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民主快訊

《國安法》籠罩下的香港

2021年8月中旬以來,香港當局以《國安法》為武器,對參與抗爭的年輕人展開密集報復,學生領袖黎嘉豪獲刑3年,最年輕的兩位被告被捕時僅13歲。僅在9月3日一天,就有26人同時上法庭,防毒面具成了暴動的罪證,被警察打傷者反被法官教導改過自新。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中)2021年9月7日前往警方,遞交支聯會拒絕向警務處提交該組織人事資料的公開信。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中)2021年9月7日前往警方,遞交支聯會拒絕向警務處提交該組織人事資料的公開信。 REUTERS – TYRONE SIU

香港學術界也屢遭打壓。港大學生會遭校方割席、國安立案,四名成員更以 “宣揚恐怖主義罪”被捕起訴。香港八大校”已有七校學生會停止運作,校園刊物被校方嚴格審查。多所大學於9月開設國安教育課程,中小學也被要求在各科中滲入國安內容。本來引導學生自由思辨的通識科老師,現在卻被強迫充當喉舌。

同時,香港公民團體在壓力下掀起解散潮,其中包括8月23日由常委投票決定解散的支聯會。但香港國安並未放棄對支聯會的追究,仍然勒令其上交內部資料。支聯會致力於平反六四,與中國異議人士關係密切,若國安取得這些資料,很多人的安全將受到嚴重威脅。

國安法也在文娛界攻城略地。港府於8月24日宣布修訂電影檢查條例,強制所有影片通過國家安全審查,並對私人網映影片動用刑罰。藝人何韻詩9月原定在港開演唱會,卻因支持民主而被臨時叫停。8月30日,以“羊村”系列兒童繪本隱喻反送中的五名作者以煽動罪走上法庭。

紅色恐怖籠罩香港,抗爭逐漸轉向海外。他們在東歐開展覽會,在美國擺“黃絲”攤,還搭建“香港秘密行動網站”記錄流亡者心聲。8月31日是太子站恐襲兩周年,港人在英國上演大型抗爭默劇“被時代選中的人“,在加拿大放映電影《佔領立法會》和《理大圍城》,再現民間的抗爭與警方的暴行。有60件抗爭物品和檔案還被新西蘭國立博物館永久收藏。

維吾爾集中營的最新消息

2021年8月有更多的維吾爾政治犯被證實身在監獄或集中營。新疆社科院前副院長阿布都熱扎克·沙依木因編寫的教科書不夠漢化和黨化被判無期徒刑,熱娜古麗·根尼因為在父親的葬禮上祈禱被判囚17年。僅在伊犁的一所小學就有 42名學生因為父母被囚,作為“嚴重問題”被官方施以“特殊政治教育”。

中國政府2019年1月5日組織外國記者和政府官員參觀新疆和田職業教育訓練中心時當地居民為他們表演。

中國政府2019年1月5日組織外國記者和政府官員參觀新疆和田職業教育訓練中心時當地居民為他們表演。

中國政府否認集中營的存在,並且僱傭網紅以“遊客“的身份散發假新聞。但也有西方人前往新疆,實地見證了“旅遊勝地”背後的鐵絲網、政治文宣和便衣警察。美國記者傑弗里·凱恩指出:新疆已被現代化技術變成“末日監控烏托邦”,維吾爾人正被 “預測性警務”批量送入集中營。

維吾爾種族滅絕繼續被外界關注,9月1日在英國紐斯卡爾大學為此舉行了一場大型研討會。德國學者鄭國恩指出:中國目前使用大規模監禁和系統性絕育等措施,在 30年內可能阻止450萬維吾爾人出生。在2021年斯德哥爾摩時裝周上,華裔設計師李昕在舞台上用布幕聲援維吾爾人。

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的獵捕行動延伸到海外。它利用黑客入侵和威脅家屬的方式,迫使維吾爾裔美國人閉嘴。它與土耳其政府建立”聯合安全合作機制”,並開出逮捕名單。它在阿富汗早有與塔利班合作的經驗,以至於塔利班勝利後當地的維吾爾人疲於躲藏,唯恐再次被當作禮物送給中國。

