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全票當選”背後隱藏的專制本質

0

3月17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五次全體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在選舉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中,計票結果顯示,習近平獲得全部2970張贊成票,以全票當選為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全場報以熱烈掌聲。

這就是專制體制下的“奇葩”。當中共陶醉在勝利的喜悅之時,整個世界都在嘲諷。在民主潮流已經成為大趨勢之際,尚有一個國家領導者獲全票通過,這種反常之現象只會讓人啼笑皆非。這一現象的背後,包藏着多少貓膩。

一,“全票當選”折射出極權國家的暴力本質。

我們從當今世界各國選舉來看,凡是極權專制國家的領導人幾乎都是以全票當選,而民主國家總統能獲得50%以上的選票勝出都是不容易了,甚至有的不超過半數票。這是什麼原因,難道說那些專制國家的人民都那麼熱愛他們的領袖嗎?
意大利思想家馬基雅弗利在他的《君主論》一書中說:“君主應以奪取權力和保持權力為目的而不擇手段。為了使人民效忠,一個君主不應顧慮到殘暴的譴責。—一個君主不能希望人民愛他,應當使人們對他感到恐懼。”他說,“人之愛君是依照他們自己的意志在行事;而人之懼君則是依照君主的意志來行事。”

以上這一套理論被當今世界上的專制國家領袖玩得爐火純青。斯大林、毛澤東、薩達姆、金氏王朝個個都是高手。他們在他們的國家都是被人民“擁戴”的“英明領袖”,在國家領導人選舉中,無疑不是“全票當選”。尤其是毛澤東,他可以玩到讓你死的時候還要喊他“萬歲!”這些暴君們可以把人民整治得服服帖帖,讓人們知道不投他的贊成票將是什麼下場。當薩達姆在會議上點一個人名就拉出一個槍決時,沒有一個人不高呼“薩達姆萬歲!”的;當金三對他的姑夫進行犬決時,沒有人不舉臂高呼“金正恩萬歲!”的;當毛澤東將劉少奇定為叛徒、內奸、工賊時,沒有一個敢舉手反對的。此時此刻,他要當國家領袖,甚至當皇帝也會全票通過,絕對沒一人敢投反對票。

當然,這些暴君們也不傻,他們也知道這個“全票當選”是多麼虛偽和滑稽可笑。但他們不會顧及這些,他們可能沾沾自喜,看到這些人在他面前屈服,一種征服感油然而生。這些暴君只要達到這一點他就滿意了,這就是獨裁專制國家的特徵。

二,“全票當選”是逆民主潮流的一種反動。

從人性的角度上說,每個人都有獨立的思想、獨立的人格。而一個人的所作所為,那怕做得再好,做得天衣無縫,也會有人反對,何況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他的執政理念不可能受到全體國民的擁護的贊同。如果以民主投票的方式,是絕對不可能100%得到贊同的。有人反對是正常現象;全票通過是反常現象。當一個國家的領導人獲得全票通過而沒有一個人投反對時,這個國家絕對是極權專制國家。曾幾何時,毛澤東以他的淫威及殘暴讓所有的臣民匍伏他的足下。當人民大會堂上演萬歲、萬歲、萬萬歲的呼聲以及全體舉手通過的鬧劇時,豈不知這裡面飽含着斑斑的血淚,這是在對林昭、遇羅克、張志新等千萬反對者的殘酷鎮壓以及對黨內持不同政見者一次又一次的打壓中獲得的。毛澤東、斯大林、波爾布特、金家父子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後,才獲得“全票當選”。

