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中共黨(君)主立憲制”是實現中國民主化的必要政體形式嗎?

0

(“《零八憲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徵文)

近日,國內外流行一篇桑流溪先生的文章,題為“中共黨(君)主立憲制與中國民主化”。文章既長又亂,談及憲政和民主問題。核心是:民主不是個好東西,但君主立憲如中共黨主立憲制卻是比較好比較行得通的,中國的民主化,只能實行中共黨(君)主立憲制,實行中共下台的民主化,則是天方夜譚,夢人囈語!
筆者基本不同意此文觀點,特就其主要觀點做一番評論。

一、全體中國人,包括中共全體黨員都會贊同“中國民主化”,習近平、中共領導集團以及學貫中西的高參智囊們當然知道這個極其簡單的道理。這是此文開頭的原話。

這段話很新奇,屬我第一次聽到,但它完全是作者脫離實際的憑空想像。

按照歷史和社會發展邏輯,人,當然希望生活在一個能自己當家作主、自由發展的民主社會,但說全體中國人、全體中共黨員(當然包括領導集團)都會贊同中國民主化,則屬言過其實,不符合實際的。關鍵還在什麼樣的民主化?如果是表面上民主,實際上專制,那就不是全體中國人和全體中共黨員贊同的問題,而是大多數中國人和一部分黨員反對的問題。

拋開世界不談,在中國現代史上還沒有過全體中國人和全體中共黨員都贊同中國民主化或反對中國民主化的問題。中國絕對沒有也絕不可能有這樣整齊劃一的事。這是常識。

有一個很簡單的邏輯推理,如果全體中國人和全體中共黨員都贊同中國民主化,中國豈不早就民主化了嗎?還用得着無數民運人士用幾十年的奮鬥來爭取和推動民主化嗎?何況他們推動了幾十年,至今一無所成。這怎麼能體現中國人和中共黨員全都贊同中國民主化呢?

每一個中國人和每一個中共黨員贊同或反對民主化,都受很多不同的個人、社會和利益因素支配,因而絕不可能出現一致贊同或一致反對的局面。這也是常識。我和我的一些朋友的家庭成員就都有贊同和反對中國民主化的不同現象,更不用說整個國家和社會了。

作者在本文中就有自相矛盾現象。例如一開頭就斷言全體中國人和全體中共黨員都贊同中國民主化,說習近平、中共領導集團以及學貫中西的高參智囊們當然知道這個極其簡單的道理。但文章第三段又馬上否定了這個結論。

文章在談及“中共下台後實現中國民主化”這一問題時說:中共領袖、領導集團以及紅二代、全體中共黨員及其家屬,都決不會接受這樣的“民主化”。更何況執政地位,絕對領導軍隊。至於為什麼不能接受,本文隨後還要談及。

還應著重指出的是,所謂全體中共黨員都會贊同中國民主化,暴露了作者一個根本性的認識錯誤。共產黨人的政治理念和終極目標是在全世界實現共產主義。每一個入黨的人都作了莊嚴的宣誓。其實現共產主義的途徑就是通過殘酷的階級鬥爭包括武裝鬥爭奪取政權,再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消滅私有制,消滅階級,建立無階級社會。這種信念和手段同民主自由制度是水火不相容的。因此怎麼能說全體中共黨員都會贊同中國民主化呢?這完全不合邏輯!

