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八月报告:大量证据证明都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

【新冠肺炎】国会八月报告:「大量证据证明都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粤语组制图

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周一(8月2日)发布了他对新冠肺炎病毒源头的第三份调查报告,直指大流行病的爆发源于一种基因改造病毒,大量证据显示其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有关。他呼吁国会立法制裁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和涉及阻挠快速有效应对疫情的中共官员。

麦考尔:相信「实验室泄漏论」

报告强调了病毒可能来自武汉实验室的观点。麦考尔说:「随著我们继续调查COVID-19大流行病的起源,我相信现在是时候完全否定湿货市场是疫情的来源。」「相反,正如这份报告所阐述的,大量证据证明都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

这份来自共和党议员的报告参考了公开资料,并从其他跟相关环境有关的报道中得出结论,该报告还关注到对该实验室可能在不安全的环境中进行研究,即科学家通过基因改造细菌或病毒,使其更具传染性。

不过,该报告的作者并没有声称有一确凿证据来明确支持他们的说法。

「第一批病例发生在2019年8月或9月」

麦考尔在这份最新的报告中提出,「武汉病毒研究所」及其附近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在进行冠状病毒研究时,对其危险废物处理系统和空调系统维护掉以轻心。报告指出,这种情况发生在第一批已知的COVID-19病例之前的几个月。

调查人员还提出了另一个关于病毒爆发的时间表,表明第一批病例发生在2019年8月或9月,而不是像其他报告所说的那样在11月中旬。

报告还提出了这样的担忧: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包括美国研究人员,有能力修改基因改变的病毒,而不留下任何被篡改的痕迹。

「一位美国科学家,巴里奇博士(Ralph Baric),早在2005年就协助创造了一种不留下任何基因改造痕迹的方法,而早在2017年,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的科学家也能做到这一点。这清楚地表明,科学界有人声称SARS-CoV-2(COVID-19)不可能是人造的,『因为它没有遗传修饰的标记』,这是虚伪的说法。」

「你可以不留任何痕迹地设计病毒」

另外报告认为,公众仍然淡化了病毒是经过基因改造的说法。

他们特别引用了2020年巴里奇接受意大利一家电视台的采访。巴里奇当时说:「你可以不留任何痕迹地设计病毒。然而,你所寻找的答案只能在武汉实验室的档案中找到。」

呼吁传召为中共「开脱」科学家

麦考尔还呼吁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传召达萨克(Peter Daszak),这位美国科学家因其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联系以及参与在2020年2月发表公开信而受到审查,该信拒绝接受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说法,认为它只反映了「一种仇外心理」。

这封信发表在《柳叶刀》医学杂志上,此后受到批评,认为它试图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为中国对病毒爆发的责任进行开脱。

麦考尔说:「现在是使用美国政府拥有的所有方法的时候了,我们必须继续找出这种病毒如何产生的全部真相。」

「这包括传唤达萨克到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出席会议,回答他不一致的言论所引起的许多问题。他的言论在某些情况下是公然和明知不准确的。它还包括国会通过立法,制裁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和参与这次掩盖的中国共产党官员。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掩盖行为,在全世界造成了400多万人的死亡,必须有人对此负责。」

中情局长:中方不配合真相难水落石出

美国总统拜登设定9月为最后期限,他要求情报部门就病毒是否来自武汉实验室,以及病毒是否经过基因改造这两种理论作出更明确的结论。

支持努力确定病毒来源的公共卫生倡导者说,调查疫情源头对于减低另一次大流行病发生的风险至关重要。国家安全专家也认为:美国必须惩戒中共政权,因为它没有迅速和合作地提醒国际社会注意病毒的爆发,而且一直在阻挠对疫情源头进行调查。

但情报部门主管警告说,如果没有中国的合作,其实是不太可能得出确切的结论。

中情局局长伯恩斯(William Burns)上周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说:「(现实是)中国政府并不透明,最初没有完全配合世卫组织的调查,而且最近还暗示它将拒绝在后续行动中进行合作。这实属非常不幸。」

民主国家防务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鲁杰罗(Anthony Ruggiero)说:「拜登政府已经通过利用外交手段,试图敦促中国合作;他尝试过的管道包括世卫组织、七国集团和其他国家。但他们(中共政权)已经给了我们他们的答案,他们的答案是否定的。」

鲁杰罗补充说:「接下来如何是好?拜登政府没有阐明他们将如何迫使中国合作,然后如果他们不合作,他们将如何处理。此外,他们还没有真正解释这个问题在更大的美中关系中的地位。」

新冠肺炎疫情已在全球造成420多万人死亡,近2亿人受到感染。

记者:方德豪 责编:何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