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扫罗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0

今日经文:撒母耳将国法对百姓说明,又记在书上放在耶和华面前,然后遣散众民,各回各家去了。扫罗往基比亚回家去,有神感动的一群人跟随他。但有些匪徒说,“这人怎能救我们呢?”就藐视他,没有送他礼物。扫罗却不理会。(撒上十25-27)

第二日,扫罗将百姓分为三队;在晨更的时候入了亚扪人的营。击杀他们直到太阳近午;剩下的人都逃散,没有二人同在一处的。百姓对撒母耳说,“那说扫罗岂能管理我们的是谁呢?可以将他交出来,我们好杀死他。”扫罗说,“今日耶和华在以色列中施行拯救,所以不可杀人。”(撒上十一11-13)

有大量的人才能作大事,作大事的人必须有大量。因为作大事的人要遇见各色各样的人,有明哲的,有愚昧的,有见解远大的,有目光如豆的,有感恩知报的,有忘恩负义的,有专看他人长处的,有专挑他人短处的,有的人老成持重,有的人浮躁轻佻,有的人忠厚和平,有的人狡猾残暴,有的人自己诚实,便以为别人也都诚实;有的人自己诡诈,便以为别人也都诡诈。有的人自己爱名,便以为人人都想借事招摇;有的人自己贪财,便以为人人都想乘机渔利。有的人坦白正直,极容易与人融洽;有的人刁恶阴险,最令人不易应付。一个人作的事越大,与他发生关系的人越多,因着他的生活动作事工受到影响的人也越众,有许多人因为从他得了领导,救济,帮助,安慰,便感激他,爱戴他,尊敬他,体谅他。同时那些愚昧的,目光如豆的,忘恩负义的,专挑他人短处的,浮躁轻佻的,狡猾残暴的,弄诡诈的,爱名的,贪财的,刁恶阴险的,便千方百计地笑骂他,轻看他,猜疑他,批评他,攻击他,误会他,难为他,诬陷他。如果他心窄量小,因此心中难过,悲痛抑郁,忿怒恼恨,思量怎样消弥这些误会,怎样避免这些批评,怎样报复那些攻击他的人,势必弄得自己心中充满痛苦烦恼,再没有心思去作他当作的事工,去尽他当尽的本分,并且还要因此陷在许多罪恶当中,和别人中间发生许多恶感分争,循环报复,不弄到同归于尽不止。

这种心窄量小的人连小事都作不成,更不用提去作大事。他们连自己的安全都顾不到,更不用提去救济人帮助人,他们自己先走在最危险的道路上,更怎能去领导别人。我说唯独有大量的人才能作大事,就是这个理由。俗语说,“宰相肚内驶大船” ,也是这个意思。

从上面所引的第一段经文中,我们可以看出来那个被神所选立的以色列人的王扫罗是何等心宽量大。撒母耳已经在众民面前宣布了耶和华选立扫罗作以色列人的王,众民也大声欢呼说,“愿王万岁。”这时候扫罗所站的地位是多么尊高,竟敢有人藐视他说,“这人怎能救我们呢?”这是多么胆大妄为的事。如果别的人遇见这种情形,一定会羞恼成怒,吩咐跟随他的人捉住这些人痛打他们一顿,解除自己心中的忿怒。但扫罗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他是这样的人,他也就不配作以色列人的王了。他听见这些人说的话如同未曾听见,他看见这些人的表示如同未曾看见。他丝毫未曾把这事放在心里。“扫罗却不理会,”这一句简短的记载充分的表显出来扫罗的伟大。不希奇耶和华选立他作以色列人的王了。

第二段经文所记载的,使我们更不能不景仰钦佩扫罗了。他现在已经拯救了基列雅比人,他立了伟大的功勋,他得了众民的爱戴。民众想起来前几日那些匪徒轻看扫罗的事,便觉得如果不处置他们,真对不起这拯救他们的王。他们对撒母耳说,“那说扫罗岂能管理我们的是谁呢?可以将他交出来,我们好杀死他。”扫罗并未曾想报复那些轻看他的人,那些百姓因为心怀不平的缘故想要治死他们。如果扫罗任凭百姓去作,我们决不能对他稍有责言。因为那些人侮慢王,便无异于侮慢全国的民众。但扫罗却禁止他们说,“今日耶和华在以色列中施行拯救,所以不可杀人。”不但不自己报复仇敌,而且拦阻别人替他施行报复。不但不加害于轻看他的人,而且禁止别人加害于他们。扫罗有这样的心意和德行,神选立他作以色列人的王,真一点都没有选错啊!

被神所重看所使用的人都当有这种大量,才能为神作大事,才能帮助许多人。只要自己所作的事对得起神,对得起人,便不用计较别人怎样论断,怎样误会,怎样藐视,怎样攻击。听见别人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表示,就立刻反省一下自己是否有什么过失错误;如果有,就当急速悔改;如果没有,就将别人所说的那些无谓的话放在背后,当作没有那么一回事。一点不用难过羞愧,更不可对那些人生什么恶感,或设法施行报复。总要学习心中能容得下一切人,一切事,这样才能蒙神赐福,被神使用。就是这样还不算够,我们应当进到一种地步,看见别人为主持正义想替我们报复的时候,立时起来拦阻他们不要这样作;不但自己不报复,还禁止别人替我们报复。不但自己不加害于那逼迫我们的人,还不容许别人加害于他们。什么时候我们能这样,第一得福的是我们自己。因为这样,我们心中便没有一个可恨恶的人,自然也就没有烦恼痛苦。我们既然不记念人的恶,大量包容别人,日久天长,别人也会因我们的大量敬爱我们,尊重我们,同时神因为我们像祂,有祂的心,自然更多赐福给我们,更多使用我们。请想我们是多么有福呢!

