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记者张展体重急跌 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拒

自由张展留言墙
记录湖北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张展,被判囚后因持续絶食,体重跌至入狱前的一半。张展的妈妈担心女儿有生命危险,为张展申请保外就医但被拒绝。有维权人士表示,保外就医对中共来说是政治交易,若外界对张展情况关注度不足,难以令当局放鬆对她的打压。

2019年湖北武汉率先爆发肺炎疫情,公民记者张展到疫情第一线,採访当地的情况,在网上仍然找到张展在武汉期间拍摄的百多条视频。

公民记者张展体重急跌 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拒

2020 年 5 月 3 日,公民记者张展在武汉。 路透社图片

张展因报道武汉疫情被捕,去年寻衅滋事罪成,判监4年,她以絶食表示对判决的不满。张展妈妈回复本台查询时表示,十分担心张展的身体状况,曾向当局提出,让张展保外就医,但被拒绝,目前心情不太好,不想多说。

张展家属指张展体重跌至今狱前一半

张展妈妈的朋友周先生对本台表示,上星期曾与张妈妈联络,谈及张展的情况,周先生引述张妈妈表示,8月初曾在当局的安排下,与当时已到医院留医的张展通电话,身高178厘米的张展,因为长期絶食,体重只有入狱前的一半。

资料图片:2020 年 12 月 28 日,民主派支持者在香港中联办外声援公民记者张展。(路透社)

资料图片:2020 年 12 月 28 日,民主派支持者在香港中联办外声援公民记者张展。(路透社)

周先生:”张展妈妈说张展目前患有胃溃疡和反流性食管炎,肯定是比较担心,去年6月至今年8月,近一年是持续絶食,她的身高是1米78,曾经的体重是150斤,现在从150斤跌至不到80斤,体重下降了一半,可能是一个比较严重的状况,不能排除她会继续絶食,可能有生命危险,张展妈妈担心她会出现器官衰竭,不能保证能平安渡过。”

周先生表示,张展妈妈曾劝她放弃絶食,但张展坚持自己无罪,不满被判监,不肯进食,也拒絶当局安排的治疗。

周先生:”她对她的这种非法待遇的不服从和不认可,她在看守所曾表示,她会持续絶食下去,张展从监狱转到医院,在医院内被绑在床上,绑了十多日,可能不排除被强迫灌食和其他的治疗,说是张展自动要求从医院离开,拒绝这种治疗方式,今年8月11日张展离开医院回到监狱。”

周先生表示,张妈妈因应张展的最新身体状况,会继续尝试,希望能安排见女儿或可申请保外就医。

律师:若张展不妥协成功申请保外就医机会不大

曾任张展代表律师的任全牛表示,从不同渠道得知张展的身体状况不好。他指出,张展被判刑时,家属已要求让她保外就医,但法院指张展身体状况没有问题,拒絶申请。他估计,经过多月的絶食,张展身体状况一定比当时更差,认为应该符合保外就医的要求,但因为张展不肯妥协,相信能成功申请保外就医的机会不大。

2020年12月28日,中国公民记者张展的代理律师任全牛抵达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法新社)

2020年12月28日,中国公民记者张展的代理律师任全牛抵达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法新社)

任全牛:”她不妥协的情况下,对于官方来说,越不愿意给你释放,她在这种情况下,就等如最悲观是自己把自己消耗,表面上是她自己消耗了自己,但实际上是他们不讲人道,没有从人道主义和生命出发,可以保障你不会马上无命,就不会给你提供相对宽鬆的条件,这就是他们的逻辑。”

胡佳:政治犯的保外就医申请属政治交易

2008年胡佳因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成,被判监禁3年半,服刑期间多次提出,因出现肝癌前期的症状,申请保外就医但不成功。

胡佳表示,当局对政治犯保外就医的申请,处理完全不同,涉及政治交易和政治考虑,他当时也因为不符合特定条件,无法成功申请。

胡佳:”这种政治性的保外就医,是当局用来做交易,有可能有强大的力量来营救你,例如高瑜,她的保外就医是德国政府与中共做交易努力去营救她,也有可能是为了约束你的目标人物,例如刘晓波和刘霞,刘霞的弟弟,当局是要把刘霞留在家内,把他判了11年,但好快便放他出来。我在狱中连续发了一个月的烧,是肝癌的前奏,当局仍然不放你走,他仍然认为,提早一天把你放回社会,会带来危害性,为他们带来压力,他们在这方面就会严扣死守,不容许我保外就医。”

胡佳表示,虽然海外和中国大陆的异见人士,曾发起签名运动,要求当局释放张展,但国际的外交资源有限,加上张展的公民採访时间短,在国际上未必能引起很大迴响。他表示,如果外界对张展情况关注度不足够,难以令当局放鬆对她的打压,呼吁外界继续关注张展等中国政治犯的情况。

记者:陈妙玲    责编:胡力汉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