當然,客觀地說,中共今天的領導人習還沒有像毛那麼殘忍,只是在“全票通過”所玩的方式和手段偏重不同。今天當局如果還想學毛那樣採取暴力威嚇手段恐怕行不通了,他們通常在選舉的方式上耍手段,在“人大代表”上下功夫。本來中共的“人民代表大會”形同虛設,根本代表不了下面民眾的意願。但他們為了顯示他們代表民意,故意做做樣子,搞個投票選舉。讓這些人充當“舉手機器”。這些代表經過層層篩選後,然後才能獲得代表資格。這些人要麼就是像申春蘭沒頭沒腦的大媽;要麼就是中共的忠實官員,即使這些官員有二心,但他們的奉祿和升遷都掌握在當政者手中,稍有異心,就有掉飯碗的危險,他們不可能做得不償失之事。進了人民大會堂,就只等投“贊成票”了。

專制國家和民主國家最大的不同是對民意的尊重。專制國家將民意當兒戲,強姦民意是他們的一貫所為。中國古人早就說過,“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持德者昌,持力者亡。”,但獨裁者往往不會這樣想,他們以使用暴力手段彰顯他們的權威,民主對他們來說是對牛彈琴。毛澤東就曾說,民主只是一種手段,專政才是目的。這些獨裁者上台不可能給人民民主和自由,如果將民主自由寄托在他們身上是一種幻想。儘管毛澤東在未登上皇位之前講了那麼多漂亮的民主話(參看〈歷史的先聲〉),那是為了忽悠老百姓的,是為了爾後專制獨裁作準備而已。

二戰結束後,丘吉爾竟選失敗,斯大林曾經因為這件事取笑丘吉爾,聲稱雖然丘吉爾帶領英國人打贏了戰爭,但還是被他曾經保護的百姓罷免了。然而丘吉爾卻用這句著名的話作為回擊:“我打仗,就是為了保衛人民享有罷免我的權利。”丘吉爾還說:“英國人民成熟了,他們學會了選擇,他們並不需要一個英雄領導他們重建國家。”這就是民主國家偉人的風範,這就是民主和專制的區別。讓那些獨裁者在丘吉爾這樣的民主偉人面前汗顏吧。你們不覺得“全票當選”是一種恥辱嗎?

三,“全票當選”隱藏着危機四伏。

從歷史上看,最不穩定的政權是專制國家。從表面現象看他們風平浪靜,實際上是危機四伏、暗流滾滾。當一個國家的民眾違背心愿擁戴一個政權和他們的領袖時,一旦局勢有變,他們會將長久積壓在心中的憤懣發泄出來。薩達姆、卡扎菲、齊奧賽斯庫等人的下場就說明這一點。今日北朝鮮金氏家族,別看他風光,一旦政權垮台,人民一定會將他碎屍萬段!在一種極權威懾下的民眾,他們的心靈是被扭曲的,他們做的一些事都是違背心愿的。這些獨裁者應該懂得,讓人民自由表達自己的意志,發表真實想法才是社會穩定、政權鞏固的基礎;人民不敢說真話,強迫人民說假話,是社會動蕩的根源。對個人來說,“全票通過”隱藏着風險。在當今世界,經常發生政變的國家皆是獨裁專制國家;凡是太平無事的國家皆為民主憲政的國家。別看你今天“全票當選”,說不定這正是明天下台的原因。
今日習當局想重歸舊路已經不可能了。王歧山拿出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來告誡中共高層,“當人民覺得苦難無可避免時就俯首聽命;但是苦難稍減,剩下的痛苦就變得無法忍受,因為他們對痛苦的感覺更敏銳了。”他們已經看到今天是民主力量隨時都可以暴發的時代,他們為了保住這個搖搖欲墜的共產體制挖空心思。除了每年花費大量的維穩經費外,就是打壓國內民主人士,在黨內對黨員幹部嚴格要求、絕對服從、樹立核心意識、不準妄議。甚至想將毛的那一套搬來,然而已是“可憐無補費精神”,“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也。

筆者有時想,在世界民主潮流已經形成勢不可擋的趨勢之際,可仍然有那些國家或少數人死抱着共產邪惡體制不放,還沾沾自喜陶醉在“全票當選”之中。如果不改弦易轍,懸崖勒馬,勢必跌得粉身碎骨!

2018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