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龍:集權和不集權本身無所謂好壞嗎?

0

2018年4月4日,無界網絡上有一篇夏小強先生的文章,題為“王岐山連續亮相走向何方?”本文無意從整體上評論此文,只對文章的一個最重要的觀點提出異議。

文章說:“如果從更寬廣的歷史視角和不同於現代流行的價值觀念來做出判斷的話,集權和不集權本身無所謂好壞,關鍵是擁有權力的人,是使用權力做善事還是做惡事,這才是至關重要的。”

事情果真如此嗎?非也!下面不妨讓筆者來談談個人看法。

第一,顧名思義,集權就是把治理國家和社會的一切權力儘可能集中在一個人或幾個人手中,而權力是帶有絕對強制性和壓迫性的,否則就不叫權力了。所以,集權本身就具有惡的和可怕的一面。

第二,權力本身對於掌權者來說,具有巨大的甚至無限的好處,可使他大有利可圖,包括物質和精神上的大量佔有和享樂。而作為社會人,為了個人和家庭更好的生存和幸福,幾乎人人都有向惡發展的傾向,惡性往往超出人的善性的發展一面,這正是人類社會總是矛盾重重,刑事犯罪不斷的根本原因。

既然權力是有強制性,而且是大有利可圖的,人性又天然地向惡的方向發展,所以掌握權力的人,利用權力作惡是絕對的必然的。因此權力本身就是壞的和惡的東西。正因為如此,所以16-18世紀西方民主國家的政治思想理論先賢們就斷定權力是個壞東西,但人們為了更好地生存和發展,又離不開權力這個東西,因而提出權力必須受到制約的學說,也即權力分立與相互制衡學說。

權力既然是個壞東西,必須予以制約,而集權又是把大部分權力或所有權力都集中在一個人或幾個人手中,這樣,權力對人民的危害性就更大了,大到不可想象。由此更不能說集權和不集權本身無所謂好壞之分。

集權論者也許會說,集權本身也受各種力量的監督和制約,從而遏制了集權者的作惡或將其減少到最低程度。此亦非也!集權本身就意味着集權者是不受監督和制約的,他早已通過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手段打擊和消滅異己力量,不受任何監督或根本不理會這些監督。

集權意味着主要的權力追求者必須同各種不同的政治力量進行激烈的爭奪。這種爭奪,既通過合法手段來進行,更通過施展陰謀詭計,甚至血腥屠殺來進行。人類歷史上的政權交替和變換從來都是如此,幾乎沒有例外。

所以在集權過程中,爭奪權力的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只運用手中權力做善事而不做惡事和壞事,而且做惡事和壞事必然更多更大。

集權者即使在其大功告成以後,也不會只做好事不做壞事,因為集權者的政治經濟野心是無限的:一是他要無限地擴大自己的權力就必須不斷同新的權力覬覦者作鬥爭,防止他們奪取或分享自己的權力;二是他必須繼續採取一切手段和辦法防止權斗失敗者東山再起,再奪取和分享自己的權力。

所以集權者即使集權大功告成,必然繼續做壞事,乃是集權的本性所決定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所以集權和不集權本身無所謂好壞之說,無論從淺層次和深層次看,都是認識上的一個根本性錯誤。正因為這樣,所以1787年的美國制憲會議,實質上是一個討論如何反對集權和限制權力膨脹的會議。

以上只是從理論上和邏輯上對集權的危害進行分析推理所得出的結論,但我們更應從人的歷史和現實行為來證明這一結論。

人類歷史上的皇權時代,皇帝君主或國王無疑是集權主義的典型代表。這種集權主義的危害之大,是眾所周知的。從整體上說,它同不搞集權主義的現代民主社會相比,是絕對落後的反動的。皇權集權制可能也做了一些好事,但同現代民主社會相比,仍然是微不足道的。即使有所謂的好事,大多數也是以對人的血腥屠殺和屍骨堆山換來的。

由於歷史上的集權主義危害行為的文獻記載浩如煙海,無法在此引證。而封建時代的皇權集權制的危害性,同現代社會的集權制如伊斯蘭集權制特別是共產集權制相比,其危害的廣度和深度則屬小巫見大巫,根本無法比擬。

所以,本文更着重以現代人類社會集權制特別是共產集權制的危害史實來證明集權對人類的巨大危害性。而夏先生的文章實際上也是針對共產極權制而言的。

大家都熟知和公認的現代史上的三大集權制惡人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澤東,他們利用集中於已手的權力作惡,都是一代比一代強,一個比一個壞。

應該說,希特勒的法西斯暴君行為比後兩人要來得稍輕,他主要強調德意志民族中的雅利安人是人類中最有智慧最高貴的人種,應當統治全世界,而猶太人則屬低劣人種和民族,應當加以消滅和同化。所以他只殺了600萬猶太人,而沒有對自己民族內部的人包括他的政治競爭對手和反對派展開大屠殺。當然,如果希特勒的法西斯勢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得逞,也不排除會給世界人類帶來更大的死亡和災難。

