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雅各:神為何讓我經歷鄭州水災? ——經歷疫情及水災,顯明神對我們的託付具有時代性和緊迫性

0

來10:1-18

主耶穌上十字架是一件劃時代的事,因着祂一次獻上自己的身體,就廢掉了罪的權勢,勝過了死亡,祂獻上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因着耶穌將自己完全的獻上,我們就脫離了罪的捆綁,得以成聖,能夠坦然無懼地來到神的面前。今天神要我們獻上的不是牛羊的血,而是將自己完全獻上為祭,這是一條成聖的道路。

有人可能會問,我憑什麼要將自己獻上?今天大到國家,小到一個企業、組織都要求人們將自己的青春獻上,那麼我們憑什麼要奉獻自己呢?作為基督的跟隨者,我們選擇毫無保留地奉獻自己,原因是基於我們對神的認識,以及祂為了我們所做的一切。

一、成聖(1-14節)

如前所述,舊約的律法和獻祭“軟弱無益”、“一無所成”(來7:18-19),“因為公牛和山羊的血斷不能除罪。”(來10:4)從赦罪的方面看舊約時代的這種重複的獻祭是沒有任何作用的,所以基督到來的時候向天父說:“神啊,祭物和禮物是你不願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來10:5)希伯來書的作者指出,雖然舊約的獻祭是神在律法中規定的,以色列人的信仰生活也圍繞着獻祭,但在舊約中,耶和華神就多次啟示以色列人,祂並不看重百姓獻上的祭物和禮物(詩40:6,耶31:33-34,申32:35-36)。如果只有外在的禮儀而缺乏真誠地遵行神的旨意,就違背了獻祭的根本目的。[1]神更看重的是獻祭者的心。

由於舊約牲畜獻祭的不完全,需要更有效的辦法,就需要由基督獻上一種截然不同的祭品:舊約祭牲之死純是一種被動及身體的經歷;基督獻己為祭,卻是涉及心靈和意志順服神旨的行動。[2]作者引用了詩篇40:6-8節的內容,把它用在了基督身上,彷彿耶穌在此對我們講話:我來了,就是為了遵照父神的旨意,成為永遠的贖罪祭,拯救你們,使你們完全,並且成聖。這是10章10節所說的神的旨意的中心真理。神的旨意是要藉着祂兒子耶穌基督獻的祭使我們成聖。[3]“我來了”,不是一個預言,而是說明了一個已經成就的事實。耶穌基督已經做成了救恩!

“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這句話的重複出現,表明了基督的完全順服。只有基督的完全順服,神的旨意才能完全成就。聖經中順服的例子很多,挪亞因着順服,就用120年的時間建造方舟,被人看作是瘋子;亞伯拉罕完全順服,就把自己的最愛的兒子獻為活祭;新約中,耶穌的門徒因着順服,就響應主的呼召,放下漁網,跟隨耶穌。聖經中最大的順服,就是主耶穌基督。在上十字架前,祂向父神禱告說:“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耶穌甘願犧牲自己,順從了天父的意思,就死在十字架上,為我們作了挽回祭。

耶穌是承上啟下者,“祂是除去在先的,為要立定在後的。”先有舊約的燔祭和贖罪祭,後有基督遵從上帝旨意,道成肉身,獻上自己為祭。基督一次的獻己為祭,就同時廢除了舊約的整個律法及獻祭制度,以及引進了全新的救恩紀元。[4]

“我們憑這旨意,靠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祂的身體,就得以成聖。”(來10:10)

如何成聖?新約聖經告訴我們有三種成聖的方法:

第一,因真理成聖。約17:17,19說:“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我為他們的緣故,自己分別為聖,叫他們也因真理成聖。”

第二,因聖靈成聖。彼前1:2,“就是照父上帝的先見被揀選,藉着聖靈得成聖潔,以致順服耶穌基督,又蒙祂血所灑的人。願恩惠、平安多多地加給你們。”

