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誰能不憤怒地拍案而起──讀謝幼田《中共壯大之謎》

0

香港明鏡出版社今年八月推出謝幼田先生新着《中共壯大之謎》,該書的副標題是“被掩蓋的中國抗日戰爭真相”。全書共 405頁,內容分為二十三章,前面有作者自己寫的一篇序言。

解開中共在抗戰中壯大之謎——評《抗日戰爭與中共崛起》 _文化抗戰_中國金融新聞網在毛澤東時代,官方歷史書一口咬定,抗日戰爭是中共領導的,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政府則是消極抗日,積極反共。到了八十年代,國內出版的有關書籍文章開始承認國民政府在抗日戰爭中的積極作用。但是,正像謝幼田指出的那樣,“對於抗戰史的研究來說,‘國民政府在抗日’只是問題的一半。另外一半是中國共產黨在做什幺?以上著作仍然提到:‘抗日戰爭是國、共兩黨共同領導的’,比較毛澤東時代的鐵論:‘抗日戰爭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已經向前跨進了相當大的一步。可是中國共產黨究竟是怎樣領導的呢?而且八路軍、新四軍在抗戰中的史跡,反反覆復只提到有平型關大戰和百團大戰,其他的大戰好像都是國民政府領導的軍隊打的,那共產黨領導的軍隊在做什幺?中共軍隊是怎樣在抗戰中壯大的呢?”

本着這些疑問,作者首先披閱了國民黨統治時期中國大陸和後來在台灣出版的有關書籍,作者擔心這些著作中含有自我歌頌和宣傳的成份,所以作者同時還閱讀了大量的由中共官方出版的材料,包括中共中央文獻、元帥和將軍們的回憶錄。作者驚奇地發現:“在我眼前展現的竟然是令人難以想象的歷史事實,任何一個中國人知道這些都會憤怒地拍案而起。中華民族被出賣了!就連公開賣國的汪精衛集團也遠遠難以與之相比!”

謝幼田這本《中共壯大之謎》的特殊價值在於,它引用了大量中共官方出版物作為立論的根據,因此格外有說服力。這裡有兩個問題很有趣,值得深究。

首先,為什幺人們會普遍地認為中共官方出版物提供的事實材料是可靠的呢?不是說中國大陸沒有出版自由因而中共官方出版物充斥着謊言和欺騙嗎?為什幺在這裡,我們倒要把它們當作可靠的信息來源呢?
道理很簡單。正因為中國大陸還沒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因此,凡是不利於共產黨的史實材料就很難得到公開發表的機會。這意味着,如果連官方出版物都發表了某些不利於共產黨的史實材料,那幺一般來說,這些史實材料不可能是虛假的或誇大的,只可能是真實的或縮小的。

可是,這又引出第二個問題:為什幺中共官方出版物會發表一些不利於共產黨的史實材料呢?

這中間的原因又可分為兩個方面。

首先是改革開放這二十多年以來,中國大陸的政治文化環境畢竟比毛澤東時代寬鬆了許多,尤其是在純學術領域,尤其是在距離現實比較遠的歷史研究領域,因此,一部份正直勇敢的大陸學者,本着良知和求實的精神,掙脫官方意識形態束縛,披露出大量原先被掩蓋的史實。

不過,上面一類文章著述一般都刊登在學術刊物上,讀者面比較窄,另外,為了混過中宣部的審查,作者們常常需要把自己最重要的發現以不引人矚目的方式加以表述,因此也常常不被粗心的讀者所注意。謝幼田先生的功勞就在於他把這些散落的珍珠細心地收集整理,並且以一種統一的形式把它們串連起來,於是就能對相當一批讀者造成某種震撼效應。

謝幼田引用的不少材料是取自共產黨老幹部的回憶錄,照說這些老革命並不是個個都存心要忠於歷史,要揭露共產黨的陰暗面,事實上,不少老革命的回憶錄的

基調還是為共產黨圓謊的,那幺,為什幺我們又能從他們的文章中挖掘出對共產黨不利的若干史實呢?
問題是,第一,說謊者必須有個好記性,否則前言不搭後語,前後矛盾,那就弄巧成拙了。第二,集體說謊必須統一口徑,如果你說一套謊,我說一套謊,那就很容易彼此矛盾,露出破綻。

現在畢竟不同於毛澤東時代,現在經由官方出版機構發表的各種有關中共“光輝歷史”的文章書籍,雖然在基調上必須和黨中央保持一致,但是由於缺少對細節的具體規定,在出版時缺少統一的把關,或者說審查的口徑不一致,講述同一段歷史,老革命張三這樣講,無意中透露了某一部份真實,老革命李四那樣講,無意中又透露了另一部份真實,遇到像謝幼田這樣有心的學者,認真參照比較,就可以從發現矛盾和破綻入手,從重重謊言之下挖掘出大量的事實,然後再把這些分散零碎的事實拼湊整合,於是就能得出一幅相當完整的圖像。

讀謝幼田這本書,我們不是也可以向作者學習到一種解讀當今大陸官方出版物的方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