與此同時,西方政界繼續因維吾爾奴工問題推動對華制裁,澳大利亞繼美國之後通過了禁止進口強迫勞役製品的法律。然而美國商界卻全力阻止這種強硬政策,以便自己從對華貿易中獲益;而一部分進步主義人士則認為氣候變化更為重要、美國人權狀況更加糟糕:兩者結成了奇怪的左右聯盟。

中共繼續強化對西藏人權的打壓

在2021年8月,中國政府加緊對西藏文化和宗教的打壓。19日,被拘押審訊的90後詩人澤巴突然去世,官方稱死因與酗酒有關。澤巴曾寫過五本書,因批評當局政策多次被捕。23日起,大批軍警連日搜查石渠縣溫波鎮,以私藏達賴喇嘛法像為由,到9月1日為止逮捕了113名藏人,這一行動還在進行。

當局在秋季學期全面推行單一漢語教學政策,將教材從藏文改為中文。在甘孜縣,甲登慈善學校改用漢語。在達日縣,獅龍宮殿學校被關閉,女教師仁欽吉以“煽動分裂國家罪”被捕。當地藏人中學生在微信群反對母語滅絕政策,19歲的居勒扎克和揚戈里克因此被捕。西藏自治區公安廳曾於2018年通告:保護母語屬於“反動思想”和“黑惡勢力”。

與此同時,中共在藏地大辦活動,慶祝所謂和平解放七十周年。9月2日,兩位流亡藏人作者在台灣發布新書,揭露當年的“十七條協議”是藏方代表在北京被扣押後簽訂的囚籠之盟,而且達賴喇嘛直到數月後才從廣播中得知簽約的消息。

儘管如此,流亡政府官員達瓦才仁表示:並不尋求獨立,只要求中共落實其憲法中承諾的高度自治。藏人行政中央於8月13日解散了“藏中和談籌備小組”,另設 “策略規劃小組“,以推動藏中談判恢復,並促成達賴喇嘛訪華。針對中共打壓,達賴喇嘛本人也開示說:要憐憫傷害自己的惡人,對共產黨加倍慈悲。

2021年9月2日是“西藏民主日”,這一天藏人行政中央在達蘭薩拉舉行儀式,全球各地藏人也紛紛集會,紀念達賴喇嘛推行民主制度61周年。英國沃爾瑟姆森林市政府則升起了西藏國旗,奏響了西藏國歌,表達對藏人事業的支持。

關注 張展案、尹旭安案

張展是進入武漢疫區採訪報道的第一位公民記者,她因此以尋釁滋事罪在上海被判監四年。2021年8月,從獄中傳出她面臨生命危險的消息。

張展在2021年5月被捕,6月就開始拒絕正常吃飯。在審訊期間,她曾遭到強制插管灌食、上腳鐐、24小時戴約束帶等酷刑。在宣判後她仍然拒絕吃飯,以表達對非法囚禁的抗議。

張展因絕食,她的體重從75公斤跌至不到40公斤,營養嚴重不良並有腿腳浮腫,同時有胃潰瘍等消化系統疾病。她曾在8月上旬一度住入監獄醫院,母親為她申請保外就醫卻遭到當局拒絕。

張展的朋友們擔心她無法活着走出監獄,“人道中國”因而發起“救張展”全球聯署行動,奧斯卡中國自由人權獎委員會也要求當局立即釋放她。

在張展絕食命危的同時,另一位良心犯尹旭安的健康也亮起紅燈,他身患糖尿病和三級高血壓,在獄中多次暈倒和被搶救,羈押他的大冶市看守所因為他的身體狀況,一度不願承擔責任。