不錯,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的某些共產黨人也曾贊同國家民主化。但這些人實際上都是認識到共產主義只是烏托邦,而且對社會有害,因而放棄了這一信念,轉而支持國家民主化。這時,他們絕不是以共產黨員的身份,而是以民主自由派人士來支持和推動民主運動了。

那麼,為什麼絕不能說全體中共黨員特別是領導集團成員都會贊同中國民主化呢?除了大多數共產黨員不會輕易改變共產主義信念外,作者在其文章的第三段所作的表述也是很真實很具體的原因。

文章說:“某紅二代將軍說的很實在:‘自由派上台,我們的骨灰盒都將無處存放’!中共黨領袖個人堅守執政地位,不僅是因為‘你死我活’,而且更因為‘死後有無葬身之地’”。鬥爭的殘酷性可想而知,也無可厚非,遠遠超越思想、理念、道義等等範疇。

作者列舉了一些國內外黨國領袖人物被趕下台後遭到報復的可悲下場,並以此要求民主人士們也不妨捫心自問:面對“你死我活”的鬥爭,狹路相逢,是甘願死無葬身之地呢?還是“殺他一個夠本,殺他兩個賺一個”來證明這些黨國領袖和要人們因懼怕下台後被殘酷報復而不得不反抗民主化。但是否真的如此,則有待另行討論。

而我反對全體中共黨員都會贊同中國民主化一說的另一重要理由是,許多握有大小權力尤其是重大權力的黨國元老和高級黨員官員,他們在中國改革開放後的30多年裡掠奪了大量的國家財富,榨取了人民的血汗,而成為特殊的權貴階層。他們無償聚積的財富是中國歷史上空前未有的,特別驚人的。這些人絕對害怕民主化後失去這些財富,存有恐懼之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在奪取和鞏固政權的過程中早就領教過掠奪他人財富的那種殘酷的滋味,自然擔心一旦民主化了,他們將面臨被同類報復的滋味。這也是現在80%以上的共產權貴都已或正在將財產和後代轉移到國外的根本原因。

以上是作者在文章第一部分提出的一個新奇的觀點。這看起來顯得作者幼稚無知,但顯然他是故意為之,意有所為,即為他的更重要觀點鋪路。

二、文章說:“中共下台實現中國民主化”,這是“普世價值憲政論”民主人士們的一致訴求。天方夜譚,夢人囈語!

一言以蔽之,“中共下台實現中國民主化”沒有可能。

民主不是消滅異己,是妥協、是共存、是思想言論共存,更是生命共存。中共黨(君)主立憲制是中共與民主制的妥協與共存,即中共堅持執政地位的同時,實現中國的民主化。“中共黨(君)主立憲制”是實現“中國民主化”的必要政體形式。

以上是此文的核心部分或作者的核心民主觀,即中共全體黨員都會贊同中國民主化,但贊同的是中共黨(君)主立憲制,是堅持中共領導下的中國民主化。只有看了這一部分,人們才會恍然大悟。那麼,我們就來討論中共黨(君)主立憲制是個什麼東西?堅持中共領導下的中國民主化又是個什麼東西?

第一,人們通常所說的民主是指在西方國家最先創立和實踐了幾百年超千年而且行之有效的憲政民主國體和政體,也即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制度。這種民主現在可以概括為“一人一票選舉、分權制衡、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四者缺一不可的有機整體。也就是說,沒有同時具備這四個要素,就不能叫現代民主或只能叫不成熟的民主。

君主立憲制,如果不具備這四個內容,當然也不能說是民主了。

而本文作者提出的中共黨(君)主立憲制完全避而不談這些內容,卻硬生生地把它說成是“中國民主化”的必要政體形式。

第二,什麼叫中共黨(君)主立憲制,為什麼它是中國民主化的必要政體形式?作者也沒有做詳細而有說服力的闡釋,只說世界上沒有完美無缺的政體,比較而言,“君主立憲制”是介於民主與專制之間的“揚兩者之長,避兩者之短”的混合政體,或內政或外交,“既有民主,又有集中”,較好地化解了“民主而沒有權威,專制而沒有制衡的兩難困境。”“中共黨(君)主立憲制”當然也是如此。

然後又說:如果說,泰國的君主立憲制是歷史的產物,日本的君主立憲制是美國佔領導根據日本國情所做的制度安排,那麼,“中共黨主立憲制”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民主制度,是符合中國歷史與國情的合理政體。更何況,中共、黨專政而經濟高速增長四十年,如同中國歷史上封建帝制的成功發展模式。民主人士們認可泰國與日本的君主立憲制,當然也要順理成章地認可中國的“中共黨(君)主立憲制”。

原來,作者的所謂中共黨(君)主立憲制就是泰國和日本的君主立憲制的翻版或複製品!