而俄國布爾什維克的頭號首領列寧則是全世界共產極權主義者利用權力大幹壞事惡事的始祖和總設計師總策劃師,斯大林和毛澤東等則繼承和發展了他的衣缽。幸運的是列寧死得早,執掌大權較短(54歲就死了),否則,人類會遭受更大的災難和苦難。

現在看看這些共產主義的最高首領,在掌握了所有大權以後,是怎樣大幹壞事的。
1917年俄國二月革命中,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農民階級的政治勢力以及部分工人、士兵聯合推翻了沙皇的專制統治,建立了在民主共和基礎上的資產階級臨時政府,準備將俄國建成為憲政民主共和國。當時列寧不在國內,布爾什維克黨的多數也支持這一政治發展方向。4月,列寧在沙皇俄國的戰爭勁敵德皇威廉二世的重金資助下,被秘密送回俄國。列寧很快掌握了布爾什維克的大權,利用當時俄國極為鬆弛的民主自由形勢,一舉推翻了資產階級臨時政府,取締了所有反布爾什維克的政黨和政治勢力,在俄國建立由布爾什維克一黨專政的鐵腕統治的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隨後,列寧反覆宣稱,我們就是要實行一黨專政領袖專政,要消滅所有的反對派和反對勢力,不容許反對派的存在。

為了鞏固新的無產階級專政或一黨專政,列寧不惜同德國簽訂賣國投降的《布列斯特和約》,將俄國三分之一西部領土及豐富礦產資源讓給德國。在國內則大肆殘酷武力鎮壓反對派反對勢力,導致1918年英法等14國的武裝干涉。

列寧的集權,不僅將俄國的發展拉向倒退,也導致世界歷史的局部倒退,他不僅對俄國人民做了大壞事,也對世界人民幹了不幸的事。列寧的集權不是他本人想干善事不幹壞事的問題,而是他的政治理念及其設想的政治制度促使他非幹壞事不可,非干違背歷史潮流的事不可。當時他甚至可能認為他是在干非常好的事。
事實是,列寧若不推翻當時的俄國資產階級臨時政府,俄國完全可能發展成為成熟的民主自由國家,斯大林等人的暴政就不會出現,世界性的共產主義運動更不會出現,無產階級專政的中國也不會出現,當今的世界也許要和平寧靜得多。因此,列寧的集權,用滔天大罪來形容也不為過!筆者早在2008年就撰文指出,俄國十月革命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反革命政變,現在看來,似乎沒有可疑的。

斯大林的集權首先自然是繼承列寧的遺志遺願,但他更注重如何擴大和鞏固自己的絕對統治,以便名垂青史,永遠成為世界之父。他在蘇聯搞的工業化和農業集體化,都是為著實現這種個人野心而設計和實行的。為此,他不惜犧牲上千萬的囚犯的生命去建重工業基地,剝奪四五百萬農民的生命和財產,實現強制農業集體化。更重要的是他認為,只有剝奪農民的土地所有權,才會使他們像家奴一樣服服帖帖地聽他的指揮調遣。

斯大林的集權與列寧略顯不同的是,他要絕對消滅公開的和潛在的權力競爭對手,以確保他的終生個人獨裁。因此,他又在上世紀20-30年代發動大規模的肅反運動來消滅一切反對派。布爾什維克的最高領導機構政治局成員,除托姆斯基外,全被他殺掉了。整個大清洗運動中,全國大約有100萬人被他以各種莫須有罪名殺掉了。而在他29年的獨裁統治期間,被他白白乾掉的更不是幾十萬上百萬,而是超千萬。

斯大林的個人獨裁之所以消滅如此多的生命,絕對不是看集權者利用權力做善事還是做惡事的問題,而是集權制必然使集權者做惡事的問題。斯大林是典型例證。
在1934年的蘇聯共產黨代表大會中央委員會選舉中,列寧格勒州委書記、政治局委員基洛夫的得票率遠高於斯大林,有人提議基洛夫取代斯大林任總書記。於是,斯大林立即派人暗殺了基洛夫。反過來,斯大林又以黨內有叛徒、內奸、特務暗殺了基洛夫為借口,立即開展了大規模肅反運動,藉以殺盡所謂黨內叛徒、特務、內奸。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李可夫等就是這樣被殺的。屠哈切夫斯基是當時蘇聯最年輕有為的元帥,普遍認為他的軍事理論水平和指揮作戰能力遠遠超過斯大林,斯大林惶惶不可終日,立即以屠哈切夫斯基曾率軍事代表團考察德國,被德國軍部收買,成了德國間諜,很快被以間諜叛國罪處決。請問,當時如此這般的斯大林會利用絕對權力做善事嗎?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毛澤東是20世紀世界共產極權主義體系中,利用絕對權力幹壞事的更有力的典型人物,至今還沒有人能超過他。也許永遠不再有人超過他。
毛澤東以中共最高領袖身份直接統治中國27年期間,利用絕對權力,恣意妄為,通過各種政治運動和所謂社會主義經濟建設運動(農業合作化公社化大躍進)折騰和最終消滅了近一億中國人,把整個中國推倒了將要徹底崩潰的邊緣。這是人類歷史上空前未有的集權大災難。

