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談談“問責”

0

8月2日,中國國務院成立調查組,對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進行調查,對存在失職瀆職的行為依法依規予以問責追責。鄭州再現疫情,鄭州市衛健委黨組書記、主任付桂榮和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黨委書記馬淑煥被免去職務。

河南水災新鄉被淹2021年7月25日

河南水災新鄉被淹2021年7月25日 © 網絡圖片

近來,由於新冠疫情和鄭州水災,不少人談到“問責”這個話題。

有人說,中國還有幾個官員因為抗疫不力被免職。如今,國務院又成立調查組調查河南水災,對失職瀆職的行為問責追責,少不了會有幾個官員被免職。相比之下,美國新冠疫情死那麼多人,倒沒見到一個官員免職。不久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記者會上向美國發問,第一個問題就是:美國抗疫不力到底誰應負責?

趙立堅的質問非常可笑。很多人一提起問責,想到的就是罷官、免職。在美國,他們很少看到有官員被他們的上級或是被最高領導人罷官免職,所以他們就認為美國沒有問責。這是極大的誤解。

談到問責,我們首先要問的是:誰來問責?誰是問責的主體?在自由民主的國家,是人民問責,人民是問責的主體。人民如何問責?用什麼方式、什麼程序問責?人民用言論自由問責,用選票問責,用獨立的司法問責。去年總統大選,很多選民就是認為特朗普抗疫不力,沒投特朗普的票,致使特朗普總統敗選。至於其他方式的問責,也是屢見不鮮,尤其是用言論自由問責。

反觀一黨專政下的中國,人民不是問責的主體。共產黨統治號稱人民當家作主,但是在實際上,人民卻被徹底剝奪了問責的權利。中共治下的問責,永遠是上面問下面的責,大官問小官的責,最高領導人問其他官員的責,而最高領導人自己則從來不在被問責之列。

這就連古代的皇帝都不如。古代的皇帝並不像共產黨那樣假惺惺地說自己的權力是來自人民,因此在古代,人民沒有問責權。古代的皇帝宣稱自己的權力來自上天,老天爺要向皇帝問責。發生天災了,那就是老天爺提警告,皇帝就要下罪己詔向老天爺承認錯誤。共產黨不認這一套。毛澤東就說:“任何時候我都不下罪己詔。”

在中國,如果只是下面的官員沒把事做好或是犯下罪錯,上面的人或許還有可能對他們實行某種懲罰。但除非你假定上面的人明察秋毫而且沒有私心,否則這種來自上面的問責就很難做到公正,很容易變成找替罪羊。至於說最高領導人,非但不被問責,就連批評幾句都會被打成“妄議”(毛時代叫“惡攻”即惡毒攻擊)而遭到嚴厲的懲罰。任志強就是例證。

在這次新冠疫情初期,當局應對嚴重失誤,於是先後有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以及湖北省衛健委黨組書記張晉和省衛健委主任劉英姿等被免去職務,今年1月,又有58歲的武漢市長周先旺被辭去市長職務,改選為湖北省政協副主席。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前面幾個被免職無非是當替罪羊,周先旺改任閑職其實是打擊報復。習近平自己都說,從1月7日起,就是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習近平才是第一責任人,可是他非但未受到任何懲罰,反而進一步強化了自己的權力。這和問責相距豈止十萬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