但這裡必須首先清晰地識別以下幾點:

1、君主立憲制不等於民主化自由化,至少不等於實現了成熟的或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制度。

2、泰國和日本是以資本主義私有製為基礎的國家,國家憲法是通過全民討論後多數同意制定的,符合大多數國民的心意,國王和天皇只是國家統一的象徵性人物,不握有治理國家的實權,一般不插手內政外交事務,不直接任命政府主要官員,行政、立法、司法主要官員由民選舉或議會選舉產生,實行多黨競選,公民更有一人一票選舉權,同時也有被選舉權,更享有言論自由和獨立、中立公正的司法審判。這樣的君主立憲制當然屬於民主自由制,算國家民主化自由化了。

中共黨(君)主立憲制是這樣的嗎?它能做到這些嗎?不可能!它若這樣做,就不是共產黨了,或變成社會民主黨或成為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農民階級、自由派知識分子等各種不同類型的政黨了。因為共產主義理念的本質決定共產黨只能實行一黨專政。一個主義、一個指導思想、一個聲音、統一行動等等,不可能容許多元化,多黨競選,輪流執政等。

所以,把中共黨(君)主立憲制和泰國、日本的君主立憲制等同起來是一個根本性錯誤。要求民運人士像認同泰、日的君主立憲制那樣認同中共黨(君)主立憲制更是不可能的。而現在的中國政治體制,按作者的標準,實際上已經是中共黨(君)主立憲制了:一是中國已經是共產黨領導,而且是絕對的領導,無所不包的領導,不容任何政治力量分享的領導;二是中國早已有由共產黨直接制定的憲法,歷次憲法的修訂也按共產黨的意志意旨和共產黨最高領袖個人的意志意旨修訂的,甚至專門為領袖個人的政治需要而量身定製的(2018年3月的憲法修訂就是);三是憲法制定和修訂後,又是由共產黨直接執行和實施的。

總之,這是真正的中共黨主立憲制,絕對的黨主立憲制,根本不用作者這樣的歷史學家、政治學家來再費口舌,大肆鼓吹了。

但根本問題是,它到底算不算具有普世價值的君主立憲制,符不符合真正意義的君主立憲制的本質和內涵?然而,正如本文前面所指中共黨(君)主立憲制完全不同於泰、日兩國的君主立憲制,根本算不上普世價值的君主立憲制,它是地地道道的共產黨一黨專政、領袖專政的共產極權主義制度,與當今世界具有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制度完全背道而馳。

這裡不妨再舉數例以資證明。

1、現在的中共一黨專政制度已經明確提出,“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簡單說,“黨要管一切”。而這是當今世界,沒有任何一個民主國家的執政黨敢這樣做,能夠這樣做的。

2、現在的中共、黨專政已經上升到黨的領袖的個人專政。他既集黨、政、軍三大最高權力於一身,又通過設立十幾個專門小組和委員會,把行政、立法、司法等最高權力機關的決策權集於一身,使人大、政協、國務院等成為他的副手和執行者。這是中國歷史上空前未有的,也是世界歷史上獨一無二的。

另外,不僅黨的最高決策機關的政治局委員和常委,要定期向領袖彙報工作,人大、政協、國務院三個最高權力機關的首長也要向他彙報工作。

3、最新行動是,中共最高領袖習**為了使他和他的政治盟友王**兩人能終生掌握最高權力,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內就成功地使中共中央委員會和全國人大通過了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的憲法修正案,用憲法來確保他們的終身統治。現在中國已經在大肆神化黨的領袖,封他為“人民領袖”、“軍隊統帥”、“國家舵手”、“人民領路人”,《習主席語錄》,習近平的大型塑像已經陸續出現,這一切,都顯示極權主義的頂峰。所有這一切,世界現代史上的三大惡魔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都沒有做過,也做不到。現在的泰國國王、日本天皇也沒有做過也不敢這樣做。

