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霞、明居正看中共百年:應學蔣經國走民主之路

0
蔡霞、明居正看中共百年:應學蔣經國走民主之路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中)、台灣大學名譽教授明居正(右)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左為主持人戴忠仁。  Photo: RFA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認為,習近平興師動眾搞百年黨慶,是在推行運動群眾的法西斯美學。台灣大學名譽教授明居正則指出,中共應該學國民黨,“放下手就是實力”;而習近平則應該走蔣經國的道路,帶領中國走向民主化。

“中國人民也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誰妄想這樣干,必將在14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習近平百年黨慶這一段拉高分貝的喊話,外界認為將這場民族主義動員大戲,推向了最高潮。

台灣大學名譽教授明居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台灣大學名譽教授明居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明居正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時指出,這出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起來,不願作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明居正指出,習執政不力,經濟高速下滑、失業率高、工作難找,外部有香港、新疆、武漢肺炎、國際圍剿,派系鬥爭衝著習近平排山倒海。

明居正:驅動仇恨、屈辱感以刺激十四億人保習近平

明居正說:“中共利用仇恨心理、用民族屈辱感,去裹挾十四億人,簡單地說用的是假民族主義去動員、去刺激這十四億人來保衛共產黨、保衛習近平個人。”

學者旅居美國的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也在節目中點穿,中共遭國際孤立,內部老百姓一盤散沙,連要凝聚黨內人心都有問題,只能煽動百年前遭西方列強入侵而至今未消停過的心理創傷和屈辱感,民族主義情緒成了中共意識型態破產之後能運用的最後手段。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習近平稱“決不允許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蔡霞認為是裝瞎、製造“假想敵”來刺激民族情緒:“現在沒有人要侵略你,是你自己想要把軍艦一直要開到太平洋。說要遠洋出發嘛,那你說是人家來打你,還是你要想出去稱霸?國內很多民眾生活是非常艱難,恰恰這些底層的民眾在這時候就被刺激了,他就喜歡看到中國什麼衛星上天啊!航母造了幾艘啊!那問你,你今天晚飯在哪?你明天能不能正常打工?你有沒有比較好的收入?”

毛和習在中國推行法西斯極權美學

蔡霞坦言,過去她也喜歡看大場面,但她在八零、九零年代,偶然看到德國納粹所謂極權主義法西斯美學,和中共文革、國慶日宏大場面一樣,加上播音員高亢的音調,讓她驚呆了,受很大警醒和震動:毛和習就在中國搞法西斯。

蔡霞說:“ 誇大虛假集體意識,銷解個體意識,個人很快融入群體海洋的感覺,就像傳染病很快傳染,一旦進入群體場合,理性馬上減退,人們情緒高漲會到某種半顛狂地步,最容易刺激殺人、上前線,群眾就跟着上前線。這是少數人背後操控的運動,不是群眾運動,而是運動群眾的法西斯美學。”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蔡霞說,透過集體銷融個體,是要讓老百姓忘掉現實生活痛苦和迷茫。中共在八九六四血腥鎮壓學生時,面對西方的制裁和要求回答人權問題,中國外交部居然找不出人能回答對人權狀況的質詢,共產黨完全沒有人權的概念、沒有個人主體的概念,把所有人當作他實現政治目標的工具、人命死再多只是數字不值錢。

紅衛兵的見證 蔡霞:群眾對習更順從

蔡霞提到,馬克思號召推翻舊世界、消滅私有制,這在文革時期鼓動底層造反還管用。但是中共掌權後就曝露出以馬克思主義為精神支柱的意識形態破產,黨的靈魂早就出現真空無法凝聚,習只好在黨慶時,反覆搬出外來的馬克思主義,又要再強調中國五千年文化,自創所謂“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亞洲很想聊”節目也播放了五十多年前文革的資料畫面。蔡霞說,“我自己就是紅衛兵,天安門廣場上,毛澤東在城樓接見紅衛兵,第一次是坐敞蓬車來見紅衛兵,當時人人發自內心對他個人崇拜,但是你跟今年七一比起來,人們都是比較平靜的,沒有發自內心的熱情,但是有順從,這種順從甚至比文革那時候的順從還要順從。”

台灣大學名譽教授明居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台灣大學名譽教授明居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明居正認為,經濟正常發展到一個程度,就應開放社會、實現自由化、民主化,但習近平可能認為,如果這樣的話,共產黨政權會不保、千萬人頭會落地,他會背上亡黨的罵名,從而不進行民主化轉型,要回頭也變的無路可走。其實,“放下手來就是實力!”

國民黨強過共產黨 成就 “放下手就是實力”

明居正說:“國民黨一九八零年代要開放時,黨內辯論很激烈,最後經國先生說,沒關係我們就開,一拍桌子,開了,沒事嘛!國民黨了不起了,坦白講,今天講起來不容易,第一,願意開放、願意民主化,開放之後還能掌權十年,人類一黨獨大情況下,還沒看過,而國民黨沒有認識到自己這成就,現在回來對照中共,現在這個機會還是存在的。如果不把握,再往下去我就不敢講了。”

明居正認為, 如果一九四九年後,中國大陸走的是三民主義道路,能避免中共七十年的錯誤、彎路。

台灣大學名譽教授明居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台灣大學名譽教授明居7日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中共在延安辦過選舉 豌豆就是選票

蔡霞提到,當年中共在延安就講要民主選舉,甚至講過農民不識字也能選舉,人民覺得誰好,就把豌豆扔在那位候選人背後的碗里,豆子就是選票,誰碗里的豌豆多誰就當選,後來不能選了,因為中共政權是槍杆子打下來的天下。

共產黨的民主之路是什麼?

蔡霞提到,歐洲文化受宗教傳統、歐洲文明傳承:“我到東德一座小教堂徘徊兩小時,在懺悔室門前思考,為何東歐國家最後沒開槍、和平翻轉過來了,即使共產黨下台也轉型了,為什麼?其實我覺得歐洲文化上很重要的是有懺悔意識、反思意識,但我始終覺得中國文化當中,它是沒有懺悔文化基因的。”

蔡霞說,中共只會把自己包裝成偉大、光榮、正確,每當發生大事,數千萬死傷,從不曾檢討、反思、自我責罰,卻說是社會主義事業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明居正說,十幾年前他曾講過,胡錦濤有三條路可選擇,“三條路都還在。李光耀新加坡的道路,大陸還走不通,因為有太多太子黨。第二,戈爾巴喬夫的道路是他們想要避免的路。但是蔣經國的路是有可能的。蘇聯和東歐的民主化跟蔣經國的態勢不太一樣的,但是我只想告訴中國領導人說,這條路現在還是可行的,如果這樣走的話,代價最小、流血最少。時間拖的愈晚,代價會比現在想像的高很多,所以與其長痛不如短痛。 ”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夏小華 台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申鏵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