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遠避試誘 ——一句要緊的話總要記牢:戰勝試誘的第一步就是遠避試誘

0

今日經文:“後來她天天和約瑟說,約瑟卻不聽從她,不與她同寢,也不和她在一處。(創三十九10)

約瑟所遇見的是多麼劇烈的試探。在波提乏家中作管家、掌大權,正在青年時期尚未婚娶,主人的妻子這樣引誘他。假使他和她有苟且的行為,又有誰能發覺?有誰敢幹預?但這位守身如玉的年輕人,竟能這樣敬畏神,深明大義,不肯“作這大惡得罪神”,這是何等令人羨慕令人景仰的事!更難能可貴的,就是那淫蕩無恥的婦人“天天和約瑟說”,約瑟竟能始終堅持,不為她所迷惑。這種堅固的心志,高尚的操守,真不能不令人起敬。如果約瑟是一個飽經世變,受過各種誘惑,遭過各種打擊的中年人,能這樣作倒也不甚稀奇。但約瑟並不是這樣的人,他自幼在家中得老父的鍾愛,不幸被哥哥們賣到埃及,在波提乏家中為奴,因為蒙神的眷顧得作波提乏的管家,他並沒有走過墮落的路,也未曾受過因犯罪所遭的打擊。只是因為敬畏神,便這樣拒絕試誘,作了得勝的勇士,約瑟真是後世年輕人的好模範啊。

我們在這裡可以看出來約瑟勝過試誘,最得力的一步就是“不聽從她,不與她同寢,也不和她在一處”。約瑟真是一個明智的人。他曉得他若不遠離那淫蕩的主婦,早晚必要陷在她的誘惑中。所以他不但“不聽從她,不與她同寢”,並且“也不和她在一處”。這樣就使她沒有誘惑他的機會,一方面又可以使自己不致因偶有軟弱而跌倒。因為他這樣作,他才能在這種極危險的景況中得了最後的勝利。

勝過試誘的第一步就是遠避試誘。平日養精蓄銳,到仇敵來攻的時候,起來與他們周旋,是比較容易的事。如果連日與仇敵交戰,總不得休息、補充實力,任憑你的軍力怎樣雄厚,也難免有力盡筋疲為敵所乘的那一日。基督徒在這個撒但掌權的罪惡世界上生活,總是不免遇見試誘的。但只要作得到,我們就當儘力遠避它們,好乘機休養準備,有一日到了不免與它們接觸的時候,再盡全力與它們戰鬥。這樣是不難得着勝利的。如果能遠避試誘卻不遠避,倚仗自己的剛強與試誘狎玩,總有一日失于謹慎,或是發了軟弱,陷在試誘中,遭遇不堪設想的大失敗。許多敬虔剛強的聖徒陷在極大的罪惡中,就是因為這個緣故。這是多麼可惜的事啊!

尤其是男人和女人同處,只要有一方面起了惡念,施行誘惑,對方無論怎樣有德行,怎樣不苟且,怎樣剛強,怎樣拒絕,如果不趕快遠離,早晚必有一天發了軟弱,動了情感,失去拒絕試誘的能力,到那時明知是罪惡,是陷阱,竟好像有一種吸力吸着他(或她,)使他(或她)不能不縱身跳下去。結果往輕里說跌得頭破血出,往重里說也許跌得粉身碎骨。及至遭了禍敗以後,再懊悔以往的愚行,已經是大錯鑄成,無法挽救了。

男女往來本是不能避免而且是不必避免的事,但必須光明聖潔,以道相交,以禮往來。不可存邪僻的意念,不可有放蕩的言行。男人和女人往來或同處,必須特別謹慎,特別莊重,以免撒但趁你們不小心的時候施行誘惑。一方面若有什麼不謹慎的言行,如果不是出於惡意,不過是一時失於檢點,對方就應當加以規勸,或加以暗示,好使那不謹慎的人以後不敢不謹慎。如果一方面真是存了什麼惡意,對方一經證實,便不可再加以敷衍,必須照約瑟對付波提乏的妻子的辦法對待她(或他,)不但“不聽從她”,而且“不和她在一處”。在這種情形之下,如果你因為怕得罪人,或顧全情面,或不願意傷害彼此中間的感情,因而當斷不斷,遲早你必有一日陷在罪惡中,懊悔也來不及。這種事情,我們看見過不曉得多少次了。