第三,因耶穌的血成聖。我們憑這旨意,靠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他的身體,就得以成聖(來10:10)。

因為祂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來10:14)

所以耶穌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聖,也就在城門外受苦(來13:12)。希伯來書第十章出現的三次“成聖”(10,14,19節),指的都是因耶穌基督獻上自己的身體和所流的血叫人成聖。

希伯來書中,“成聖”的意思就是在上帝的眼中成為聖潔和公義,所以,這樣的成聖不是靠着多次重複的獻祭,不是靠着個人努力才能實現,而是從耶穌宣稱“我來了”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事實。希伯來書在此的“成聖”是被動語態,是完成時態,這表示基督使人成聖的行動已告完成,因此信徒是在“已經成聖”的狀況中。

耶穌為我們的罪獻上自己,一次獻上,永遠有效,祂把我們的罪一筆勾銷。新約時代的信徒,憑着信心來到神面前時,已經被稱為義。對於如此大的恩典,我們應該怎樣回應呢?

二、效法(15-18節)

舊約的祭司在會幕或是聖殿中總是站着事奉,代表了他們的工作未曾完成;然而我們的大祭司基督,已經坐在神榮耀寶座的右邊,“坐下了”表明基督的事工完全了,不必再做什麼了。基督一次獻上了永遠的贖罪祭就大功告成了。今天新約下的神的兒女,所有的罪已經蒙赦免,不用再為罪獻祭了(來10:18)。基督徒從身份和地位上來說,已經沒有罪,被神稱為義,但基督徒仍然在犯罪,新約聖經告訴我們要認罪、悔改(雅5:16;約壹1:9;提後2:25;啟2:5、16)。

對這一難題有兩種極端的認識:“恩典福音”派不讓人認罪,他們強調神的恩典這沒有錯,但問題是人很有限,很難做到絕對不犯罪,如果像“恩典福音”派堅持不認罪,那對罪的態度就是任意妄為,事實上神是恨惡罪的。我們必須認真對付每一個罪,以免我們的屬靈成長受到攔阻。

另一種極端是對過去所犯的大罪總是在控告和陰影中不能自拔。我們所有人都有過去,可能有人信主前有過不道德的性行為,或是說謊、作弊、貪污等羞於向人承認的行為。我們的仇敵撒但,很喜歡將這些過去的陰影帶進我們的良心,經常控告我們,以破壞我們的思想和情緒。如果我們是新約的子民,我們在神面前實際上是無罪的,基督一次性的獻祭,把我們過去所犯的罪一筆勾銷。[5]

赦罪、稱義是基督徒新生命的開始,但這不是終點,而是新的起點。作為基督的門徒,理所當然的應該去效法基督,把自己全然獻上。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路9:23)

我是2000年信主的,信主後很積極主動的參與教會的各樣聚會,使我的心中有了很大的變化,開始不願意參與單位上和社會上的一些應酬及閑聊,卻很喜歡與基督徒交往並談論有關信仰的問題。到了2003年,有機會深入地接觸到幾位外地來的傳道人,他們的生命和事奉深深地打動了我,我很羨慕他們的職分,夢想有一天我也要像他們一樣,作一個全職傳道人。今天我成為一位全職傳道人,能走上這條道路應該說與當年的這一經歷有密切的關係。

約在2005年,有一天晚上,我讀馬可福音耶穌呼召門徒時說的一段話:“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他們就立刻舍了網,跟從了祂。”(可1:17-18)當時這段經文彷彿在我眼前動起來了,我看到被主呼召的這幾人,不是看重自己的產業,而是看到跟隨主是最重要、最神聖的,所以,他們義無返顧的放下了漁網、捨棄了船,堅定地跟隨了主耶穌。我深深被門徒對主的回應所感動,我當時熱淚盈眶,立即跪下禱告,並在主面前立志,宣誓要放下一切跟隨主。

