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鈞:「可信、可愛、可敬」這部新經中共沒心情念下去

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最近訪華,見了王毅和副外長謝峰。謝爾曼這次亞洲之行一波三折,本來計劃訪華,因中方只安排她見外交部排名第五的謝峰,美方認為中方有意怠慢,乾脆取消了訪華行程,事後中方作出讓步,安排王毅見她,謝爾曼才勉為其難來了。

美中關係會持續壞下去,壞到什麼地步,多長時間去到臨界點,還要看事態的發展。(湯森路透)

 

雙方都勉勉強強,又不想互相摸底,又想藉此機會表態,於是謝爾曼去了天津,不去北京,王毅和謝峰也只好去天津見她。

會談結果當然很不妙,不談還好,越談越崩。中方連外交禮儀也不顧,一上來就開打,美方也不甘示弱,彼此唇槍舌劍,都想以氣勢壓人。這樣的會談,只是阿拉斯加會談的加長版,證明美中關係已經壞到不可再壞,合作已成奢望,正從競爭走向對抗。

不久前,習近平還在政治局會上強調對外宣傳要謙遜謙和,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形象。外界推測中共陷於空前被動,似有意調整外交政策,話音剛落,王毅與謝峰又作一次戰狼表演,看來對於「可信、可愛、可敬」這一部新經,中共也沒心情念下去了。

有人預測謝爾曼此行,是為拜登與習近平在十月的G20峰會上見面鋪路,結果會談不歡而散,美方說拜習會的事連談都沒有談。拜登上台後,世界上重要國家的領袖都見過了,連南韓總統都請到美國去相談甚歡,現今十月的拜習會也懸了,美中首腦至今「王不見王」,關係的惡劣程度可見一斑。

拜登將美中關係定義為合作、競爭和對抗三個層次,本來迴旋餘地很大,但半年多下來,兩國關係每況愈下,合作成空,競爭惡化,彼此都沒有修補關係的強烈意願,兩國關係便成為自由落體運動,不斷向下,自行加速,越墜落越快。

兩國政府現有一個共同點,便是判斷彼此關係已無可逆轉,對方立場強硬,自己更不能示弱。美國憑實力不會有求於中共,中共本來處於劣勢,應該巧妙周旋避免碰車,偏偏中方掌權的是紅二代習近平。紅二代驕橫跋扈,目空一切,中共又不忌憚把十四億中國人當作血肉長城,美中難免有一戰,中共唯有以對抗來刷存在感,煽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以便在未來軍事衝突中,得到中國人的支持。

美中關係會持續壞下去,壞到什麼地步,多長時間去到臨界點,還要看事態的發展。但美國既視中共為普世價值最大威脅,美中成生死存亡之爭,那雙方的矛盾會加速激化,一場慘烈的大國廝殺,已甚囂塵上。

美中交惡,香港成為磨心。中共在香港問題上作惡,拜登政府缺乏有效反制,早已惹翻了美國朝野,拜登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壓力,美國只動口不動手,更被盟友視為無能怕事,往後一段時間,美國對香港的制裁必然會加劇。中共已決定將「反外國制裁法」加入基本法附件,往後香港也不得不對美國制裁實行反制裁,香港加入美中對抗,使香港處於更兇險的地位,香港人對此應有充份心理準備。

早前美國政府已提醒美國商人,在香港從事商業活動有不可預見的風險,看來不是無的放矢,政府已預先警告,商人們還懶懶閑,那就後果自負了。

近日香港股市大跌,據說因大陸整治大科企,北水迴流。華爾街大老闆們,面對美中外交惡鬥,應該春江水暖鴨先知,這些國際大財閥什麼世面沒有見過?做生意未雨綢繆是基本功,他們跺一下腳,香港就會地動山搖。

香港成了美中之間的磨心,當然不是好事,但美中如果最終要對抗,那還是早早決一雌雄好過,不死不活拖幾十年,不如一兩年內決生死來得痛快。反正香港最終都會成為美中戰場,那與其拖下去,不如學華大媽說一句:「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中共向整個西方民主陣營宣戰,只是不自量力的衝動,不論實力或耐力,從一開始就是敗局,就連習近平也開口不離一個「死」字。如果香港難逃池魚之殃,那就不如讓那場災禍早一點來,香港早一日浴火重生,重新打掃戰場,重建我們的家園。

希望大家都做好充份的思想準備,寧肯悲觀一點,不要盲目樂觀,各人處境不同,想法不一樣,最要緊有備無患。往後一段時間內,環境會很惡劣,日子會很艱難,要安置好家小,籌足糧草,同心同德,挨到苦盡甘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