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思遠:太平天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你能分得清嗎?

0

網上時常流傳出雞國海歸頂級科學家葉企孫,由科學家變身乞丐的悲劇照片,我對此作了一個簡單評論:

晚年毛澤東與孟錦雲合影(圖源:《走進毛澤東最後歲月》)

晚年毛澤東與孟錦雲合影(圖源:《走進毛澤東最後歲月》)

我在紐約認識一些葉企孫式的科學家,動輒對中國飽含感情,他們的博士學位早晚會成為他們脖子上的絞索。缺少人文常識與真理善惡觀念的中國人,一旦“中華文化”慾火焚身,就只有自我毀滅一條路。

還是那句話:夾邊溝沒有幾個是冤魂。

如果中國產的人不認識到這麼幾個簡單道理的話,就難免葉啟孫式的悲慘命運:
1、國家是可以選擇的,包括“中國人”身份;
2、中華文化是低等級文化,一直處在人類文明邊緣,且大多邪惡無比;
3、建立個人的善惡與神聖的自由觀念,是脫離低級動物性的必由之路;
4、我們逃離的中國是惡魔的爪牙,而不是母親的懷抱 。

建立這樣的觀念,需要我們對中國歷史與人的處境有正確的認識:中國不是什麼馬克思主義理論上建構的社會與國家,而是迄今為止仍然是農民起義所塑造的傳統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中國傳統的農民起義團伙,借了來自馬克思主義的外衣,乾的還是祖傳買賣。這一點和太平天國披着基督教的外衣也沒什麼區別。你總不能說洪秀全傳講的是基督信仰吧?

我來對太平天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做個簡短比對分析。

太平天國是1851—1864年(咸豐元年到同治三年)之間的農民戰爭和農民運動建構的政權,比中國兩千年以來的任何一場農民戰爭都更加規模宏大,野蠻殘忍。其造成的人口損失有三種數據嗎,最保守的估計是2000萬—3000萬,中位數是5000萬左右,政協委員上海學者葛建雄認為是1.2億。

當時的人口數據是這樣的:清文宗咸豐元年(1851年)人口總數4.3216億。1863年,太平天國滅亡的前一年,中國人口的數字已經掉到2.3億。太平天國、捻軍和同治元年(1862年)西北穆斯林回亂,一共製造了中國2億人的人口損失。

一、太平天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比:

1、國號:
太平天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2、國教:
拜上帝會;
中國共產黨

3、指導思想:
洪秀全思想的《原道醒世詔》;
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中國夢

4、政治主張:
“有田同耕,有飯同食,有衣同穿,有錢同使,無處不均勻,無人不飽暖”;
實現共產主義,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5、開國皇帝的性伴侶:
洪秀全共有妻妾88人,皆稱王娘。以其夢見的“天妻”為元配妻子,稱正月宮,其餘按編號處理
毛澤東有江青娘娘一人,後宮文工團與保健組女子若干

6、政治組織:
太平天國有上帝的七個兒子掌管,從大到小分別是:耶穌、洪秀全、楊秀清、肖朝貴、馮雲山、韋昌輝、石達開、又設有義、安、福、燕、豫、侯六等爵位,位居王爵之下。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七人,下面有中央政治局25人。

除了以上簡單的對比,在屠殺、政治管制方面,太平天國也是和共產黨非常類似。

二、太平天國的屠殺

太平軍的大屠殺大多以滿人為主。滿人一般都居住在滿城裡,通常也不和漢人來往,特別是南方地區,口音都不一樣,再加上滿族女性不纏足,穿着打扮也不一樣,抓他們來屠殺,也比較方便辨認。

1、1853年太平軍攻佔南京後,把城中滿清官員和旗民,搜而殺之。洪秀全下令對城中的妖物要毫不仁慈,於是太平天國的信眾們一邊呼喊着神愛世人、一邊祈禱着將囚犯關入樓中,然後點火燒死。

