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家偉:中國對遺傳要進行政治思想審查

0

語云:“國之將興必有祥瑞;國之將亂必有妖孽”。這話也並非什麼迷信。所謂“妖孽”也不是《西遊記》上說的那種妖魔鬼怪,而是出現許多違反常識、悖情逆理的怪事。君不見?毛澤東發動“文革”, 到處搗毀古蹟寺廟,把孔子的屍骨挖出來遊街示眾,女人燙頭髮的被強行剪成“陰陽頭”,高跟鞋被砸爛,甚至撲克牌、相棋都被燒毀,還美其名曰“除四舊”。 令人匪夷所思的例子還有諸如:大學停止考試招生十年。跳奇形怪狀的“忠字舞”,聲言毛澤東思想無所不能,可以使失明的人恢復視力,使啞巴說話等等。筆者還看見當時紅衛兵發的傳単(那時叫“小報”)上用套紅的大號字印着:“特大喜訊:我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身體非常、非常健康,經醫學專家鑒定,至少可活到三百歲!”就這樣一份稍具常識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胡說八道拍馬屁的東西,後來還竟被批判為是在“反對偉大領袖毛主席”. 為何? 因為毛應是“萬歲”, 你卻說“三百歲”, 不是咒罵和反對又是什麼?本來這樣荒謬絕倫的鬧劇, 已在鄧小平重新上台後被終結了。沒想到四十年後又像湖底的沉渣一樣重新飄浮了起來。最近發生在北京的一件怪事,堪稱是這泛起的沉渣中的一個“標本”。

由於近年來,中國各地的精子庫中庫存精子不斷減少,遠遠不能滿足因男方精子缺陷而導至不孕患者求醫的需要。於是各地醫院都在千方百計招募年富力強的男性來捐獻精子。而今日的中國早已是個物慾橫流,一切按物質利益交換,無利不成事的社會。如果沒有“重賞” 何來“勇夫”? 何況你是急切需要。 所以許多地方的醫院早已開出了:捐精一次最多可獲6000元補貼的高價以吸引來者。而湖北一家精子庫幾年前就打出了“捐精可獲iPhone6S手機” 的廣吿。並十分煽情地呼喚道:“賣腎買iPhone早就不流行了,捐精才是王道”。 本來在中國這樣-個只有利益,缺乏信仰的國家裡,這樣作既不違法,也無可厚非。不過就是一場“周瑜打黃蓋” 的遊戲而已。

然而近日號稱“中國之哈佛”的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人類精子庫”在互聯網上刊登一則廣告宣稱:開始面向全社會公開招募20歲以上的男性捐精者,在其招募廣告中的一段話頓時令人驚詫愕然。因為該告示竟然稱,捐獻精子者首先要求合格的條件是:“具有良好的思想素質,熱愛社會主義祖國,擁護共產黨的領導,忠誠黨的事業,作風正派,品行端正,遵紀守法,無任何政治問題 ”。 接下來其次的條件才是: 沒有遺傳病、傳染病、無明顯脫髮和肥胖超重等。這個所謂“中國的哈佛”,在此不僅是本末倒置,表現出極端的無知,更是荒誕滑稽到了瘋狂可笑的程度。稍具生理醫學知識的人都知道精子就是男性成熟的生殖細胞。一個細胞可能將“親代”的某些疾病或脫髮之類的生理特徵傳給“子代”。而思想品質,意識形態則是後天通過教育、社會環境培育與薰陶而獲得的。根本不可能通過一個細胞去遺傳給子代。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將如此荒謬的胡說八道發布在互聯網上,立即變成了世界級的大笑話。不僅遭到國內網民的痛批,斥其為“血統論 又回來了”,“這比之文革中,紅衛兵胡說的‘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口號有過之而無不及,真令人不知今夕是何年矣”! 在國際上更成為鬨動一時的奇聞。就連通常與中共當局關係很“和諧”, 常常都是一唱一和的俄羅斯普京當局對外宣傳機構“斯普特尼克新聞網”也忍不住發出了嘲弄的笑聲。斯普特尼克新聞4月7日刊登新聞,標題是:“長遠計劃:中國精子庫只要信仰共產主義的人捐獻精子”。在這標題之下是這樣的導語:“北京的一家國營醫院正告潛在的精子捐獻者,要想在為期六個星期的精子捐獻活動中為這一事業做出貢獻,他們必須是共產黨人才行。”俄羅斯官方媒體對北京的事兒如此諷刺,這在近年來實在少見。說明北三醫這種行為,已達到任何正常人都無法認同的程度了。