遇見這種情形的時候,如果雙方不過是朋友,或是同學,或是鄰居,還都比較容易離開些。只要一方面有覺悟,有決心,便可以不再多有來往。最難的就是在一處共事,而且起惡意的又是比自己地位高的人。一個主人對於異性的僕人起了惡意,一個高級職員對於低級的異性職員起了惡意,在這種情形當中,這個僕人或低級的職員就要感到困難了。迎合主人或高級職員的心,明知是犯罪,前途有不堪設想的危險。儘力拒絕起惡意的人,困難就要發生了。那存惡意的主人或高級職員見這個異性的僕人或低級職員不肯接受他(或她)的善意(其實是惡意),必要羞惱成怒,遇事尋隙,痛苦困難就要相繼而來了。再進一步也許不知什麼時候飯碗就會被打破。在這種情形之下,許多人因為想避免困難,減少痛苦,或因為顧全地位飯碗,就不得不從權(採用權宜變通的辦法)對付。在起初並沒有意思失身於歹人,不過為暫時之計,不得不這樣敷衍,好減少痛苦和困難,維持自己的地盤。誰想到男女中間本來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吸引力,起初不過是無心的敷衍,弄到後來竟至作繭自縛,弄假成真,多少人就是這樣喪了貞操,陷在罪中,釀成不堪設想的禍患。“一失足成千古恨。”天下還有比這個更痛心的事么?

既知道這種危險就應當及早預防,有些事可以從權,可以退讓,這種與德行,貞操,名節,和一生的前途極有關係的事,不當有絲毫的從權和退讓。受痛苦可以,感困難可以,打破了飯碗也可以。何況一個信徒,只要敬畏神,決沒有餓死的道理呢。更何況因為希圖避免暫時的痛苦和困難,結果常是弄出千百倍大的痛苦和困難來呢。我們所聽見所看見的許多令人痛心的事實,還不足以作我們的借鑒么?

神決不虧負人。看約瑟因為敬畏神拒絕惡人的誘惑,當時雖然吃了虧,遭了不白之冤,但神的日子一到,他便在一日之間從監獄裡升到法老的朝中,作了宰相和埃及全國人的拯救者。假使約瑟當時因為懾於主母的威脅,以致委曲求全,請問神能不能這樣賜福與他並且這樣重用他呢?今日若有聖徒能像約瑟那樣敬畏神不顧利害損益,勇敢無畏,遠離惡人,抵擋罪惡,或者他也要像約瑟那樣遭損失受痛苦,但遲早必有一日他也要像約瑟那樣蒙神拯救,蒙神賜福,蒙神使用。無論今生是不是會有這一日,基督再來的時候一定要有這一日的。

豈但兩性間的試誘應當這樣遠避呢?無論哪一種試誘只要能遠避的都當儘力遠避。萬不可自以為剛強,與試誘狎玩,以致自蹈危機,如果有什麼朋友能吸引你,使你墮落,使你遠離神,你不但不要隨從他,而且應當“不和他在一處”,如果有什麼娛樂能敗壞你的德行,使你陷在罪中,你一次都不可嘗試;如果有什麼書報圖畫能使你的眼你的心沾染污穢,你一次都不可去閱讀;如果有什麼地方能損害你屬靈的生命,你一次都不可走到那裡去。與試誘接近與試誘狎玩的人遲早必陷在試誘中,到那時懊悔自責也來不及了,那是何等可怕呢!

親愛的閱者,一句要緊的話總要記牢——戰勝試誘的第一步就是遠避試誘。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精選集第6冊·借鏡》,第1章“看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文歡迎弟兄姊妹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