跟隨主需要付出代價。我們大多數人認為,耶穌的這些門徒,都是些一窮二白的人,實際上,打魚在當時的加利利一帶,是很好的職業,收入相當不錯。而且他們不僅有網和船,還有僱工,他們不是山窮水盡、無路可走了才跟隨耶穌,而是在有很好的職業的情況下,舍下了這一切,毫不猶豫地跟隨了主。

“這樣,你們無論什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33)

這是講作門徒的代價。這裡不是講跟隨耶穌,就要放下以前的職業,做全職傳道;也不是跟隨耶穌就不要家了,這裡的重點是講,要把主放在第一位,其它任何事情與主相比都算不得什麼。耶穌呼召跟隨者,要用所有的精力,獻身於天國的福音之中。

經歷了2020年的疫情,我心中暗暗發誓,如果我從海外平安地回到家鄉,那麼我一定要像使徒保羅一樣去為主而活:“主讓我去哪裡,我就去那裡;主讓我幹什麼,我就去幹什麼;主讓我說什麼,我就說什麼。”

最近,有兩件事對我觸動很大,一件是弟弟在六月中旬查出胃癌。病情來勢兇猛,但因禍得福,弟弟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後決定信主,他分享自從決定信主的時候,裡面有出人意外的喜樂。我相信神的目的是要藉著疾病患難揀選他,而非懲罰他。

第二件事,就是7月19號從上海返回家鄉的時候,陰差陽錯的到了鄭州。20日凌晨,我所坐的列車停在徐州站不動了,直到上午9:30才宣布行程取消。當時得到消息,動車沒有停運,於是想通過手機軟件搶購去老家的高鐵票,但沒有成功,然後發現有到鄭州的高鐵票,就毫不猶豫地買了。當時,主要考慮的是徐州人生地不熟,而鄭州有熟悉的教會同工。7月20日約下午兩點到達鄭州東站,然後從地鐵5號線轉3號線。我所坐的地鐵路段就是後來發生慘劇的地方,只不過是我提前了兩個小時,才安然無恙。到達以後,讓我親身經歷了這場特大洪災。我親眼所見了一輛輛車拋錨泡在水裡;許多人和我自己在深到大腿根部甚至齊腰深的水中行走;看到了街上一派災後悲痛的景象……神讓我親身經歷了兩次大災難,這絕非偶然,我在想神為什麼要讓我看到並經歷這些事,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麼?

或許,神讓我遇見這兩次世紀性的災難(疫情及水災),一定有祂在我身上的美意。對我來講這樣的經歷絕不能看作是平常,或許祂對我和眾多的子民在說話,神在我們身上的託付具有時代性和緊迫性。

從最近的經歷中我又想到,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保險業如此發達,汽車需要保險,人身需要保險,但這些絲毫都不能給人們帶來安全。誰能想到坐一次地鐵,開一次汽車就遇到滅頂之災,把鮮活的生命就葬送了!

但是我們的保障在基督裡面。因為耶穌基督這位大祭司為我們的罪獻上的祭是可靠並全面的。祂流的寶血遮蓋了我們過去和將來所有的罪,我們需要憑着信心信靠耶穌並委身與祂,與祂建立親密的關係。

參考書目

喬治·格思里(2006) 《國際釋經應用系列:希伯來書》。陳永財譯。香港:漢語聖經協會。

馮蔭坤 《天道注釋:希伯來書》。電子版。

注釋:

[1]喬治·格思里《國際釋經應用系列:希伯來書》,陳永財譯(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6年)335。

[2]馮蔭坤《天道注釋:希伯來書》第十章,電子版。

[3]喬治·格思里《國際釋經應用系列:希伯來書》,陳永財譯(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6年)339。

[4]馮蔭坤《天道注釋:希伯來書》第十章,電子版。

[5]喬治·格思里《國際釋經應用系列:希伯來書》,陳永財譯(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6年)345。

曲雅各 中國大陸傳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