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政府122年前信件曝光 否認“西沙群島”為其領土

清政府122年前信件曝光        否認“西沙群島”為其領土

大清總理衙門1899年8月18日致信駐京不列顛軍團的英文翻譯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s/Bill Hayton

英國學者海頓(Bill Hayton)在英國國家檔案館發現的一封122年前的英文翻譯信中,當時的中國清朝政府的外交部門指稱西沙群島屬於公海,並非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這個證據顯然與當今中國官方聲稱“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屬於中國”的說法有衝突。分析認為,這可能為越南聲索西沙群島主權提供一些有力證據。

自古以來    不再可信?

“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 這是中國官方近年來在南海填海造島、興建軍事基地的慣用說辭。

不過,英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副研究員海頓(Bill Hayton)經過數月的調查,在英國國家檔案館(TNA)的資料中發現關鍵文件,顯示直到清朝末期,中國當局都仍未將西沙群島視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

“這封英文翻譯信來自1899年的中國外交部,它談到了這些不幸的海難在‘公海’上造成的損失。……關鍵(信息)是中國官方在1899年時否認擁有西沙群島。”海頓(Bill Hayton)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這封信是清廷“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相當於外交部)通知英國官方的譯本,信中談到了發生在1890年末的西沙群島的“貝羅納案” (Bellona copper case)。

“貝羅納案” 指的是德國船隻貝羅納號在西沙群島周邊失事,其運輸的銅貨被中國漁民偷走。中國政府在信中以這些島嶼位於“公海”、不是中國領土為由“拒絕賠償”。

海頓說,中文版本的信件尚未被找到,極有可能已丟失或毀壞,但他發現的譯本是目前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官方文件。

海頓還發現另一封兩廣總督在1889年4月寫給英國駐廣州領事布雷南(Byron Brenan)的中文信件,談到了同一起“貝羅納案”。兩廣總督譚鍾麟在信里寫道“大海茫茫從何保護”,同樣拒絕賠償的要求。

“這還不是確鑿的證據,”海頓說。“但這對於越南想要證明中國是直到晚些時候才開始關注西沙群島,是有幫助的。”

西沙群島圖(RFA/Created with Datawrapper)

西沙群島圖(RFA/Created with Datawrapper)

西沙群島是誰的?

越南及台灣都對西沙群島聲索主權。不過,西沙群島目前在中國的控制之下。2019年的衛星圖像還顯示,中國已在西沙群島浪花礁上建起新的人工平台。鑒於浪花礁的戰略位置,外界分析可能有軍事用途。

越南的歷史學家阮芽(Nguyen Nha)說,這封新發現的信件可以作為另一個有價值的證據,證明中國並不是“自古以來”就擁有西沙群島的所有權。

華盛頓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海事透明倡議項目主任波林(Gregory Poling)也告訴本台:

“這進一步證明了我認為中國大陸以外的人都已經知道的事情,即有相當多的證據表明,晚清把海南島視為中國的南部邊界。 中國在 1910 年代之前聲稱對西沙群島擁有任何主權的說法,是沒有任何證據支持的。”

再次走向仲裁法庭?

不過,波林認為,越南不太可能仿效菲律賓把案件帶上國際法庭。“越南領導人更願意利用與中國共產黨之間的渠道,將緊張局勢控制在一定水平以下,河內偏好安靜的外交關係,盡量不擾亂(越南與中國)整體關係。越南不願走上舞台對抗中國,但他們願意讓菲律賓擔任這個角色。”

2016年7月,海牙常設仲裁庭特別法庭就菲律賓針對中國在南海的主張所提出的仲裁案做出了裁決。法庭譴責中國在南海的行為,包括建造人工島嶼,並裁定中國對南海大片水域提出的主權主張沒有法律依據。這被視為是菲律賓以及其他對南海有主權主張的國家的一大勝利。

不過,五年過去,中國一直“不承認、也不接受”仲裁,同時也從未停止在南海從事違反國際法、將一系列島礁軍事化的行為。

“中國官方一直在在歷史和考古上投入巨資,以‘證明’南海島礁數百年來都是中國領土。 面對這一個不利於他們主張的新證據,中國當局可能會加倍努力,尋找其他的歷史證據。”在華盛頓的中國南海問題分析師哈維(Zachary Haver)告訴本台。

海頓則表示,他會繼續尋找這封信的中文版本以及更多相關證據。

(記者:唐家婕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