毛澤東的集權和極權主義惡行與列寧斯大林的極權主義惡行是一脈相承的。這絕不僅僅是他們個人的品格和意願的問題,而是他們所信仰的政治理念及其設計的政治制度的必然產物。這種政治理念和制度構思必然促使這個體系中的任何集權者總是要集權又集權,專制又專制。他們始終要恣意妄為,不達目的,決不罷休。這種政治理念和制度構思促使他們不僅要爭當一國領袖,還要當世界領袖。列寧、斯大林、毛澤東都是這樣的典型人物,他們都想當世界領袖,都想把共產主義推向全世界。

筆者的這一結論,又得到一個驚人的最新例證的證實。

上世紀80年代,中共領袖人物鄧小平為了結束黨內殘酷殘忍、血肉橫飛的權斗,成功地廢除了黨和國家領袖終身制。但由於未能改變共產主義的基本政治經濟制度(廢除一黨專政和公有制)毛澤東時期的領袖終身制又死灰復燃了。當代中共領導人習**竟然運用絕對權力,輕鬆地通過憲法修正案確立了國家主席副主席終身任期制,以便實現他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夢和建立世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宏偉政治目標,而使他得以終身擔任黨和國家以至世界領袖的角色。雖然最近他公開表示,他也反對個人終身統治制,但這是不可信的,別有意圖。

為此,他不惜以犧牲國內民眾的利益,正在乾和將要干出一系列的壞事來。這裡只能略表一二。

首先,在國內前所未有地加強了對全體中國人的思想、言論和行動的監控和鎮壓,在經濟上,口頭上高喊要進一步開放和自由,實則用各種名目加強對國內人民的搜刮,特別是加緊蠶食和剝奪民營企業主的財產和財富。

對廣大中下層民眾的疾苦和痛苦,表面上高喊要關注和關心,實際則一毛不拔,置若罔聞。最典型的例證是拒絕實行全民免費醫療,讓無數看 不起病的下層民眾,有病坐等死亡,政府卻對此毫無惻隱悲憫之心。現在世界上只有20多個國家未實行全民免費醫療,堂堂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竟然名列其中,而政府竟對此毫無羞愧之心,失責之意。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呢?回答很簡單明了:首先,他們要在國內維持和豢養一支龐大無比的統治隊伍,以加強和加固他們的極權統治,使其永世不被動搖,在國外他們要到處大撒幣,滲透和收買大多數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技術等組織和人員,以穩固國內的統治,為進一步爭奪世界領導權打基礎。這是中國共產極權主義者的命根子,保障其終生安全的保險柜。

總之,中國趙家人的首要目標或唯一目標是穩固和加固其對中國的永久統治,因此,他的任何一個集權和極權主義領袖人物,只要不改變他們原有的政治理念和制度設計,就必然是只幹壞事,不可能幹好事。例外的人和事,絕對只能是極個別的。而這種極個別的例外,最終還是會被幹壞事的集權和極權主義者擊敗和消滅的。中共歷史上的胡耀邦、趙紫陽的結局就是證明。

由此,我可以得出如下結論:集權和極權主義制度下的任何集權極權主義者,整體上只會幹惡事不會幹善事,偶然干點善事也是為干惡事打掩護,迷惑民眾,為鞏固其極權統治的總目標服務的。

出路何在?出路在於先改變集權和極權制度,建立民主的自由制度。

民主自由制度實行的是官員由民選產生,受民眾的監督和罷免,它實行的是權力分立與相互制衡,根本不允許權力集中在一個黨、一個人手中,一切依憲法和法律辦事,根本不允許個人超越於憲法和法律之上。民眾還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批評政府不受懲罰,司法是獨立和中立的,審判是公平公正的,個人專制獨裁絕對不可能出現。因此任何所謂英雄偉大的人也不可能具有絕對權力,不可能利用權力干惡事,只允許他干善事。

而共產極權主義則一切與之相反,一切由共產黨及其最高領袖說了算,他的話就是法律。這樣的集權和極權主義者能幹善事嗎?非也!列寧、斯大林、毛澤東早已證明了這一點,不用再說朝鮮金氏三代家族、柬埔寨波爾布特等等窮凶極惡的極權主義者的惡行了。

如此看來,夏小強先生說:“集權和不集權本身無所謂好壞,關鍵是擁有權力的人,是使用權力做善事還是做惡事,這才是至關重要的”實在有點荒唐!

這實際上是為人類社會最兇殘的集權和極權主義罪惡打掩護,客觀上充當了集權和極權主義者的幫凶!

2018.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