由此可見,將中國黨(君)主立憲制等同於泰國和日本等國的君主立憲制乃是無知到極點的胡說八道!兩者的關係絕對是風馬牛不相及,一個體現共產極權主義,一個體現黨政民主。

幾年前,筆者看到一則消息:英國白金漢宮(英女王居所)前的廣場上有一對夫妻在花壇平台上做愛,遊人看不慣,立即電請皇宮制止,皇宮辦公室回復:“此系私人事務,我們無權干預”。這件事如果擺在北京最高統治者面前,他們會這樣回答嗎?不干預嗎?

現在日本國會和內閣正在討論讓天皇退位。在中國,中共中央委員會、全國人大和國務院能討論習**退位嗎?不要說不能討論,連雲南省委黨校理論教師子肅,以黨員身份根據黨章賦予的權利公開建議由全體黨員選舉黨的總書記。這是完全正當而合理的,但馬上就被逮捕,並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起訴”。

就這兩件事,誰能說中共黨(君)主立憲制等同於民主國家的君主立憲制呢?
中共黨(君)主立憲制與民主制度下的君主立憲制的最本質差別就是人民有沒有自由?

人人享有各種各樣的自由(當然是以不損害他人利益為前提),首先是言論自由,乃民主自由制度的核心內涵之一。任何國家,不管執政者吹得如何響,只要人人不能享有基本的自由,就絕不能稱為民主國家。即使有一人一票的直接選舉制,而人的自由方面卻有許多限制和壓制,也只能算半吊子民主,而不是真正的和成熟的民主。

用這個標準來衡量,所謂中共黨主立憲制就更不能等同於民主國家的君主立憲制,更不屬於民主國家的行列。

中國人的不自由早已聞名世界。一些權威國際組織的年度自由報告,始終把中國列入“最不自由”國家的行列。

中國是世界上因言論罪最嚴重的國家。中國專門制定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法律,來對付政治反對派人士。這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中國是世界上被驅趕被強行流放或被迫逃亡到國外的政治異議人士最多的國家。至於被監控和限制行動自由的異議人士,更屬世界第一,難以數計。

幾十年來,中國一貫實行所謂維穩政策,它有一支世界上龐大無比、獨一無二的維穩隊伍。維穩,實際就是把所有能夠管起來控制起來的人都管控起來,不許他們隨意發聲和行動。現在中國的維穩費已超過1萬億,超過軍費支出。

除了網絡控制,中國正在大量製造和應用某些高科技監控技術,每一個中國人,不管走到哪裡,它在幾個小時之內就可找到他,識別他,包括他的思想言行。多麼可怕的前景!

有人會說,這種監控和高科技,其他國家都會有,不必太擔心。但民主國家的憲法和法律不允許權力當局用它來監控和鎮壓政治異議人士和政治競爭對手。憲法本來就賦予了人民批評和反對政府、政治人物的權利。共產極權國家恰恰相反,憲法和法律都是他們自己制定的,可以隨時按自己需要修訂,甚至根本不把憲法和法律當回事,可以我行我素。所以,這些高科技監控都成了極權主義者壓迫人的工具。

綜上所說,我想我已經列舉了足夠的理由和論據來駁倒所謂全體中國人全體中共黨員都會贊同中國民主化,特別是中共黨(君)主立憲制是實現中國民主化的必要政體形式的觀點。

如果作者不是有意要充當中國趙家人的吹鼓手,而是出於自己的真實想法,我要誠懇建議作者認真學習一下民主是什麼?專制和極權是什麼?特別仔細了解一下中國趙家人70年來在中國的作為和罪行,更要注意認清趙家人的本質。

2018.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