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秋雨圣约教会李英强长老在德阳被传唤

0

李英强长老一家 (来自张新月)

(中国四川- 8/14/2021)2021年8月14日清晨七点左右,成都秋雨圣约教会李英强长老被住宅辖区的四川省德阳市龙泉山派出所用警车传唤带走,下午两点多被释放。据悉,此次传唤的表面原因跟6月初秋雨圣约教会的一次葬礼有关,实际原因尚不可知。自从今年2月李英强一家在德阳定居之后,一直未受到德阳警方的骚扰,此次被传唤是一个信号。

李英强长老的妻子张新月今早六点多下楼散步,刚出小区就看到一辆警车和两个警察守在门口,心想是不是来抓李英强的,于是她回到家叫醒还在睡觉的李英强,“下面有警车和警察,应该是来抓你的。”据张新月描述,李英强长老不紧不慢地起床,洗脸刷牙,跟妻子说我下去看看。不久之后张新月就接到李英强的电话,说自己被带走了,正在等着做核酸检测,做完核酸再做笔录。

秋雨圣约教会也在早上八点多发出代祷请求。张新月在朋友圈发帖感谢大家的关心代祷,说自己和孩子们都有出人意外的平安。李英强长老回家后,跟两个孩子开心地合影。

李英强长老获释后开心地跟孩子们合影 (来自张新月)

派出所今天传唤李英强长老,说是因为今年6月12日秋雨圣约教会为会友的父亲举行了一场追思礼,李英强长老在追思会上证道。葬礼的当天下午,李英强长老跟教会的几位基督徒到举行葬礼的会友家里慰问时,被辖区的光荣派出所民警七八人上门,在未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制把李英强等10人带到派出所调查。

2020年9月,李英强长老一家回到成都,遭到成都市警方的持续骚扰和逼迫。国保在他租住的房屋走廊搭建简易房屋,以便随时监视他们。每个主日早上警察都到他租住的房屋敲门,把他传唤到派出所。并且威胁他的妻子和孩子。与此同时,成都警方对秋雨圣约教会其他会友的打压也升级,多名会友被频繁传唤,被驱赶。十一月,警察强制把李英强一家送到绵阳,在绵阳,他们租房被停水、停电、停气。于是李英强一家只好继续漂泊,被外地一些教会的传道人接待。春节之后,他们到德阳定居下来。几个月来,德阳警方并未找李英强一家的麻烦。今天的传唤可能是个信号,不排除在未来李英强长老继续被骚扰的可能。

8月14日晚,李英强长老写信感谢大家的关心和代祷,对今天的传唤做了三点小结:

1,估计对我们家的日常维稳已经正式移交到德阳警方,所以今后可能要长期和德阳警方打交道;

2,随时警醒,随时做好准备是非常需要的,在这方面新月做得比我好;她今天早上出门看见警车就看准是来抓我的,我则有些大意,以为今天应该不会有事;

3,和警察、社区、街道(还有民宗局、教育局等)这些常规化的维稳力量打交道,需要聚焦在福音层面。在法律层面讲道理其实没有多大用处,也比较浪费口舌。我们的回应其实很简单:不管环境如何变化,我们总是要信耶稣、主日敬拜、彼此团契、彼此相交,一起敬拜,一起侍奉主。

他说:“愿主预备我们的心,适应这种经常被带走、经常被骚扰,当作主内生活的常态。正如王怡牧师说,“根据新条例,宗教工作也被列为基层政府的工作范围……如果这样,教会将学习和适应与基层政府和“朝阳群众”打交道。将社区上门,民警进场和对教会更加日常化的监管,甚至偶然失业,搬家和拘留,当作蒙召侍奉主的新常态。”

附李英强长老感谢信全文

亲爱的弟兄姊妹,平安!

谢谢大家今天的代祷。

我今天早上七点来钟的时候在小区门口,被早已等候在此的龙泉山路派出所民警带去派出所。

他们给出的理由是:6月初我曾经到成都参加过一次葬礼。

我问是否是强制传唤,他们说不是,只是协助调查。

我打电话简单告知新月所发生的事情,随后就上了警车。

到达派出所后,警察给了我一碗面条作为早餐。他们说要先做核酸检测,然后再做笔录。我告诉他们,我在8月9日刚刚做过,他们说不行,今天还得重新做。

从早上7点到中午11点左右,一直在等待所谓核算检测。期间有两位警察轮流来跟我谈话。他们对秋雨圣约教会几乎没有什么了解,所以聊了很多关于基督教信仰和关于教会的一些ABC级的话题。

我在谈话期间向他们清楚表明,我们教会和我个人的基本信仰立场,也说明了为什么我们明明知道当局要打压,还要坚持在秋雨圣约教会聚会,还要在这间教会服侍。

中午11点多,三位警察带着我去德阳市第六医院做了核酸检测,完了之后回派出所吃了午餐,午餐是盒饭,质量不错。饭后我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

然后就是做笔录,笔录主要集中在两个问题上:第一是关于六月初的葬礼,主要是核对事实,关于我何时、如何到成都等等,我都作了回答,问到还有谁在场,我就告诉提问的警官:如果我说不知道是比较简单的,但那是说谎;我的回答是: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第二个方面是关于教会的一些基本情况,核心问题是,你是否知道现行法律规定不可以举行非法宗教活动。我的回答是:我知道。

笔录虽然耗时不短,但是实际上篇幅也不长。

到两点钟多一点,警察就说我可以回家了。给我做笔录的警察把我送到派出所门口,跟我再次强调几点:大约是疫情期间不要去成都,在家好好待着;不要让人到你家里来举行宗教活动;要在法律框架下信教,不要参加违法活动等等。

我也特别向他说明:下一次如果你们要到我家带人走,请提前预备好相关法律手续,比如开好传唤证,不然的话,请不要怪我可能不合作。

一点小结:

1,估计对我们家的日常维稳已经正式移交到德阳警方,所以今后可能要长期和德阳警方打交道;

2,随时警醒,随时做好准备是非常需要的,在这方面新月做得比我好;她今天早上出门看见警车就看准是来抓我的,我则有些大意,以为今天应该不会有事;

3,和警察、社区、街道(还有民宗局、教育局等)这些常规化的维稳力量打交道,需要聚焦在福音层面。在法律层面讲道理其实没有多大用处,也比较浪费口舌。我们的回应其实很简单:不管环境如何变化,我们总是要信耶稣、主日敬拜、彼此团契、彼此相交,一起敬拜,一起侍奉主。

谢谢大家的关心和代祷。

愿主预备我们的心,适应这种经常被带走、经常被骚扰,当作主内生活的常态。正如王怡牧师说,“根据新条例,宗教工作也被列为基层政府的工作范围……如果这样,教会将学习和适应与基层政府和“朝阳群众”打交道。将社区上门,民警进场和对教会更加日常化的监管,甚至偶然失业,搬家和拘留,当作蒙召侍奉主的新常态。”

英强问安

2021年8月14日晚于德阳家中

( 对华援助网特约记者玉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