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佩玉:精神分裂之邦——二元結構的極權社會

0

 

近期湖南邵陽民運老前輩李贊民先生突然逝世,醫院診斷為肝壞死肝衰竭,前後不過十餘天,老先生一直處於深度昏迷狀態,受盡病痛折磨,溘然長逝。整個醫療過程,既談不上有效的搶救措施,更談不上減輕患者痛苦的臨終關懷,醫院所使用的治療藥物,僅限於廉價無效的公費藥品,對患者可能產生積極治療效果的藥物,屬於昂貴的自費葯,中共極權政府流氓頭子所口口聲聲聲稱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這樣一個公開吃人的醫療救護體系,連自己國民的生命尊嚴都慘遭二元制醫療踐踏,卻滿嘴仁義道德的妄想着去禍害全人類,此流氓頭子的精神分裂症可謂沉痾在身,勢難拯救。

醫本仁術,人道主義精神理當是現代醫療文明的價值追求,但在以特權壟斷製為生存基礎的流氓政黨治下,中共把持的特權醫療體系,正在淪為徹頭徹尾的江湖騙子。姑且不論數年前所爆出的福建莆田系,從江湖游醫搖身一變為中國民營醫療市場的首席金主,壟斷了婦幼保健市場份額的大頭。僅僅通過公費和自費藥品的門檻,低端人口的生命健康權就已經被中共一次性的出賣,患者親友只能望葯興嘆,無力購買最基本的生命安全救護。所謂的公費葯,即中共二元結構的精神分裂症集中表現,一方面公費葯僅僅以最低限度的生命維持為目的,甚至於公費藥品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假藥或過期藥品市場,次之,該藥典本身即為中共特權階級所拋棄不用的劣質藥品組成,背後隱藏着一個令人極其震驚的利益集團,即所謂的中成藥製藥工業,單純從純粹藥理學的專業角度來說,這些藥物僅限於在一個封閉的低端人口市場中間流通,由電視廣告推銷出來,它從來不能進入國際市場競爭,也從來不能進入特權階層的優質醫療資源名錄中,至於其療效,除了為收取昂貴的費用提供名正言順的形式證明,恐怕連開出這些藥單的醫師也不會相信它的有效性,因為葯開得越多則績效工資越高的潛規則,加上整個利益鏈條僅僅以榨取患者身上的利潤為目的,患者原本無權討價還價的弱者地位,類似於待宰的羔羊。

與此相反,中共故意設置貿易壁壘,阻止當今世界製藥工業最發達國家的藥物進入普通市場,聲稱為了保護所謂的民族製藥工業,這一方面尤其突出的反映在中美貿易之間。美國商務部曾經公開指責中共流氓政府,對美國的互聯網巨頭,製藥業巨頭,影視文化巨頭實施關稅壁壘和技術審查措施,以政府之手阻斷自由市場關係,擴大貿易逆差。在這一反人類的貿易政策下,受害的是廣大平民百姓,特權階層要保護的民族製藥工業,不過是中共公然用來坑蒙拐騙的產品,他們自己從來不用,他們要用的是西藥名錄上的特效藥物,可以通過設置貿易門檻使專門特效藥物變為特價藥物,特權藥物,老百姓求醫,只能用與低端人口身份適配的低檔藥物,無權無錢者是不配消費特效藥物的,即使這特效藥物本來完全可以通過市場化進入到老百姓有能力購買的普通藥物行列。縱然是以騙起家的莆田系,不過繼承了匪黨騙子的衣缽,能夠廁身於權力分贓對百姓健康的壟斷行業而已。

中國現代醫療技術的起源,有賴於晚清傳教士之手造,姑不論基督徒手創的南湘雅北協和今日代表了匪黨治下的最高醫療水平,凡傳教士蹤跡所布之重鎮,最好的醫院,最好的學校,莫非傳教士終身侍奉從上帝所獲得的產業,然自匪黨竊國,全盤移植其假父蘇式教育與醫療體制,全力清除傳教士文化遺產的根基。本質上,毛賊挖墳和匪黨教育改制醫院改制如出一爐,不僅僅要消滅活人的影響力,打破社會結構,而且要清除逝者的影響力,在廢墟之上建築他們狂妄的夢魘。摧毀和拆毀是中共最擅長乾的兩件事,他們又建設了什麼?

