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話中南海:以革命的名義經營鴉片貿易是毛澤東欽旨

0
專欄 | 夜話中南海:以革命的名義經營鴉片貿易是毛澤東欽旨罌粟花。 (Public Domain)

我們自由亞洲電台《夜話中南海》欄目上次刊登和播出的《罌粟種植和鴉片貿易是中共抗戰時代發展壯大的經濟基礎》中,已經介紹過了如今又被習近平重新祭出的“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口號源自於所謂“南泥灣精神” ,即當時的毛澤東被王震請到南泥灣視察前後,時常掛在嘴邊上的“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而讀罷洪振快先生2013年在《炎黃春秋》雜誌上公開發表的《“特產”貿易及其在邊區財政中的地位》一文的第二部分之後就不難發現,這 “豐衣足食”目標的實現幾乎一半靠的是從搶奪和販售大煙,再到直接由八路軍內部形成種植、加工和販售鴉片一條龍作業的所謂“大生產和邊區貿易”。

如同說到當年的中共延安地方割據政權廣種鴉片,就不能不着重介紹王震和他當年領導的三五九旅一樣,說到當時延安的“特貨”(特產)即鴉片貿易,就不能不重點介紹一個熟知中共黨史的人都會聽說過的一個人:南漢宸。

此人是1926年加入中共的老黨員。中共黨史資料介紹說,他當年“曾長期在馮玉祥、楊虎城部從事秘密工作和統一戰線工作,曾利用他在國民黨地方政府中的合法地位,多次幫助、營救和掩護過黨的一些同志。”

中共1949年建政的同時,正式宣布成立了自己政權的國家銀行,之所以命名為“中國人民銀行”就是因為南漢宸在給毛澤東的信中提出使用這個名字。毛澤東的回答則是:貨幣金融的事情漢宸說了算。

於是,這個南漢宸被毛澤東親自指定為首任行長,故被稱之為“新中國金融事業的奠基人”。1949年,中共政權發行的第一組人民幣上的“中國人民銀行”等漢字,就是當時的南漢宸請人民銀行經濟研究室研究員馬文蔚書寫的。馬文蔚曾供職南京國民政府內政部、國民黨中央造幣廠,這時到人民銀行工作還不足一年。

中共《人民網》2015年刊登出的一篇文章《南漢宸與毛澤東》中介紹說:抗日戰爭時期,毛澤東特地召他回延安,說:“中央研究決定,讓你來管這個家務,由你來當陝甘寧邊區政府的財政廳長,想辦法解決大家的穿衣吃飯問題。”南漢宸臨危受命,堅決執行毛澤東的指示,協助中央狠抓財政工作,很快使延安的財政走出低谷,不僅較好地解決了延安黨政軍各界5 萬餘人的吃飯問題,而且使邊區的財政經濟工作形勢發生根本好轉。解放後,南漢宸出任第一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為建設新中國的金融體系做出傑出貢獻。他在財經與金融戰線出色的工作成績,受到毛澤東多次讚賞。

那麼,這個南漢宸憑什麼“很快使延安的財政走出低谷”,“解決了延安黨政軍各界5萬餘人的吃飯問題”呢?《南漢宸傳》中有非常具體而又生動的描述。

先要說明一下,這本《南漢宸傳》是由中共山西省委支持編寫,並於1993年在中國大陸公開出版的中共黨史文獻。之所以由中共山西省委支持編寫,是因為南漢宸是山西洪洞縣人。

筆者當年在陝西“公幹”時聽過一個故事,說是當年毛澤東在延安第一次接見南漢宸時,沒等南漢宸開口就先說了一句:“洪洞縣裡沒好人”,但你南漢宸是個大好人!