人們不禁要問,如果說僅僅一個細胞,便可將意識形態,思想品質都“遺傳” 給下一代。那麼輸血就更不得了!輸血時獻血者捐獻的血液中,不是一個細胞,而是千千萬萬上億個,不僅是-種細胞,而是既有紅細胞,還有白細胞,淋巴細胞等等。而且當年文革中的紅衛兵還狂叫過,要把“毛澤東思想溶化在血液中,落實在行動上”。 既然毛思想可以“溶化在血液中”, 那麼非毛的思想,“不擁護共產黨的領導,不忠誠黨的事業的思想”,也同樣可以“溶化在血液中”。 這一下麻煩可就大了。今後中國人獻血,輸血,除了鑒定血型以及什麼特殊的Rh因子之外。還要如何去鑒定與排除血液中有無“不擁護共產黨的領導,不忠誠黨的事業”的“毒素”呢?再接下來如果是器官移植,特別是心臟的移植問題更大。現在中共正在全世界斥巨資大辦孔子學院,自然是要大力推崇孔盂之道。而號稱“至聖先師” 的孔子的下面,便是“亞聖” 孟子,而孟子同志便教導我們說:“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 既然如此,那麼如果把張三的心臟移植給李四,那麼張三的好思想,壞思想是不是都會影響到李四呢?這又如何去鑒定與防範呢?看來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真不愧是什“中國哈佛”,應該比哈佛更高明十倍百倍。就憑你們的這些“偉大發現”,據此給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黨委會一個1噸重的諾貝爾醫學獎章,你們也是受之無愧的!

在此不禁還要問:這是否“擁護共產黨的領導”,是否“忠誠黨的事業” 怎麼鑒定?誰來鑒定,標準在哪裡?比如劉少奇在貴為主席時,那肯定是“忠誠黨的事業”的人。可一眨眼就變成了“叛徒、內奸、工賊”, 那還會“忠” 嗎? 但沒過幾年人家又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 了, 又怎麼說呢? 而且這些都是你們中共自己下的結論, 並非美國之音或“敵對勢力” 造的謠。如此眾所周知的大人物都如此難下這個結論,一個普通草民匆匆來醫院捐獻一回精子,這結論用什麼標準由誰來下?可見完全是在瞎扯淡!

正是在這國內外網上輿論一片撻伐與嘲諷聲中,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的微信公眾號後來終於刪除了之前的那條廣告,重新發布的廣告中,將那段冗長的“愛國愛黨” 之“條件”改成“有愛心,有公益心”。 這同樣是與捐獻精子風馬牛不相及的假大空話。由此看來,在一個一黨獨裁專橫統治下,沒有人權,沒有言論自由的社會裡,迎合“上面”的愛好胡說八道一堆屁話很容易。而要做到尊重起碼常識,說句“人話”卻是那麼的困難!因而一切有覺悟的公民,對當局近年來如此大開歷史倒車,頻頻喊出並恢復使用毛澤東時代的那些瘋狂口號和極端的做法,不能不感到極大的痛心和憂慮。從而也更加喚起人們必須堅持普世價值觀念和它的話語系統,堅持踐行《零八憲章》的精神,向一切這樣妄圖復辟毛年代風氣的壞人壞事作毫不妥協的鬥爭!

2018年4月8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