一個極度自戀狂的精神分裂症候群,他們的所作所為堪謂變態典型,現行醫療體制下,葯分公費自費兩費只是特權製冰山一角。醫療產業,教育產業,愛國產業,一個民粹主義市場的尤物,中共操弄這一切坑蒙拐騙的伎倆可謂得心應手,嫻熟自如。

愛國是樁大買賣。愛誰的國是個首要問題,把你們變成我們——源自垂直統治關係的權力狂妄,你的國就是中共的國,處在你我之間的就是財產權關係,但中共是不承認財產權的,它們只承認財產:連每一個你都是它們的財產。既然你們的國就是中共的國,那中共要做的就是共你的產,如果你不幸家有嬌妻又指望着攀龍附鳳往上爬,共你的產之外中共官員也要共你的妻,這一直都是中共近七十年來身體力行的宗旨,若干年前遼寧一位市長,共了下屬一大批妻,榮登共黨黨報,算是名符其實的共產黨員。

但現實中的愛國主義並非如此,它們還是走的精神分裂老路,流氓頭子的愛國,一邊滿面春風全球出訪,四處外援,大國崛起了,要當全球化領袖了,你看它多愛國,大涼山的孩子每天爬天梯走十幾里去上學,流氓頭子一出手就幾十億幾百億援助這國援助那國。阿川總統上位一年多終於出手收拾這個意淫全球領袖的叛國者,一個真正的愛國者應該絕對無保留的支持他,支持阿川總統收拾中興,華為等等中共的“民族驕傲”,支持他制裁流氓國家的流氓企業,更期待美國及西方各國政府驅逐中共高官非法移民的犯罪家屬。數百萬中共高官家庭人員滯留海外,他們愛的原來是別人的國。如此一邊教育老百姓愛國,一邊帶頭叛國,愛國生意最後要的還是共你的產,啥時候共習近平的產了,才是愛我們的國。

中興玩不轉芯片,讓本世紀的世界又見證了一次大國崛起的笑話。說到中共教育體制的二元化,其實正是中共自身也意識到了的老病,要不然也不會黨政分開黨企分開叫了幾十年,結果是越叫越集權,黨要干預一切,干預生活,當然黨校分開也逃不過這病。

教育獨立作為現代文明原則已然成為普世價值中的重要一環,中共的教育大致上要求先黨員後教授,尤其是管課題經費和科研經費分配的,必須是中共的自家人,這就好比先黨員再芯片一樣,你先愛共產黨再造芯片吧,你不愛共產黨能造出芯片?然後呢?然後能造芯片的去不要愛共產黨的地方去了,然後造不出芯片,每年進口二千多個億,以一雙鞋子出口價十美元計,需要製造業造二百多億雙鞋子來換取外匯,這個交易鏈條一旦脆斷,中共只好關起門來回到農業社會。

赫魯曉夫說斯大林指導文藝創作是自大狂,你又不是神,你一個凡人要指導科學研究,指導藝術活動,指導經濟學,中共則要指導製造芯片,這個指導之手就是中共伸得無處不在的手,實際操作層面又變為中共官員伸得無處不在的手,這一雙雙平庸淺薄而又貪婪的手,最終所愛的不過是金錢美女爾。誰控制了資金分配權,誰就是那一個分贓主導者,近年來爆出的科研醜聞如龍芯一號,量子通訊,見證了中共貪腐制在科研領域中,對專業學者學術倫理的踐踏所創造出來的惡果:人心思騙,人心思金,只要創造科研謊言能套到納稅人的錢,吹多大的謊言也大不過沒有習近平就沒有習仲勛這一個歷史性的大謊言。

沒有中共,才有平等醫療,沒有中共,才有教育獨立,才有科研獨立,沒有中共,才有基於價值共同體信仰的愛國精神,中共才是萬惡之源,中共才是坑蒙拐騙的首惡。“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內在邏輯,推出了一個絕對相反的世界。

2018.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