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記者張展體重急跌 家屬要求保外就醫被拒

自由張展留言牆
記錄湖北武漢疫情的公民記者張展,被判囚後因持續絶食,體重跌至入獄前的一半。張展的媽媽擔心女兒有生命危險,為張展申請保外就醫但被拒絕。有維權人士表示,保外就醫對中共來說是政治交易,若外界對張展情況關注度不足,難以令當局放鬆對她的打壓。

2019年湖北武漢率先爆發肺炎疫情,公民記者張展到疫情第一線,採訪當地的情況,在網上仍然找到張展在武漢期間拍攝的百多條視頻。

公民記者張展體重急跌 家屬要求保外就醫被拒

2020 年 5 月 3 日,公民記者張展在武漢。 路透社圖片

張展因報道武漢疫情被捕,去年尋釁滋事罪成,判監4年,她以絶食表示對判決的不滿。張展媽媽回複本台查詢時表示,十分擔心張展的身體狀況,曾向當局提出,讓張展保外就醫,但被拒絕,目前心情不太好,不想多說。

張展家屬指張展體重跌至今獄前一半

張展媽媽的朋友周先生對本台表示,上星期曾與張媽媽聯絡,談及張展的情況,周先生引述張媽媽表示,8月初曾在當局的安排下,與當時已到醫院留醫的張展通電話,身高178厘米的張展,因為長期絶食,體重只有入獄前的一半。

資料圖片:2020 年 12 月 28 日,民主派支持者在香港中聯辦外聲援公民記者張展。(路透社)

資料圖片:2020 年 12 月 28 日,民主派支持者在香港中聯辦外聲援公民記者張展。(路透社)

周先生:”張展媽媽說張展目前患有胃潰瘍和反流性食管炎,肯定是比較擔心,去年6月至今年8月,近一年是持續絶食,她的身高是1米78,曾經的體重是150斤,現在從150斤跌至不到80斤,體重下降了一半,可能是一個比較嚴重的狀況,不能排除她會繼續絶食,可能有生命危險,張展媽媽擔心她會出現器官衰竭,不能保證能平安渡過。”

周先生表示,張展媽媽曾勸她放棄絶食,但張展堅持自己無罪,不滿被判監,不肯進食,也拒絶當局安排的治療。

周先生:”她對她的這種非法待遇的不服從和不認可,她在看守所曾表示,她會持續絶食下去,張展從監獄轉到醫院,在醫院內被綁在床上,綁了十多日,可能不排除被強迫灌食和其他的治療,說是張展自動要求從醫院離開,拒絕這種治療方式,今年8月11日張展離開醫院回到監獄。”

周先生表示,張媽媽因應張展的最新身體狀況,會繼續嘗試,希望能安排見女兒或可申請保外就醫。

律師:若張展不妥協成功申請保外就醫機會不大

曾任張展代表律師的任全牛表示,從不同渠道得知張展的身體狀況不好。他指出,張展被判刑時,家屬已要求讓她保外就醫,但法院指張展身體狀況沒有問題,拒絶申請。他估計,經過多月的絶食,張展身體狀況一定比當時更差,認為應該符合保外就醫的要求,但因為張展不肯妥協,相信能成功申請保外就醫的機會不大。

2020年12月28日,中國公民記者張展的代理律師任全牛抵達上海浦東新區法院。(法新社)

2020年12月28日,中國公民記者張展的代理律師任全牛抵達上海浦東新區法院。(法新社)

任全牛:”她不妥協的情況下,對於官方來說,越不願意給你釋放,她在這種情況下,就等如最悲觀是自己把自己消耗,表面上是她自己消耗了自己,但實際上是他們不講人道,沒有從人道主義和生命出發,可以保障你不會馬上無命,就不會給你提供相對寬鬆的條件,這就是他們的邏輯。”

胡佳:政治犯的保外就醫申請屬政治交易

2008年胡佳因煽動顛復國家政權罪成,被判監禁3年半,服刑期間多次提出,因出現肝癌前期的癥狀,申請保外就醫但不成功。

胡佳表示,當局對政治犯保外就醫的申請,處理完全不同,涉及政治交易和政治考慮,他當時也因為不符合特定條件,無法成功申請。

胡佳:”這種政治性的保外就醫,是當局用來做交易,有可能有強大的力量來營救你,例如高瑜,她的保外就醫是德國政府與中共做交易努力去營救她,也有可能是為了約束你的目標人物,例如劉曉波和劉霞,劉霞的弟弟,當局是要把劉霞留在家內,把他判了11年,但好快便放他出來。我在獄中連續發了一個月的燒,是肝癌的前奏,當局仍然不放你走,他仍然認為,提早一天把你放回社會,會帶來危害性,為他們帶來壓力,他們在這方面就會嚴扣死守,不容許我保外就醫。”

胡佳表示,雖然海外和中國大陸的異見人士,曾發起簽名運動,要求當局釋放張展,但國際的外交資源有限,加上張展的公民採訪時間短,在國際上未必能引起很大迴響。他表示,如果外界對張展情況關注度不足夠,難以令當局放鬆對她的打壓,呼籲外界繼續關注張展等中國政治犯的情況。

記者:陳妙玲    責編:胡力漢      網編: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