南漢宸(右)與毛澤東。(Public Domain)

南漢宸(右)與毛澤東。(Public Domain)

中國金融出版社1993年版的《南漢宸傳》的作者為鄧加榮和韓小蕙。其中第254-257頁中記述: “……南漢宸從軍需處回來,還沒等坐下喝一口水,副廳長霍維德神情肅穆地走了進來,沉默了一刻來鍾後,霍維德告訴南漢宸,‘邊區政府那邊打來電話通知你4點鐘到毛主席那裡去彙報經營土特產的問題’。南漢宸知道出事了。霍維德告知:‘我們有幾位老同志,對於經營土特產都提出了意見。有人還專為此事給毛主席寫了兩封長信,曆數經營土特產的弊端!’西北局的幾位領導,包括高司令在內都是一個意見,簡單地說就是一句話:寧肯餓死,也不能做這個買賣。他們說,‘陝北根據地堅持這麼多年,條件比這還困難也沒有做過這個買賣’!”“南漢宸去見毛澤東,毛主席緩緩地說:‘關於經營土特產的事兒,許多同志都來反映意見,而且是相當的尖銳,今天找你來,就是想聽聽你的意見,看這個問題該怎麼處理為好!辦呢,還是不辦?’”

南漢宸“便將當時我們所面臨的窘境和所能採取的唯一對策,一五一十地對毛主席彙報說:‘我們眼下是棧道已毀,只剩下暗渡陳倉一條小路了。不走陳倉小路,我們就都得憋死、困死、餓死,或者跳崖。除此之外,不會有第二種結論。”

南漢宸這裡說“跳崖”,是因為之前毛澤東委任他為延安大掌柜,邊區財政廳廳長時對他說過:“國民黨的兩次反共摩擦,弄得我們幾乎沒有衣穿,沒有油吃,沒有紙,沒有菜,戰士沒有鞋襪,工作人員在冬天沒有被子蓋。國民黨用停發經費和經濟封鎖來對待我們,企圖把我們困死,我們的困難真是大極了。今天找你來,就是為了這件事。這是一件大事!你想想看,世界上有什麼比吃飯的事還大呢?可偏偏我們現在就要開不了飯了……。我們不能跳崖,不能解散,我們要自己動手……。”

長在麥田裡的罌粟花。(Public Domain)

長在麥田裡的罌粟花。(Public Domain)

南漢宸當時的所謂“棧道”,是指倒賣食鹽。1943年,中共延安的邊區銀行研究室主任蘇子仁在討論《邊區金融總結》時說,事實上幾年來我們解決問題所依靠的物質力量,按其重要程度排列次序是黑(特產)、黃(公糧)、綠(紙幣)、白(食鹽)”。

繼續《南漢宸傳》中的原文描述:“南漢宸向毛澤東彙報,說是儘管已經想盡了一切辦法,1941年財政收支還是虧空40%。‘現在,會計科長那裡是一個錢也拿不出來。我們邊區5萬多的部隊、機關、學校要想正常地工作下去,學習下去,沒有別的生財之道,只剩下一條我們不願意走的陳倉小道了。’

“噢, 這麼嚴重了?難道我們不會明修棧道, 暗渡陳倉嗎……。是啊, 我們也正是這麼做的。是呀, 這是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漢宸, 我看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三條道: 第一條, 是想法子弄錢、弄糧,弄到我們所必需的物資; 第二條, 大家散夥; 第三條, 餓死。第二條和第三條路都不好, 我想我們大家都不願意走。那麼, 就只有走第一條道。當然, 我們要向人民說清楚, 要向全體幹部說清楚, 使大家都了解, 我們不得不這樣做, 完全是為了抗日和革命。為了這個目的, 我們必須犧牲一切。因為沒有抗戰, 不打走鬼子, 也就沒有人民的一切。我們要向群眾做深入細緻的工作, 說服動員, 發動大家一起來討論……。” 