可惜大多数的人是那样糊涂!心中容不下一点事,容不下一个人。只要别人对自己有一点不好的表示,便牢牢记在心中,反复咀嚼别人那一点恶意的表示,和那几句不中听的话,魔鬼再从旁挑唆说,“哼!他们无缘无故的侮辱你,批评你,误会你,攻击你,你就这样忍气吞声,逆来顺受么?你如果一点都不反抗他们,早晚他们会得寸进尺,弄得你在世上没有容身之地,到那时可怎么好呢!况且古人说过,蒙大辱而生者勿宁死。凭你这个人就这样在他们面前甘拜下风,难道你真要作一个唾面自干的懦夫么?不行!不行!无论如何总要同他们干一下。叫他们知道你不是好惹的。”

你自己的肉体本来就不肯忍受这些,魔鬼再对你大施挑拨,这么一来,你便把那一点事越放越大,一方面自己痛苦难过,一方面计算怎样施行报复。你也知道你报复了他们以后,他们必定要再向你施行报复,因此还需要早早计算到那时怎样应付他们。这时你的心中所充满的只是愤恨,恼怒,愁苦,忧虑,一切喜乐平安自然都遁迹无踪,因此你的人生便陷入极端的苦境中。不用说你再进而惹出别的祸害,就这一种祸害就够你受的了。气量偏小的人不只卑鄙无用,而且是世上最痛苦最可怜的人,这样的人焉能作什么大事呢。

不幸这可敬可爱的扫罗后来竟堕落了!他因为悖逆神以致被神弃绝。从那时候起,他的景况越来越坏,同时他的心也就狭小起来。当他听见妇女舞蹈唱和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的时候,便对大卫起了嫉妒的心,蓄意要杀害大卫。在这时候并没有什么人藐视他。妇女们仍是称赞他的战功,不过多称赞大卫一点就是了。这种情形远不及当日那些匪徒藐视他那样使他难堪。如果他这时仍是顺服神,仍是那样心宽量大,他一定会特别欢喜,因为以色列人中多了一位大能的战士。纵使妇女们完全不提到他自己,只称赞大卫,他也决不会稍有不满意。不过这时候的扫罗已经不再是当日的扫罗了。从前的扫罗是一位敬畏神的扫罗,所以他心宽量大,一点不计较别人怎样侮辱他。现在的扫罗是一位远离神悖逆神的扫罗,所以他心窄量小,斤斤于自己的利害荣辱,不愿意有一个人比他多得一点荣耀。因此他一听见妇女们唱和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便立时满心嫉恨,怒不可遏,定意除灭大卫。因此他抛弃了国事,专一的与大卫为难,将大卫从东追到西,从南赶到北,虽然大卫两次存留了扫罗的性命、未曾杀害他,仍不能感化扫罗的恶心。弄到最后,大卫未曾被扫罗所害,扫罗自己却因着恶贯满盈,在基利波山阵亡丧命。

扫罗追逐大卫的情形岂不正足以代表那些心窄量小的人所有的生活么?放着重要的事工不作,放着王宫里的幸福不享,却带着一些人终日东跑西奔,去捉拿一个绝对不会加害于自己的人。心里的痛苦,身体的疲劳,都是自己无缘无故找来的。害人不成,先害了自己。一切心窄量小、嫉妒人、怨恨人的人都是这样无知。他们终日思想别人对不起他们的地方,这些事占据了他们整个的心思,如何能再有一点平安喜乐?他们又用他们的时光力量想去加害于他们所恨恶的人,还剩下多少时光力量去作他们当作的事工?宝贵的精神、力量、时光都是这样用在害人自害的事上。心窄量小的人是多么可怜哪!

从扫罗的事迹中我们又得了一样教训。就是人在神的爱中生活,心中充满神的爱的时候,别人待自己无论有什么不好,都不会放在心里。及至远离神的时候,一切的嫉妒、恼恨、忿怒、凶杀,都会进到心中。扫罗还是那个扫罗,怎么当日就能那样心宽量大,听见别人侮辱他竟毫不在意;今日竟会这样心窄量小,听见妇女们唱了一句“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便这样怒不可遏,誓必除灭大卫才甘心呢?主要的原因就是扫罗和神中间的关系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人和人中间所以总弄不好,原因就是人和神中间未曾弄好。如果我们只希望对人心宽量大,却不先学习敬畏神、亲近神,那真无异于缘木求鱼了。

在这里还有一件应当注意的事,就是以扫罗那样可敬可爱的人竟会堕落到这种可怜的地步。如果在扫罗才作王的时候,有人告诉他说,将来有一日他会妒贤嫉能,杀害忠良,扫罗大约绝对不信这话。可是他悖逆神离弃神以后,渐渐竟到了这种地步。可见无论多么虔诚的圣徒只要悖逆了神,远离了神,什么样的罪也能犯,什么丑恶的事也会作得出,扫罗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啊!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专稿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6册·借镜》,第1章“看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