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午案法律團隊:大午案庭審第十一日簡報(十問十答)

(光傳媒2021年7月26日訊)2021年7月25日是大午案庭審第十一日。目前已完成尋釁滋事罪、妨害公務罪、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破壞生產經營罪、強迫交易罪、詐騙罪、非法採礦罪、非法佔用農用地罪共八項指控的法庭調查。為回應各界關切,就庭審進展及最新情況答覆如下:

1、 大午案庭審安排以及預計結束時間?

大午案開庭十一日,已結束八項指控的法庭調查程序,至今僅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法庭調查、全案指控的法庭辯論、被告人最後陳述程序尚未完成。在過去的十天里,大午案每日庭審時長平均在12小時以上,過半數庭審日結束時間均在晚23時後。按此進度,大午案一審預計將於下周內、八月前結束。

2、 經曆數日庭審,孫大午等各方訴訟參加人狀態如何?

孫大午已年滿68歲,連續數日高強度、高壓力的庭審使其疲憊不堪,當庭提出“希望能寬鬆一點、從容一點,周六休息一日再繼續庭審”,但被拒絕。除孫大午外,本案其他被告人因原就年老體弱、長期羈押,精神狀態與身體狀態早就難以適應此種庭審安排。

多名辯護律師也一再向法庭提出申請:既為落實庭審實質化,又基於人道主義精神,高碑店人民法院應當保障控辯審等多方訴訟參加人的正當休息權。合議庭以“服從法庭指揮”為由,堅持加班推進庭審。對於辯護律師因過度勞累在發言時幾度停頓、聲音嘶啞的艱難情況,合議庭表示:“辯護人若有需要,120急救車就在門外”。

3、 通過法庭調查環節已查明的案件事實?

通過對被告人的發問、舉證質證環節,能夠基本確定本案大多數指控均不成立:

1. 三起尋釁滋事罪大多事出有因,且所謂的“被害人”對矛盾激化負有主要責任,難以構成尋釁滋事罪;

2. 指控為妨害公務與舉眾衝擊國家機關的行為,系由徐水區公安局違法插手大午集團與國營農場間的土地糾紛引發,不公正、不合理的過度執法行為還導致了多位集團員工受傷,集團員工為反映訴求方進行了和平情願、行使憲法權利依法維權,與違法犯罪無涉;

3. 破壞生產經營與強迫交易罪指控邏輯存在重大漏洞,對被告人與所謂的被害人行為並未採用同一法定標準定性;

4. 所謂“被騙取”的工傷保險金均已全部退還;

5. 大午集團因開採地熱資源獲政府補助,數次召開政企對接會,得到當地政府大力支持,現卻被指控為涉嫌非法採礦罪;

6. 非法佔用農用地指控證據鏈缺失,鑒定意見無法確定涉案地塊坐標,鑒定程序嚴重違法,涉案地塊來源不明,基本事實不清。

4、 孫大午謂之“生不如死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具體包括哪些違法情形?

在庭審過程中,孫大午自述:“在監視居住期間,我曾因苦不堪言、生不如死的待遇,絕食三天只為要求送我到看守所”“如果我再被指居一次,我的筆錄還是一樣的,甚至比現在這個更慘,在那種地方,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大午案中共有七名被告人曾被採取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這一強制措施,七名被告人均當庭陳述了“生不如死”的指居境遇,這一最為輕微的刑事強制措施在本案中被肆意突破、嚴重濫用:

(1) 監視居住未在被告人住處執行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75條規定,監視居住應當在被告人的住處執行。七名被告人中有一位在高碑店市有合法產權住所,且偵查機關對此明知,甚至陪同辦理了售賣房屋委託書,但偵查機關既未向被告人釋明具體法律規定,又違法將其安置在指定居所。另,大午集團在高碑店市亦設有辦事處,合法所有住所地,可用於執行監視居住。

(2) 指定監視住所地不具備基本生活條件

七名被告人被指定監視居住的地點實在難以稱之為“住所”,該處所系專為本案搭建,剛裝修完畢甲醛嚴重超標,曾有偵查人員進入不到五分鐘即昏厥;該處所內四下無窗、無法通風,且據被告人陳述,原有的窗戶都被人為釘死了;二十四小時常明燈,無法分辨白天黑夜;偵查人員間隔幾米,全程貼身監管;360度無死角監控,女性被告人根本無法洗澡等。此外,在指居的場所內,不允許讀書、不允許放風、不允許正常交談,大多數被告人時隔兩三個月才看見太陽。極度惡劣、高度壓抑的生活環境,讓大多數被告人身體條件嚴重惡化:患上疝氣、抑鬱症加重等,卻始終得不到有效治療。

(3) 提前在指居場所內對好口供

據被告人當庭陳述,每次被提審到辦案中心前,偵查人員都會在指居場所先對好口供,“只有口供對好了,才讓去做筆錄;口供對不好,就一直對到對好為止”,“口供上面都是他們說的、他們想要的”,“不肯對口供,就是態度不好,別人都承認了,態度不好就出不去”。

違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已構成非法拘禁罪,在此種情形下取得的被告人供述均為非法證據,應當予以排除。

5、 除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違法外,大午案偵辦過程中是否還存在其他違法情況?

