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秋雨聖約教會李英強長老在德陽被傳喚

0

李英強長老一家 (來自張新月)

(中國四川- 8/14/2021)2021年8月14日清晨七點左右,成都秋雨聖約教會李英強長老被住宅轄區的四川省德陽市龍泉山派出所用警車傳喚帶走,下午兩點多被釋放。據悉,此次傳喚的表面原因跟6月初秋雨聖約教會的一次葬禮有關,實際原因尚不可知。自從今年2月李英強一家在德陽定居之後,一直未受到德陽警方的騷擾,此次被傳喚是一個信號。

李英強長老的妻子張新月今早六點多下樓散步,剛出小區就看到一輛警車和兩個警察守在門口,心想是不是來抓李英強的,於是她回到家叫醒還在睡覺的李英強,“下面有警車和警察,應該是來抓你的。”據張新月描述,李英強長老不緊不慢地起床,洗臉刷牙,跟妻子說我下去看看。不久之後張新月就接到李英強的電話,說自己被帶走了,正在等着做核酸檢測,做完核酸再做筆錄。

秋雨聖約教會也在早上八點多發出代禱請求。張新月在朋友圈發帖感謝大家的關心代禱,說自己和孩子們都有出人意外的平安。李英強長老回家後,跟兩個孩子開心地合影。

李英強長老獲釋後開心地跟孩子們合影 (來自張新月)

派出所今天傳喚李英強長老,說是因為今年6月12日秋雨聖約教會為會友的父親舉行了一場追思禮,李英強長老在追思會上證道。葬禮的當天下午,李英強長老跟教會的幾位基督徒到舉行葬禮的會友家裡慰問時,被轄區的光榮派出所民警七八人上門,在未出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強制把李英強等10人帶到派出所調查。

2020年9月,李英強長老一家回到成都,遭到成都市警方的持續騷擾和逼迫。國保在他租住的房屋走廊搭建簡易房屋,以便隨時監視他們。每個主日早上警察都到他租住的房屋敲門,把他傳喚到派出所。並且威脅他的妻子和孩子。與此同時,成都警方對秋雨聖約教會其他會友的打壓也升級,多名會友被頻繁傳喚,被驅趕。十一月,警察強制把李英強一家送到綿陽,在綿陽,他們租房被停水、停電、停氣。於是李英強一家只好繼續漂泊,被外地一些教會的傳道人接待。春節之後,他們到德陽定居下來。幾個月來,德陽警方並未找李英強一家的麻煩。今天的傳喚可能是個信號,不排除在未來李英強長老繼續被騷擾的可能。

8月14日晚,李英強長老寫信感謝大家的關心和代禱,對今天的傳喚做了三點小結:

1,估計對我們家的日常維穩已經正式移交到德陽警方,所以今後可能要長期和德陽警方打交道;

2,隨時警醒,隨時做好準備是非常需要的,在這方面新月做得比我好;她今天早上出門看見警車就看準是來抓我的,我則有些大意,以為今天應該不會有事;

3,和警察、社區、街道(還有民宗局、教育局等)這些常規化的維穩力量打交道,需要聚焦在福音層面。在法律層面講道理其實沒有多大用處,也比較浪費口舌。我們的回應其實很簡單:不管環境如何變化,我們總是要信耶穌、主日敬拜、彼此團契、彼此相交,一起敬拜,一起侍奉主。

他說:“願主預備我們的心,適應這種經常被帶走、經常被騷擾,當作主內生活的常態。正如王怡牧師說,“根據新條例,宗教工作也被列為基層政府的工作範圍……如果這樣,教會將學習和適應與基層政府和“朝陽群眾”打交道。將社區上門,民警進場和對教會更加日常化的監管,甚至偶然失業,搬家和拘留,當作蒙召侍奉主的新常態。”

附李英強長老感謝信全文

親愛的弟兄姊妹,平安!

謝謝大家今天的代禱。

我今天早上七點來鐘的時候在小區門口,被早已等候在此的龍泉山路派出所民警帶去派出所。

他們給出的理由是:6月初我曾經到成都參加過一次葬禮。

我問是否是強制傳喚,他們說不是,只是協助調查。

我打電話簡單告知新月所發生的事情,隨後就上了警車。

到達派出所後,警察給了我一碗麵條作為早餐。他們說要先做核酸檢測,然後再做筆錄。我告訴他們,我在8月9日剛剛做過,他們說不行,今天還得重新做。

從早上7點到中午11點左右,一直在等待所謂核算檢測。期間有兩位警察輪流來跟我談話。他們對秋雨聖約教會幾乎沒有什麼了解,所以聊了很多關於基督教信仰和關於教會的一些ABC級的話題。

我在談話期間向他們清楚表明,我們教會和我個人的基本信仰立場,也說明了為什麼我們明明知道當局要打壓,還要堅持在秋雨聖約教會聚會,還要在這間教會服侍。

中午11點多,三位警察帶着我去德陽市第六醫院做了核酸檢測,完了之後回派出所吃了午餐,午餐是盒飯,質量不錯。飯後我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會兒。

然後就是做筆錄,筆錄主要集中在兩個問題上:第一是關於六月初的葬禮,主要是核對事實,關於我何時、如何到成都等等,我都作了回答,問到還有誰在場,我就告訴提問的警官:如果我說不知道是比較簡單的,但那是說謊;我的回答是: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第二個方面是關於教會的一些基本情況,核心問題是,你是否知道現行法律規定不可以舉行非法宗教活動。我的回答是:我知道。

筆錄雖然耗時不短,但是實際上篇幅也不長。

到兩點鐘多一點,警察就說我可以回家了。給我做筆錄的警察把我送到派出所門口,跟我再次強調幾點:大約是疫情期間不要去成都,在家好好待着;不要讓人到你家裡來舉行宗教活動;要在法律框架下信教,不要參加違法活動等等。

我也特別向他說明:下一次如果你們要到我家帶人走,請提前預備好相關法律手續,比如開好傳喚證,不然的話,請不要怪我可能不合作。

一點小結:

1,估計對我們家的日常維穩已經正式移交到德陽警方,所以今後可能要長期和德陽警方打交道;

2,隨時警醒,隨時做好準備是非常需要的,在這方面新月做得比我好;她今天早上出門看見警車就看準是來抓我的,我則有些大意,以為今天應該不會有事;

3,和警察、社區、街道(還有民宗局、教育局等)這些常規化的維穩力量打交道,需要聚焦在福音層面。在法律層面講道理其實沒有多大用處,也比較浪費口舌。我們的回應其實很簡單:不管環境如何變化,我們總是要信耶穌、主日敬拜、彼此團契、彼此相交,一起敬拜,一起侍奉主。

謝謝大家的關心和代禱。

願主預備我們的心,適應這種經常被帶走、經常被騷擾,當作主內生活的常態。正如王怡牧師說,“根據新條例,宗教工作也被列為基層政府的工作範圍……如果這樣,教會將學習和適應與基層政府和“朝陽群眾”打交道。將社區上門,民警進場和對教會更加日常化的監管,甚至偶然失業,搬家和拘留,當作蒙召侍奉主的新常態。”

英強問安

2021年8月14日晚於德陽家中

( 對華援助網特約記者玉冰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