“屠駐防嬰孺無疑,復驅隱匿之婦女出聚寶各門盡於橋上殺之,河水皆赤”。全城“殉男婦6萬餘人,殺戮無遺,只留幼童四千人,悉數閹割,連腎囊剜下,身死者十居其九。”

2、攻入江寧城,“殺戮滿人,寸草不留”。江寧的整個江寧“旗民4萬餘,童子三千人,悉數被戮,無一留者。”有另一數據說整個江寧城中有滿人6、7萬人,太平軍屠城之後僅有400餘人逃出城去。一些滿人婦女為了躲避追殺,穿上了漢人的衣服逃走。但是漢人女子是裹腳的,旗人婦女是天足,因此看到“大腳片者,悉數手刃之。”

3、武漢攻下後,太平軍在城中搜殺滿清官員,將滿清官員一家大小屠戮殆盡。咸豐三年二月,太平軍圍攻九江、蕪湖,滿清官員拚死抵抗,城破之後。“惟滿洲城,殺戮再慘,男婦幼孩,不留一人。”

4、咸豐十一年,杭州被太平軍圍困,守城的滿清將軍瑞昌舉火自焚,在大火中,有8000多人被燒死。其餘旗民被屠戮者2萬多人。

5、除了屠殺,還有大量自殺。因為城破也是一死,不如提前自我了斷。如金壇城“士民約六七萬人,自六月以後,如事急,多預為死計;且有先自殺者。及城陷,爭先就死”。常州城“無分老幼,盡登陴,嬰城固守”,太平軍攻佔後“老弱婦女飲刃自縊赴河池者又二三萬人”。

屠殺方面,尤其對敵對政治立場的人的屠殺,共產黨並不遜色於天平天國,這裡不一一列舉,大家翻閱各種反共小清新的文章,靠譜數據也多得是。

三、太平天國如何對待婦女

在對待婦女方面,太平軍佔領大城市後通常嚴厲施行“女館”制度以及強行勞動的制度,讓當時的城鎮婦女在男女平等名義下變成了挖溝、砌牆、搬運的勞工。

1958年大躍進,中國婦女有段時間,不同省份都有大量光着上身下地勞動的集體場景,也是對太平天國有樣學樣。

無產階級革命家洪秀全他老人家對民間實施的是一夫一妻制,但男女要分開住,已婚的也得分居。在天京,全城居民以25人為單位,分別按照性別被編入男館或女館,俗稱“男營”、“女營”。民女入館後,“無論老少,呼曰’新姐妹’,聚二十餘人為一館”。《天條書》第七天條就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雜。凡男人女人姦淫者名為變怪,最大犯天條。”“犯第七天條,如系老兄弟定點天燈,新兄弟斬首示眾。”“凡夫妻私犯天條者,男女皆斬。”

和所有中國皇帝對女性獨佔偏好一樣,洪秀全也喜歡用太監來使得自己的自留地被別人偷腥。他用閹牲口的方式殘割男童,80個孩子死了77個,制下三個活的還成了廢人,下身潰爛。可見,他們嚴重缺少河北河間府的閹割技術。於是,在沒有太監的情況下,洪秀全為保持自己霸佔的小白菜純潔無瑕,只得大量奴役婦女,供他驅使淫亂的婦女有一千多人。

這方面,毛澤東使用文工團和保健組制度,相對要文明些。不過在生理衛生上,毛澤東和傳統農民皇帝一樣不講究,自己不洗澡不刷牙不說,有血滴蟲之類性病時,也照樣傳給保健組女人。女人對於毛澤東或洪秀全來說,不過是下水道與洩慾工具,問題是,傳統中國男人有幾個不是這樣看待婦女的呢?

