權直接屬於黨組織而非後者的國民,即使國家憲法亦清楚表明服務黨組織。國民若希望參政,得先成為黨員甚至幹部。除非黨章特別規定,否則法律在理論上無權規範黨員;一旦黨組織介入,司法及執法機關不得審訊、偵緝甚至調查相關人士。因此黨國體制下並無所謂三權分立,因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的權力只是隸屬黨組織的不同部門而已。

[4] 維基百科:洋務運動

[5] 百度百科:靖康之恥

[6] 維基百科:馬格爾尼使團

[7] 維基百科:轉軸傾角

[8] 百度百科:易道,《周易》之道。是基於中華幾千年傳承遺留下來“易”文化,以伏羲、老子、孔子思想學說為基礎,融中華易、道、儒、武、醫等傳統文化中“易學思想”於一體的易學文化體系,是中華特有的文化遺產。是華夏五千年智慧與文化的結晶,被譽為“群經之首,大道之源”。

[9] 百度360圖書館, 載灃。

[10] 趙紫陽,《改革的歷程》引注 91

[11] 百度百科:公車上書,是指清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康有為率梁啟超等數千名舉人聯名上書光緒帝愛新覺羅•載湉、反對在甲午戰爭中敗於日本的清政府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的事件。

[12] 維基百科:中國民主同盟,簡稱民盟,原稱中國民主政團同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排名第二的民主黨派。同時,該黨也是現時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內僅次於中國共產黨的第二大黨。1941年3月19日,在重慶上清寺特園秘密開會,將統一建國同志會改建為“中國民主政團同盟”,主要參加者和組織為無黨派人士張瀾,中國青年黨、中國國家社會黨(後改稱中國民主社會黨)、中華民族解放行動委員會(後改稱中國農工民主黨)、中華職業教育社、鄉村建設協會與其他無黨派人士結合,建立政黨聯盟,其機關報《光明報》於同年9月18日在香港發行,由梁漱溟主持。1941年10月10日,在《光明報》刊登啟事宣布民主政團同盟成立,並發表了梁漱溟起草的《成立宣言》和《對時局主張綱領》。

[13] 維基百科:《零八憲章》是為了紀念1948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宣言》發表60周年之際,受捷克斯洛伐克反體制運動的象徵性文件《七七憲章》(Charter 77)啟發,由張祖樺負責起草、劉曉波等人修改並由303位各界人士首批簽署的一份宣言

2018-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