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午案法律團隊:大午案庭審第九日簡報

(光傳媒2021年7月24日訊)2021年7月23日是大午案庭審第九日。

庭審伊始,郝亞超律師就正式向法庭提出了聲明:不接受法院加班加點開庭,高碑店市法院應當遵守《勞動法》,保障辯護人和被告人的休息權利。

大午案中連日加班加點、“開夜車”庭審問題十分凸出。九日庭審已有四日每日庭審時長在十四小時之上,當日庭審結束時間均在晚23時後。這無疑是對本案所有訴訟參加人體力、精力的巨大考驗,也是對本案效率與公正兩者取捨的重大挑戰。

今日上午進行的是孫萌等人涉嫌詐騙罪的舉證質證環節。公訴機關指控大午建築公司編造虛假病歷資料,冒用已參加工傷保險員工的身份,替未參保的受傷員工申報保險,騙取工傷保險約30萬元。

公訴人採用了打包舉證的方式,對於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等言詞證據僅進行選擇性宣讀,且語速較快。孫萌幾次提出要求查閱相關筆錄後再進行質證,均被合議庭駁回。辯護人表示:公訴人籠統舉示一大堆證據,若被告人無法查閱,則根本不能保證被告人的有效質證權;且被告人本就依法享有閱卷權、知情權,有權了解指控其犯罪成立的相關證據材料。
最終,合議庭僅同意公訴人再次宣讀兩位重要證人的部分證言。

即便是在已經公訴人“優選”的證人證言部分,也可以看出某位重要證人在一開始接受偵查機關詢問時,並未過多提及大午建築公司主管人孫萌,只是說“偶爾一次需要請示孫萌簽字”。但隨着時間的推移,重要證人的詢問筆錄中提及孫萌的次數越來越多,證言內容對孫萌愈發不利,從一開始的“只有一次請示”逐漸變成了“每次都需要孫萌簽字,孫萌完全知情”。

對於重要證人證言的重大反覆,辯護人完全有理由合理懷疑證人受到了誘導甚至是許諾,原因是這位重要證人反而是真正實施為建築工人繳納保險、替名上報保險、直接對接工傷保險基金的承辦人。若孫萌因建築公司主管人身份而被追究刑事責任,該名重要證人作為直接經辦人也應當共同被追究刑事責任,其在本案中應當以“犯罪嫌疑人”身份出現,其所作出陳述應為“犯罪嫌疑人供述”,而非當前的“證人證言”。

孫萌辯護律師指出辯護人此觀點並非旨在充當第二公訴人,亦非希望無罪的人受到追究,而只是表示“本案辦案機關並沒有做到一視同仁、公平公正地對待法律”。這樣一來,重要證人完全可能在得到某些承諾或是授意後,作出反覆陳述,完成犯罪嫌疑人至控方證人的身份轉化。而公訴機關的舉證也並沒有排除此種合理懷疑。

連日高強度、高壓力的庭審讓辯護人聲音嘶啞,就連審判員都忍不住關懷:“喝口水再說吧”。

辯護人對於公訴人打包舉證的方式仍然堅持提出異議,公訴人一股腦地全部出示證據,實際上就是部分宣讀筆錄內容、簡單說明書證標題,而極快的語速不僅讓被告人沒有記錄、反映的時間,也讓辯護人無法一一核對卷宗,無法確定哪些證據出示了、哪些遺漏了,進而導致無法有效、充分質證。這也是刑訴法司法解釋第268條規定“對可能影響定罪量刑的關鍵證據和控辯雙方存在爭議的證據,一般應當單獨舉證、質證”的原因。

公訴人堅持打包出示證據,辯護人無奈只好在同一類型的證據出示後,提出建議“差不多了吧”。公訴人回應:“請不要打斷公訴人發言”。公訴人關於本起指控的證據全部出示完畢後,孫萌發表質證意見:“沒有意見了,實在太多了,我聽不清”。

辯護人發表質證意見時出現幾處停頓,聲音已帶有明顯疲憊。該起指控中書證十分重要,孫萌在保險單據上的簽字成為了指控他知情且同意、具有共同犯罪故意的有罪證據。但這些重要書證,公訴機關並沒有提供原件,而其中一份複印件出現了複印錯誤,將原屬於第84頁的內容錯誤地加印在了第85頁中。據此,辯護人提出偵查機關既已對大午集團進行了全方位的搜查,完全有能力也應當取得證據原件,讓被告人、辯護人、合議庭看清孫萌簽字確認的書證形成過程,這不僅與指控犯罪的數額有關,更關係到罪與非罪。

