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跨工會回應發布羊村兒童繪本被控煽動罪 批當局紅線已成紅海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主席黎雯齡(手持旗幟者)與兩名成員,今年7-1在港島銅鑼灣及灣仔一帶做”流動街站”,呼籲市民繼續發聲,爭取民主 (美國之音/湯惠芸)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主席黎雯齡(手持旗幟者)與兩名成員,今年7-1在港島銅鑼灣及灣仔一帶做”流動街站”,呼籲市民繼續發聲,爭取民主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名理事,上星期四因發布“羊村”系列兒童繪本,被警方國安處人員拘捕,指控他們涉嫌“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其中工會正副主席上星期五被正式起訴,當日下午提堂後被拒保釋,還押至8月30日再提訊,這是首宗警方國安處涉及兒童刊物的案件。

職工盟等多個來自不同界別的工會發起聯署,回應言語治療師總工會理事被捕,批評當局紅線已成紅海,企圖打擊工會運動,當局連繪本都容不下,對香港言論及創作自由響起警號。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衍生工會運動,多個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組織工會,在專業領域發揮民主精神,2019年11月底成立的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是其中之一。

言語治療師工會冀為弱勢發聲

工會創會主席黎雯齡2020年春在該會網頁發表主席的話表示,身為言語治療師,每天接觸社會弱勢,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兒童及患上失語症的人士,除了教導他們說話,也要替他們在社會發聲。

黎雯齡表示,身為專業人士,受過高等教育,有明辨是非的能力,社會加諸於他們的期望更高,在大是大非面決不能噤若寒蟬。身為香港人,每一個住在這裡的人,命運是扣連在一起,這個命運共同體是齊上齊落。他們熱愛這個地方,保護家園責無旁貸。因此,他們選擇成立這個工會,希望善用自己的專業身份,在社會議題上發聲,為香港爭取公義。

正副主席因發布兒童繪本被控煽動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名理事,上星期四(7月22日)因發布“羊村”系列兒童繪本,被警方國安處人員拘捕,指控他們涉嫌“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其中工會主席黎雯齡及外務副主席楊逸意上星期五(7月23日)警方正式起訴,當日下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是首宗警方國安處涉及出版兒童刊物的案件。

案件由國安法指定法官、總裁判官蘇惠德處理。控方在法庭外確認,提出引用國安法保釋指引,要求法官考慮。不過法官未有接納,只是以《刑事訴訟程序條例》下一般的保釋程序作為考慮理由,最後仍決定拒絕被告保釋,需要還押至8月30日再提訊。

控罪指黎雯齡及楊逸意涉嫌違反《刑事罪行條例》,於去年6月4日至今年7月22日期間,串謀其他人刊印、發布、分發、展示及/或複製煽動刊物,包括3本名為《羊村守衛者》、《羊村十二勇士》及《羊村清道夫》的書,具意圖引起憎恨或藐視特區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煽惑他人使用暴力;及/或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另外3名被捕的工會理事伍巧怡、陳源森、方梓皓,上星期五晚上約7時半獲准以港幣兩萬元(約2,600美元)現金保釋,須於9月下旬向警方報到。

跨工會聯署聲明批當局紅線變紅海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等工會及社運人士上星期五到法庭旁聽,他們開庭前舉起羊公仔紙牌聲援。

職工盟及香港自由工作者服務工會、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等12個工會,上星期四發起聯署,回應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名理事被國安處拘捕。聯署內容提及,工會理事集體被捕,更見堅守工會之名必要。跨工會在大大小小議題上多次合作行動,繼續發聲是各工會應有之義。

聯署又批評,香港當局的“紅線已成紅海”,無懼前路難行,各工會如常運作,願香港人平安。

職工盟批國安處高調拘捕打擊工會運動

聯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次是警方國安處首次高調拘捕其中一個工會的所有理事成員,他認為是對工會運動的一個打擊。

香港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批評警方國安處高調拘捕言語治療總工會所有理事成員,認為是對工會運動的一個打擊 (美國之音/湯惠芸)香港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批評警方國安處高調拘捕言語治療總工會所有理事成員,認為是對工會運動的一個打擊 (美國之音/湯惠芸)

蒙兆達說:“我想今次的事件,就是第一次這麼高調去拘捕一個工會所有的理事會成員,是一個對於工會運動的打擊來的,預視了未來對於在香港搞自主工會,所需(要)承受的壓力是將會愈來愈大。”

蒙兆達表示,警方國安處首次以“串謀刊印、發布、分發、煽動刊物”罪,針對工會出版的兒童繪本,他認為是對香港言論及創作自由的侵犯,連一本繪本都容不下,他形容是一種“喪鐘的聲音”。

蒙兆達說:“我們覺得以繪本形式,去用比喻的方法,去講一些守護家園的故事,這個根本上是好平常我們做創作的時候去表達的手法來的,連一本繪本都容不下來講,即是對於香港的言論自由、創作自由是響起了一個警號,甚至乎是我們已經聽到一種喪鐘的聲音。”