尹旭安因上訪維權而14次被當局非法拘禁,因此成為新公民運動的熱心參與者。在 2015年因聲援屠夫吳凎被捕,以“尋釁滋事罪”獲刑 3年6個月。他出獄後兩度被刑拘,並最終以相同罪名再次獲刑4年6個月。

8月21日,尹旭安的兩位律師前往黃石中院,要求允許他保外就醫。然而胡佳等前良心犯指出:政治犯除非對當局妥協,否則獲得保外就醫很有難度。律師指出:尹旭安在第二次被捕前並無任何新的行動,當局完全是肆無忌憚地羅織罪名迫害他。

關注異議青年張盼成、異議人士肖春

2021年8月26日,海外異議人士華涌說:因在視頻中抨擊中共而二度被捕的張盼成,案件一審已結束,但家人並未收到判決書。

26歲的張盼成曾是農村留守兒童,在北大當過保安,2018年與好友祁怡元一起在中南海外表達不同政見並直播上網,在視頻中要求民主自由、聲援良心犯,因此以尋釁滋事罪被判一年半。

出獄後的張盼成並沒有改變自己的信念。他2021年新年在甘肅老家再度錄製視頻,譴責中共政權並直指黨魁習近平是暴君。他說自己不會為中共的鐐銬懊喪,反而將其當作令人驕傲的勳章。

張盼成發布視頻後主動向警方投案,目前羈押於合水縣看守所。第二次被捕宣判之後,他想上訴但遭到家人反對,而家庭也無法承擔律師費,情況堪憂。

5月,另一位異議人士肖春也被秘密審判,並以尋釁滋事罪判囚四年送往漳州監獄,家屬在3個月後仍然沒有收到判決書。他被捕與2020年10月18日在廈門街頭聲援良心犯宣傳民主有關。

肖春是旅居福建的四川人,長期致力於新公民運動。他當時在廈門大學門口打出橫幅,其中一條橫幅上寫着“人權民主法治”,另一條寫着許志永、黃琦等良心犯的名字。

肖春說:“我們追求的是公民所應有的權利,這本來是我們所有的權利。”他希望中國能結束一黨專政,實現民主法治。

肖春獲刑後音訊全無,監獄禁止會見,寄信也無迴音。一家老小的生活重擔都落在妻子肩上,生活十分拮据。

廣州顛覆案、方然顛覆案

2020年11月12日,廣州當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多名異議人士,其中胡天峰、範文成、韋亞妮、賴天明和范一平已於2021年8月底移送檢察院起訴。

胡天峰曾是警察,他被捕後,國安聲稱他已書面拒絕了妻子李義容為他請的律師。但妻子指出:國安出示的字條完全不是他的筆跡。

范一平是民主牆時期的老民運人士,1998年初曾接待秘密回國發動組黨的王炳章,後因幫助王希哲流亡而遭判刑3年。

幾人近年來都對外保持低調,只是經常聚會餐敘。家屬相信,這場牢獄之災與飯桌上的話題有關。

2021年8月,由公益網站維權網收錄了1170名中國在押政治犯和良心犯的名字,他們被強迫失蹤、遭遇酷刑、被折磨致死;據保護衛士組織估計:中國可能有5萬人消失在”指定地點監視居住”等非正式拘留系統中。

被鎮壓的政治犯不限於體制的反對者,也包括擁護體制但“姿勢有問題”的人,其中的一個重要群體是左翼馬克思主義青年,他們像中共當年那樣投入工人運動,實踐中共自己的理論,卻被中共當作洪水猛獸。

8月26日,共產黨員方然在南寧被國安以“指定地點監視居住”的名義秘密關押,當局加給他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

方然就讀清華時曾聲援塵肺礦工維權,後來進入港大讀博繼續研究勞工問題。他在文章中說:“中國工人正在進行爭取尊嚴和正義的鬥爭。“

有分析指出:中共是工運起家知道工運的威力,因此懼怕勞工的有組織活動,當局抓捕方然,連同三年前抓捕聲援深圳佳士工人維權的學生一樣,是要嚇阻知識界參與工運,打破勞工的自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