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祭出馬克思是中國選走死胡同

0

今年是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不知觸動了中共當局哪根神經,開始鼓搗這個“大鬍子”了。最近,由中共宣傳部理論局製作五集通俗對話節目《馬克思是對的》在央視播出。節目闡述馬克思為什麼是對的?馬克思在當代有怎樣的重大價值等等。這個節目播出後,5月5日是老馬的誕辰日,中共在北京隆重召開紀念大會,習又發表了重要講話。中共當局到底想要說些什麼?原來是想將馬克思主義和習近平的“不忘初心”結合起來,為習氏理論增添色彩而已。且看他們是怎麼說的:
“當我們回顧馬克思一生踐行,為人類工作理想信念,就能理解習近平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的深刻含義。習總指出,中共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馬克思就是我們黨不斷發展的參天大樹,是我們黨和人民不斷奮進的萬里長河之源泉—”。

中共當局現在是害了“喜遠怯近”之病

筆者發現這樣一個詭異的問題,那就是:中共害了“喜遠怯近”之病。“喜遠怯近”是醫學的一個名詞,就是患者越是遠的東西越不怕,甚至喜歡;越是離得近的東西產生一種心裡恐懼。筆者就有一個朋友曾得過這種病,當初他尚未談戀愛,我們給他介紹一個女朋友,未見面時他談得眉飛色舞,但是當別人把女子帶來時,他緊張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了。習當局現在害的就是這種病,不過是一種“政治病”罷了。為何中共得了這種“政治病”呢?我們要從他們當前的矛盾心理說起——。

按照正常邏輯思維來說,一種理論的正確性要用實踐來證實,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曾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意思是真理是需要實踐來檢驗的。現在談“馬克思主義”對不對?最重要的一點是看馬克思理論出籠之後他的理論踐行者做得如何?因此今天着重談的應該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等這些一向自我標榜是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家和繼承者們。毛澤東不是曾被吹噓是“當代最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將馬克思主義發展到了頂峰”么?應該以他們對馬克思理論實踐的結果來證實馬克思到底對不對?對於中共來說,不能光談“初心”,“初心”是好的又有什麼用?要看後來執政者做得如何?然而,中共當局盡量避開列寧、斯大林,也不談毛澤東,卻談馬克思;也就是說,只談遠的,不談近的。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原來這裡面有個政治利害關係問題:自蘇共解體後,前蘇共檔案已經解密,俄國的十月革命內幕暴光,列寧原是個“俄奸” 他從德皇那裡得到5000萬金馬克(約九噸黃金)回國鬧革命,十月革命成功後,列寧下令將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處決,而當年列寧流放時,沙皇政府對他是特別優待的,可見列寧是個多麼殘忍無恥的傢伙。據悉列寧死於花柳病,可見其德性。斯大林是一代梟雄,一個比列寧更無情的劊子手,殺人如麻。列寧、斯大林在俄國做的壞事已是眾所周知,就無須多說了,從今天蘇聯的解體和俄羅斯人民對列寧、斯大林的清算已得到佐證。毛澤東執政期間做的那些禍國殃民之事就更不消說了,列寧、斯大林在他面前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他們做的那些事是不能談的,一談就露餡,是見不得陽光的。現在如果將斯大林、毛澤東、金氏王朝、紅色高棉波爾布特這些人拿出來談,只會激起人們的仇恨,人民會立即清算他們的。如果清算他們,必將會觸及到中共的執政地位,所以中共當局索性不碰,乾脆離遠一點。只談馬克思。談馬克思風險不大,馬克思主義雖然為共產黨的社會主義革命提供了理論根據,但老馬畢竟是個學者,不是革命的真接參入者,沒有像列寧、斯大林、毛澤東做那些傷天害理之事,還不會激起人們的仇恨。另外,中國共產黨最初成立之時,代表們基本上是由一些知識分子組成,也不能否定當年這些知識分子如陳獨秀、李達這些人是抱着美好的願景為中國尋找出路的,他們的“初心”還是良好的,這就是習近平所謂的“不忘初心”,所以把“初心”拿出來做文章不怕,不會引起人們的反感。

馬克思主義對這個世界產生了什麼影響?

馬克思本來就是一個空想社會主義者,“空想社會主義”,又叫烏托邦社會主義,在歐洲19世紀初葉興起,其代表人物為法國聖西門、傅立葉和英國歐文。馬克思就是那個時代的人,他是受了這些空想社會主義的影響的,所以馬克思理論都帶有空想社會主義成分。他坐在家裡冥思苦想,從商品細胞鼓搗出剩餘價值,最後預見資本主義一定滅亡無產階級一定勝利,這本身就是無稽之談。因為他預計不到在社會生產力和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人性”隨着的變化,在這一點他遠比不上“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亞當斯密生於1723年,比馬克思早近一個世紀,但他的預見遠超過馬克思。亞當-斯密在《國富論》列舉了社會發展的四個價段,最後將演進描述為從封建主義走向一個需要有新制度的社會階段。這種新制度是由市場確定的而不是由同業工會確定的,這就是自由的資本主義制度。這種物質基礎的連續改變將帶動上層建築的必然變化,這和馬克思的歷史觀有一個重大差別,馬克思體系中的最後動力是階級鬥爭,而在亞當-斯密的哲學歷史中主要推動機制是“人性”,由自我改善的慾望所驅使,由理智所指導。