多個工會在事件後宣布解散

蒙兆達表示,今次警方國安處高調拘捕言語治療師總工會所有理事,在社會上造成惶恐不安的氣氛,他坦言有多個工會包括航空陣線及製作工會等,在事件後宣布解散。

蒙兆達說:“一個這麼高調、這麼高姿態,以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為一個理由,去作出拘捕,上煽動的帽子,全部理事是被拘捕的情況下,自然是會構造了一種社會惶恐不安的氣氛,我相信亦都是因此有一些工會在它們面書公開帖文,宣布會解散,或者是再找不到人去承接這些工作,無以為繼,這些消息我們都聽到有個別工會已經作出這個解散的決定。”

多個工會在有限空間內繼續堅持

蒙兆達表示,工會運動在當局“一片紅海”中確實是感到無所適從,不過,他強調大部份的工會仍然會繼續留守,在有限的空間內繼續堅持,為香港人應有的自由及權利發聲。

蒙兆達說:“當紅線愈來愈多、愈來愈泛濫的時候,就有人甚至形容現在已經不是紅線,是變了‘紅海’了,你怎樣去規避這些即是處處的陷阱,我相信很多人都覺得是無所適從的,但是我們如果是要每件事情都不做,來希望有百分百的安全的話。我想即是相當於我們將仍然僅有的自由空間都拱手相讓出來、全部自動放棄,所以我們在有限空間裡面仍然會堅持繼續為我們應該有的權利及自由發聲,我相信我們已經是退無可退,繼續堅持發聲,如常地做我們以往在法律容許底下的工作,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選擇。”

學生組織堅持發聲堅守真相

學生組織賢學思政上星期五亦在社交網站帖文,聲援因出版羊村兒童繪本,被警方國安處拘捕及控告的言語治療師總工會正副主席。

學生組織賢學思政秘書長陳枳森表示,不擔心因為聲援工會被捕人士而被拘捕,他們會堅持繼續發聲,堅守真相 (美國之音/湯惠芸)學生組織賢學思政秘書長陳枳森表示,不擔心因為聲援工會被捕人士而被拘捕,他們會堅持繼續發聲,堅守真相 (美國之音/湯惠芸)

賢學思政秘書長陳枳森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擔心因為聲援工會被捕人士而被拘捕,他們會堅持繼續發聲,堅守真相。

陳枳森說:“其實我們覺得現在我們無論做什麼,我們都可能會被冠以一個煽動的形式,因為它這個政權就是想我們去害怕、去畏懼不再發聲,其實我們都無辦法去知道何時害怕、何時不驚怕的時候,因為我們都不知道那個政權幾時可能會,有一天就將我們拘捕,將我們去以一些莫須有的罪名,我們都沒辦法去預計。但是我們都會繼續去堅持去發聲,因為我們知道我們要堅守這個真相,現在在這個沒了《蘋果》的時代,現在每個人應該是‘人人自救’,在社區上自救,我們都要繼續同身邊的人繼續講2019年、2020年,甚至是未來的歷史。”

出版社憂國安法未審先囚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國安法實施之後導致出版界自我審查的情況日趨嚴重,他認為主要是因為國安法沒有明確的界線,而且被控之後不得司法覆核,可能未審先囚,他形容是出版界形勢最險峻的一年。

彭志銘說:“這個國安法,第一它沒有界線,大家看不到那個問題所在在哪裡,它(當局)也沒有一個清晰的指引,或者你是犯了什麼事,到現在都沒有人講得出給你聽,然後國安法說你違法之後。最大問題就是,如果你真的告你,你是不得司法覆核,你不得司法覆核之前,可能已經‘未審先困(囚)’,它(當局)一開頭就告訴我們,就說這個國安法立法之前、即是執行之前,它是不追究、不追溯以前的事情的,但是我們現在眼見即是近這半年,很多時候我們都遇到,譬如說這麼大間的《蘋果》都可以一晚之間消失,你說我們這些小(型)的出版、或者小(型)的公司,我們是不能夠承受到那種麻煩,或者那種壓力的。”

控方指工會是宣揚政治立場平台

控方在羊村兒童繪本案情背景提及,反修例運動期間大量工會成立,作為宣揚政治立場的平台,本案涉事的言語治療師總工會是其中之一。案情提及,工會是衝著反修例運動而來,宣揚政治訊息。

控方提到,工會一直在媒體發聲,亦有設立網頁、社交專頁等,並引述兩名被告黎雯齡及楊逸意接受傳媒訪問的內容,包括“如香港可光復,即使‘冇咗份工’(失去工作)都不介意”等。

案情提到三本繪本的內容指,《羊村守衛者》最後有註腳,故事中的羊村及狼村分別代表香港及中國大陸,提到中國不斷放人來霸佔香港的地方、將羊變成狼,控方續稱,當中有指特首企圖引入逃犯引渡條例,令中國可以隨意拘捕任何不聽話的香港市民,後來市民保衛家園,令條例被撤回。

有繪本列明12港人名字

案情並引述兩名被告過去接受訪問內容,提到工會理事創作繪本,是希望家長及教育工作者向小朋友解釋香港發生的事。

至於《羊村十二勇士》,案情指繪本最後有列明12港人名字,明顯是將12名干犯嚴重罪行並潛逃的人,美化為保衛羊村,並引述兩名被告在訪問時提到,希望將真相傳承、12人被捕是政治清算等內容。

至於《羊村清道夫》的故事,則提及圍欄有洞,令病毒由中國傳來香港,令人感到疫情是由中國內地傳入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