除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嚴重違法外,在庭審過程中辯護人還發現偵查機關、公訴機關存在偽造證據、隱匿證據的情形:在同一時間段內偵查人員分別向兩位證人取證;案件尚未立案卻已先行勘查案發現場;向大量證人調查取證,卻無一人表達對孫大午、大午集團的好感,全部證人證言均對被告人不利;拒不提交訊問被告人的同步錄音錄像;未提交重要證據的原件等。

6、 辯護律師對於大午案存在違法情形的應對以及辯護策略?

針對大午案偵辦過程中出現的違法行為,辯護律師向法庭遞交了《要求追究大午案偵查人員利用職權非法拘禁的刑事責任和檢察機關失察法律責任的律師意見書》《關於請求到高碑店法院現場旁聽的司法行政機關領導集體聽取律師意見要求書》《調取證據申請書》《延期審理申請書》等法律文書,堅持提出調取訊問被告人同步錄音錄像申請、排除非法證據申請、取保候審申請等。

在辯護策略方面,辯護律師堅持對大午案被告人作全案無罪辯護,辯護律師所做的辯護工作既是現實的辯護,更是對歷史的辯護、對未來的辯護。辯護律師堅信對於時刻踐行社會主義道路的孫大午及大午集團,不應以莫須有之罪加之、處之、判之。

7、 旁聽及媒體情況如何?

限制旁聽的情況並沒有得到實質改善,除每位被告人僅允許一名家屬旁聽外,其他旁聽席由各地司法局、司法廳工作人員佔據。所有旁聽人員依然只能通過視頻連線,獲知審判庭內情況,導致審判庭旁聽席上空無一人。

法庭內外所布置的大量維穩力量讓媒體介入幾乎成為不可能。而大午案中主要辯護律師在開庭前社交媒體賬號均遭禁言,所有律師都被明令禁止接受採訪,法律團隊向關心案件進展的各界朋友所發布的客觀信息,也始終處於秒刪、限流、無法公開狀態。

8、合議庭對取保候審申請是否有決定?

案發至今,大午案20名被告人無一人取保在外,孫大午妻、媳等女眷案雖被退回補充偵查,但亦無一人取保。大午直系近親屬被羈押,集團中高層缺位導致大午集團日常工作仍由政府工作組全面接管。而在庭前會議中,公訴機關所作出的“將辦理取保候審申請作為第一要務處理”的承諾也就此落空。

9、高碑店法院副院長朱立新被查,徐水區第三次黨代表大會在大午集團順利召開,二則新聞是否與大午案有關?

2021年7月19日,保定市紀委監委發布消息:高碑店市人民法院原黨組副書記、副院長朱立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021年7月22日,中共保定市徐水區第三次黨代表大會在大午集團順利召開。

此二則新聞應當說與大午案並無必然的、直接的聯繫,也並不預示着某種案件走向。朱立新雖非此次審理大午案的合議庭成員,但原副院長被查應當對合議庭成員在內的高碑店公檢法工作人員有所影響,督促承辦案件的司法工作人員依法辦案、恪盡職守。正如孫大午本人在庭審中所述:“我今天坐在被告席上,(如果你們製造冤假錯案),未來的被告審判席上會是誰?是你們!”

雖大午集團高管幾乎均被羈押,但基於集團多年積累的科學制度、良好商譽、穩定營收,目前集團仍依靠慣性運營,仍系徐水地區龍頭企業。徐水區當地政府顯然明知大午集團與當地發展之間的重要關係,大午集團此次亦被列為被告單位,高碑店人民法院的判決結果與大午集團後續發展密切相關。

10、對於大午案判決結果的預判?

大午案庭審快速推進,對於辯護律師反覆提交的證人出庭作證、調取新的證據、排除非法證據、重新鑒定、現場勘驗、取保候審申請等,合議庭或是不予回應,或是直接駁回,諸多現實因素綜合考量,大午案一審判決結果未必樂觀,至少孫大午個人難再如2003年般獲得緩刑判決。

孫福碩為孫大午次子,在庭審過程中直言:“其實我們都知道,這個案件不管律師們辯護得有多麼精彩,我們這些人該怎麼判就怎麼判”。大部分被告人對案件結果持有悲觀態度,但始終相信司法公正、司法為民。

大午案法律團隊

2021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