聖經中如何說男女關係?簡單舉例三條:
《彼得前書》3:7你們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他比你軟弱,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他。這樣便叫你們的禱告沒有阻礙。
《歌羅西書》3:19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不可苦待他們。
《以弗所書》5:21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

四、軍隊與文化專制

軍隊成員方面,太平軍和共產黨的紅軍、解放軍一樣,以底層農民、流民、流氓為主。有當兵吃飯的失地農民,有把他們房舍燒掉、逼迫他們參加革命的,總之,這種軍隊是像蝗蟲過境一樣的組織方式。

文化方面,太平天國的專制更是比清王朝有過之而無不及。對待文物大肆破壞,實施文化大革命,與毛澤東版本的區別不大,也是歷朝歷代農民起義的標配。道理很簡單,塑造一尊神,就必須推倒舊的神。有洪秀全在,就不能提孔子,毛澤東也是如此。反過來說,歷代皇帝利用孔子,不也是為了自己造神的需要嗎?

太平天國是1864年覆滅的,差不多和美國南北戰爭同時代。那時的美國人為了解放黑人奴隸,發動一場慘痛的內戰,導致近60萬白人青年的死亡。戰後在1864年12月國會動議美國憲法第十三修正案,第十三修正案,於1865年底生效,全美國廢止奴隸制度。也就是說,美國內戰是基於人的自由權利產生的不同理解而造成的,但是,太平天國是為了啥呢?

四、為太平天國翻案

民國十八年(1929年),南京國民政府就《禁止誣衊太平天國案》,從此,太平天國在中國人的語境中,變成了正面形象,是革命的運動。

孫中山:“五十年前太平天國即純為民族革命的代表,但只是民族革命,革命後仍不免專制,此等革命不算成功。”

蔣介石:“太平天國之戰爭,為十九世紀東方第一之大戰。太平天國之歷史,為十九世紀在東方第一光榮之歷史。”

羅爾綱的《太平天國史》:太平天國是在舊農民戰爭條件下的反對西方侵略反對封建統治的偉大的愛國農民戰爭。太平天國深遠的影響和激動人心的革命精神,在中國近代史上起了偉大的推動歷史前進的火車頭的作用。太平天國運動失敗後,散落各地的太平天國將士在民間廣泛地傳播太平天國與西方侵略者和封建統治者鬥爭的業績,激勵著後來的中國人民向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進行英勇的鬥爭。

看了以上的這些方塊字混蛋們的評論,我們看看洋人怎麼說:

馬克思:1862年夏(當時太平天國還沒有滅亡),馬克思在他的《中國紀事》一文中指出:“(太平天國)除了改朝換代以外,他們沒有給自己提出任何任務。他們沒有任何口號,他們給予民眾的驚惶比給予舊統治者們的驚惶還要厲害。他們的全部使命,好像僅僅是用醜惡萬狀的破壞來與停滯腐朽對立,這種破壞沒有一點建設工作的苗頭……太平軍就是中國人的幻想所描繪的那個魔鬼的化身。但是,只有在中國才有這類魔鬼。這類魔鬼是停滯的社會生活的產物!”

這一段精彩的評斷,你就知道馬克思這個惡魔比中國絕大多數認得字的文人高明太多和認知水平不在一個地球上。

傳教士羅孝全說:“他(洪秀全)要我到這裡來,但不要我宣傳耶穌基督的福音,勸化人民信奉上帝。他是要我做他的官,宣傳他的主義,勸導外國人信奉他。?”

英國傳教士艾約瑟和楊篤信1860年被英國政府派往蘇州和南京進行考察。在他們的訪問日記中,艾約瑟認為洪秀全是“一個失去智力平衡的人。”

把這些批評給毛澤東和他排泄出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是也十分恰當呢?

(猶1:7)‘又如索多瑪、蛾摩拉和周圍城邑的人也照他們一味的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罰,作為鑒戒。’

太平天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我眼裡,就是索多瑪與蛾摩拉,如此而已。

**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和立場,光傳媒首發,轉載請註明光傳媒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