那些成熟的資本主義國家根本就不相信馬克思主義,而相信馬克思主義的國家都是一些貧窮落後的國家。為什麼這些貧窮愚昧落後的國家相信馬克思主義呢?是這些貧窮國家的所謂“革命家”們看中了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這些所謂“革命家”們,可以說百分之九十九都沒看馬克思《資本論》,他們也看不懂。但有一本書他們可能都看了,這就是《共產黨宣言》,恰恰就是這本書,給這個世界帶來了無窮之災難。為什麼說《共產黨宣言》給這個世界帶來百年之災呢?且看裡面怎麼說:

“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於相互對立的地位,進行不斷的、有時隱蔽有時公開的鬥爭。

我們已經看到,至今的一切社會都是建立在壓迫階級和被壓迫階級的對立之上的,隨着大生產的不斷深入,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馬克思《共產黨宣言》就是一部魔鬼撒旦篇,被那些野心家、陰謀家、投機分子奉為圭寶,為這些野心家、投機分子提供了革命理論根據,毛澤東就是看了《共產黨宣言》和考茨基的《階級鬥爭》才確立自己的信仰的。他們在貧窮國家利用窮人仇富心裡,挑動階級鬥爭,從而達到奪取政權目的。他們奪取政權後,對人民的剝削壓榨更加殘酷,他們打着所謂社會主義旗號,乾的卑鄙無恥之事,甚至連封建帝王、奴隸主都不如,我們從斯大林、毛澤東、金氏王朝、紅色高棉已經得到佐證。這些殺人魔王行為的理論根據都是從馬克思《共產黨宣言》得來的。馬克思共產主義理論創建100多年來,死於共產主義運動的無辜者超過一億人以上,這個“幽靈”至今還在遊盪—。

中共當局今天為何又重提馬克思?

馬克思這個共產主義幽靈遊盪了100多年,人們已經看出了它的真面目了,無產階級奪取政權不僅不能達到共產主義,反而比資本主義更遙遠。隨着社會主義陣營的紛紛解體,人民已經將它驅趕到無處躲藏了。中國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就就是驅散這個幽靈的結果。這一點中國人從上到下都心知肚明。今日的中國還在提市場經濟,還在發展私營經濟,這實際上是和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理論背道而馳的。這說明中共也在逐步拋棄馬克思。既然拋棄為何又提馬克思,還說“馬克思是對的”呢?主要原因是要憑藉馬克思的意識形態保住這個“黨”,保住“既得利益”。眾所周知,毛死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讓中共起死回生,用的方法就是資本主義。中共嘗試到了拋棄馬列的甜頭,隨着市場經濟的深入發展,必將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他們意識到,這樣走下去恐怕共產黨的執政地位會出現危機。因為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本來就是一個配套工程,在這個問題上,中共一直是跛着腿子走路的,之所以如此是怕失去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因此,“保黨”是第一要素。然而要保住這個共產黨一定要師出有名。本文上面已經說過,列寧、斯大林、毛澤東已劣跡斑斑,用馬克思作為包裝可以糊弄一些民眾。所以他們強作正經說“歷史和人民選擇馬克思主義是完全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寫在自己的旗幟下是完全正確的;堅持馬克思主義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不斷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完全正確的。”

馬克思到底對不對?

當一種“理論”對這個社會起到了推動作用,產生了積極效果,這樣的“理論”我們就當推崇的,對於創造這種“理論”的人我們也是應當讚頌的。如前面說的亞當斯密,還有達爾文、孟德斯鳩、愛因斯坦等這樣些人。反之,當一種“理論”對這個世界產生了危害,產生了暴力和殺戮,讓這個世界得不到安寧,那麼這樣的“理論”就是“反動理論”;創造這種“理論”的人,必然會受到遣責。馬克思已經死去130多年了。將他作為一個學者也無所指責。他出生德國,德國一位學者曾說,馬克思是我們德國人,然而值得慶幸的是他的理論拿到東方去作實驗去了。馬克思提出的“階級鬥爭”是歐洲資本主義發展初期一個社會現象,他根據這個現象演繹出無產階級專政理論,然而,就是這個“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讓世界回到黑暗的中世紀。毛澤東就是死抱着這條理論不放,晚年發動文化大革命,讓中國回到比歐洲更黑暗的中世紀。中國人民,也包括中共多數高官們(其中習氏家屬)都慘遭迫害。他們也知道這一切都是毛的“階級鬥爭”所造成,而“階級鬥爭”就是馬克思的原創版。連鄧小平都說,什麼是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我都搞不懂。並且告誡中共官員爭論姓資姓社沒有一點意義。鄧可是和毛一起參加革命幾十年的老共產黨員,他奮鬥了幾十年,都對馬克思抱懷疑態度,難道說習比鄧還懂馬克思嗎?馬克思曾說:“階級鬥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專政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和進入無階級社會的過渡—”那麼試問:今天中國是無產階級專政嗎?今天的紅後代們掌控了70%以上的財富,他們個個都是資本家,都是資產階級,你們現在談馬克思不覺得臉紅嗎?本來這個國家是有產階級統治,卻抱着創造無產階級專政理論的馬克思不放,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

結論:中共當局今日搬出馬克思說明已經黔驢技窮了。這和以前“三個自信”又加個“文化自信”一樣,都是自相矛盾。現在當局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這是放着民主大道不走而走死胡同的必然結果。我們將看其如何表演下去,拭目以待。

2018年5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