下午的庭審主要圍繞孫大午、孫德華等人強迫交易罪展開。公訴機關指控:孫大午為排除大午溫泉城東側某飯店與大午集團的競爭,指使其他被告人在該飯店門口堆土,致使飯店無法正常經營,被迫轉讓給大午集團。

必須指出的是,這一指控邏輯根本不成立。通過法庭發問程序,可以明確基本事實:大午集團經政府立項後墊資修建大午路,該飯店經營者宣稱飯店的磚頭都是黃金壘起來的,前期找領導托關係選址此處經營花費了不少,所以拆遷補貼需要100萬,否則不予搬遷。因其“獅子大開口”、遠超市場補償價的不現實標準,搬遷補償事宜始終沒有談妥,大午路的修建也因此遲延了三四個月。最終雙方談判結果是大午集團出資四十萬元購買該飯店,同時提供門面房支持其繼續經營,大午路在停工數日後終得以繼續。

王誓華律師當即表示:前天庭審時法庭調查的是破壞生產經營罪,按照公訴機關的指控邏輯,大午集團在高速公路旁挖了一條溝渠,導致兩天不能通行,就構成破壞生產經營罪。那麼在本期指控中,因為經營者的行為,導致大午路兩三個月都未修建完成,經營者又不構成犯罪了?至少在同一個起訴書中不能適用兩個標準。

對於此罪中包括視聽資料在內的全部證據,孫大午發表綜合質證意見:“公安機關採取了很多卑鄙的手段在製造冤案。除了現場視頻之外,其他證據都不值一駁。但如果我再重新進行一次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我的供述還是一樣的,甚至會更慘,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如果有可能讓辦案人員來現場…當然沒可能。他們跟我說別人都承認了,很多人都來指控我,很多證人證言都形成了,都說賣飯店這件事是我指使的。

可是怎麼可能呢?我們大午集團修路幾千萬幾千萬的,都沒有人操心,現在就幾萬塊錢幾十萬塊錢,還需要我去操心嗎?這些證據都是偽證,我請求合議庭去現場勘驗飯店的價值,我們出價四十萬已經作出很大的讓步了”。

孫二午(孫德華)對指控同樣覺得不可思議:“我們這是在花錢買罪啊!用四十萬花錢買罪啊!我就想問問給他們門臉房是不是真的,如果說大午集團是為了排除競爭,還能給他們門臉房嗎?”

在辯護人提交新證據環節時,因公訴人未向法庭舉示《大午簡報》,辯護人將此作為辯方證據予以提交。《大午簡報》是對大午集團發生大小事務的記錄,王誓華律師詳細宣讀了當期簡報中關於大午集團與飯店交易的部分,但屢次被合議庭打斷,審判員要求簡化宣讀,理由是被告人都經歷過這件事,對這些內容都很清楚。

王誓華律師無奈而真誠:“我理解庭審的過程和推進,也請你理解律師辯護的艱難”。大午簡報中的記錄是能夠證明被告人無罪的重要證據,出示證據不是僅需向被告人出示,而是要向合議庭、向公訴人、向旁聽群眾證明被告人無罪。

庭審已屆晚18時30分,審判長宣布休庭半小時後繼續開庭。王誓華律師實在忍不住提出:“我的心臟很難受,每天晚上都開庭到11點、12點,合議庭,你們就非要在這躺下一個才罷休嗎?”多位辯護人也紛紛表示確實受不了如此高強度的庭審,為保證庭審質量和所有訴訟參與人的生命健康,都應當正常作息、不再加班加點“完成任務”。

此外,辯護人也確有充分正當的理由要求對本案進行延期審理。辯護人在庭審中發現了新的調取證據線索並提出了調取這些有利於被告人證據的申請;多位辯護人也多次當庭提出重要證人的出庭作證申請,為查明案件事實真相、落實庭審實質化,本案應當延期審理。辯護人已向合議庭正式遞交書面形式的《調取證據申請書》《延期審理申請書》。

第九日庭審於晚21時結束,明日早九時繼續開庭。

大午案法律團隊

2021年7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