主席深入地剖析事情的成敗得失和二者相權取其輕的道理……。說一千道一萬,路只能走第一條,想法子弄到糧、弄到錢、弄到我們所必需的物資。在明修棧道的同時,也要想法子暗渡陳倉小道。否則,只有困死、餓死或者解散。以革命的名義,我們只能要前者,走第一條道; 而不能要後者,走第二條、第三條道。

王震曾經在南泥灣種植鴉片。(視頻截圖)

王震曾經在南泥灣種植鴉片。(視頻截圖)

在“最高領導人”的支持和鼓勵下,邊區開始實踐一條不同以往的財政獲取方式。1942年,邊區採取兩條腿走路的方針:一方面自種特產,一方面允許老百姓種植然後收購。統一由南漢宸領導的邊區財政廳向國統區和日偽區輸送。用現代人的話說,就是即從單一的販毒生產發展為制毒、販毒。

就象我們前面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的那樣,鴉片貿易令中共延安政權和軍隊實現了“豐衣足食”,而為之大喜過望的毛澤東好幾次當眾說了“革命勝利後,要為南漢宸立碑。”

這裡需要提醒一句,如果有讀者和聽眾希望查找原始文字證據,一定要讀《南漢宸傳》而不是中國大陸上於2006年出版的《中國第一位央行行長——南漢宸》。這後一本書基本全盤繼承1993年出版的《南漢宸傳》,但是特別將南漢宸當年在延安受毛澤東召見,與毛澤東長談確認官營“土特產”的那一部分,也就是如上引述的這一部分刪除。

不過,百密一疏, 2009年08月下旬,多家中國境內媒體都轉載了新華社《瞭望東方周刊》發表的《追憶紅色理財家 解讀新中國統一財經始末》長文。文中通過南漢宸1949年出任中國人民銀行首任行長時,親自選定的秘書楊培新的回憶介紹說:1941年皖南事變後,國民黨開始對陝甘寧邊區實行封鎖。毛澤東於是要南漢宸擔任邊區財政廳長,解決穿衣、醫療、電訊等問題。南漢宸對毛澤東說:這是無米之炊。毛澤東回答:如果不是無米之炊,也不會找你。南漢宸欣然受命。

他上任後,先找到西安的幫會龍頭。“算起輩分,這些龍頭大哥得稱南漢宸為前輩。”楊培新說,於是他們調動胡宗南部隊里的幫會成員,把邊區“特產”送到西安賣出,再買藥品等物資運進邊區。

這樣,從沒學過經濟學知識的財政廳長解決了邊區的經濟困難。南漢宸的妻子王友蘭同時也是南漢宸的交通員,她執行任務時,國民黨的軍長、師長夫人沿途迎送,“就因為她是南漢宸的夫人。”

直到1949年,猶豫中的傅作義還發電報給毛澤東,要求中共派南漢宸到北京談判。

這裡插一段題外話,中共建政之後的政務院大掌柜陳雲當時自己向南漢宸等人透露說,他陳雲早年在上海時是里弄里擺小地攤的。從地攤小販到中華人民共和國財經大掌柜,他陳雲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勝任。

另外陳培新還向採訪他的記者回憶說:當年的解放戰爭開始後,中共中央認為東北地區解放早、基礎好,如果與關內統一很容易受到影響,於是一直保持其經濟獨立性,作為戰略大後方。1949年中共建政之初,“新中國只剩下東北一個地區還保留着一定的財政獨立。”1950年關內經濟形勢穩定後,開始回收東北貨幣。主持東北工作的高崗曾授意東北銀行行長王企之提出保留東北幣。南漢宸當面質問高崗,高崗只得作罷。

前面引述的《南漢宸傳》中已有介紹,南漢宸“臨危受(毛澤東之)命”後,憑走私販賣大煙土養活毛澤東及其延安地方割據政權的行為,在內部受到激烈反對。反對最甚的就是高司令高崗。而1950年他以央行行長身份敢於當面質問高崗,仍然也是因為他背後有毛澤東的堅決支持。

後續的內容,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繼續介紹 。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