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掃羅是我們的前車之鑒

0

今日經文:撒母耳將國法對百姓說明,又記在書上放在耶和華面前,然後遣散眾民,各回各家去了。掃羅往基比亞回家去,有神感動的一群人跟隨他。但有些匪徒說,“這人怎能救我們呢?”就藐視他,沒有送他禮物。掃羅卻不理會。(撒上十25-27)

第二日,掃羅將百姓分為三隊;在晨更的時候入了亞捫人的營。擊殺他們直到太陽近午;剩下的人都逃散,沒有二人同在一處的。百姓對撒母耳說,“那說掃羅豈能管理我們的是誰呢?可以將他交出來,我們好殺死他。”掃羅說,“今日耶和華在以色列中施行拯救,所以不可殺人。”(撒上十一11-13)

有大量的人才能作大事,作大事的人必須有大量。因為作大事的人要遇見各色各樣的人,有明哲的,有愚昧的,有見解遠大的,有目光如豆的,有感恩知報的,有忘恩負義的,有專看他人長處的,有專挑他人短處的,有的人老成持重,有的人浮躁輕佻,有的人忠厚和平,有的人狡猾殘暴,有的人自己誠實,便以為別人也都誠實;有的人自己詭詐,便以為別人也都詭詐。有的人自己愛名,便以為人人都想借事招搖;有的人自己貪財,便以為人人都想乘機漁利。有的人坦白正直,極容易與人融洽;有的人刁惡陰險,最令人不易應付。一個人作的事越大,與他發生關係的人越多,因着他的生活動作事工受到影響的人也越眾,有許多人因為從他得了領導,救濟,幫助,安慰,便感激他,愛戴他,尊敬他,體諒他。同時那些愚昧的,目光如豆的,忘恩負義的,專挑他人短處的,浮躁輕佻的,狡猾殘暴的,弄詭詐的,愛名的,貪財的,刁惡陰險的,便千方百計地笑罵他,輕看他,猜疑他,批評他,攻擊他,誤會他,難為他,誣陷他。如果他心窄量小,因此心中難過,悲痛抑鬱,忿怒惱恨,思量怎樣消彌這些誤會,怎樣避免這些批評,怎樣報復那些攻擊他的人,勢必弄得自己心中充滿痛苦煩惱,再沒有心思去作他當作的事工,去盡他當盡的本分,並且還要因此陷在許多罪惡當中,和別人中間發生許多惡感分爭,循環報復,不弄到同歸於盡不止。

這種心窄量小的人連小事都作不成,更不用提去作大事。他們連自己的安全都顧不到,更不用提去救濟人幫助人,他們自己先走在最危險的道路上,更怎能去領導別人。我說唯獨有大量的人才能作大事,就是這個理由。俗語說,“宰相肚內駛大船” ,也是這個意思。

從上面所引的第一段經文中,我們可以看出來那個被神所選立的以色列人的王掃羅是何等心寬量大。撒母耳已經在眾民面前宣布了耶和華選立掃羅作以色列人的王,眾民也大聲歡呼說,“願王萬歲。”這時候掃羅所站的地位是多麼尊高,竟敢有人藐視他說,“這人怎能救我們呢?”這是多麼膽大妄為的事。如果別的人遇見這種情形,一定會羞惱成怒,吩咐跟隨他的人捉住這些人痛打他們一頓,解除自己心中的忿怒。但掃羅不是這樣的人,如果他是這樣的人,他也就不配作以色列人的王了。他聽見這些人說的話如同未曾聽見,他看見這些人的表示如同未曾看見。他絲毫未曾把這事放在心裡。“掃羅卻不理會,”這一句簡短的記載充分的表顯出來掃羅的偉大。不希奇耶和華選立他作以色列人的王了。

第二段經文所記載的,使我們更不能不景仰欽佩掃羅了。他現在已經拯救了基列雅比人,他立了偉大的功勛,他得了眾民的愛戴。民眾想起來前幾日那些匪徒輕看掃羅的事,便覺得如果不處置他們,真對不起這拯救他們的王。他們對撒母耳說,“那說掃羅豈能管理我們的是誰呢?可以將他交出來,我們好殺死他。”掃羅並未曾想報復那些輕看他的人,那些百姓因為心懷不平的緣故想要治死他們。如果掃羅任憑百姓去作,我們決不能對他稍有責言。因為那些人侮慢王,便無異於侮慢全國的民眾。但掃羅卻禁止他們說,“今日耶和華在以色列中施行拯救,所以不可殺人。”不但不自己報復仇敵,而且攔阻別人替他施行報復。不但不加害於輕看他的人,而且禁止別人加害於他們。掃羅有這樣的心意和德行,神選立他作以色列人的王,真一點都沒有選錯啊!

被神所重看所使用的人都當有這種大量,才能為神作大事,才能幫助許多人。只要自己所作的事對得起神,對得起人,便不用計較別人怎樣論斷,怎樣誤會,怎樣藐視,怎樣攻擊。聽見別人對自己有什麼不好的表示,就立刻反省一下自己是否有什麼過失錯誤;如果有,就當急速悔改;如果沒有,就將別人所說的那些無謂的話放在背後,當作沒有那麼一回事。一點不用難過羞愧,更不可對那些人生什麼惡感,或設法施行報復。總要學習心中能容得下一切人,一切事,這樣才能蒙神賜福,被神使用。就是這樣還不算夠,我們應當進到一種地步,看見別人為主持正義想替我們報復的時候,立時起來攔阻他們不要這樣作;不但自己不報復,還禁止別人替我們報復。不但自己不加害於那逼迫我們的人,還不容許別人加害於他們。什麼時候我們能這樣,第一得福的是我們自己。因為這樣,我們心中便沒有一個可恨惡的人,自然也就沒有煩惱痛苦。我們既然不記念人的惡,大量包容別人,日久天長,別人也會因我們的大量敬愛我們,尊重我們,同時神因為我們像祂,有祂的心,自然更多賜福給我們,更多使用我們。請想我們是多麼有福呢!

可惜大多數的人是那樣糊塗!心中容不下一點事,容不下一個人。只要別人對自己有一點不好的表示,便牢牢記在心中,反覆咀嚼別人那一點惡意的表示,和那幾句不中聽的話,魔鬼再從旁挑唆說,“哼!他們無緣無故的侮辱你,批評你,誤會你,攻擊你,你就這樣忍氣吞聲,逆來順受么?你如果一點都不反抗他們,早晚他們會得寸進尺,弄得你在世上沒有容身之地,到那時可怎麼好呢!況且古人說過,蒙大辱而生者勿寧死。憑你這個人就這樣在他們面前甘拜下風,難道你真要作一個唾面自乾的懦夫么?不行!不行!無論如何總要同他們干一下。叫他們知道你不是好惹的。”

你自己的肉體本來就不肯忍受這些,魔鬼再對你大施挑撥,這麼一來,你便把那一點事越放越大,一方面自己痛苦難過,一方面計算怎樣施行報復。你也知道你報復了他們以後,他們必定要再向你施行報復,因此還需要早早計算到那時怎樣應付他們。這時你的心中所充滿的只是憤恨,惱怒,愁苦,憂慮,一切喜樂平安自然都遁跡無蹤,因此你的人生便陷入極端的苦境中。不用說你再進而惹出別的禍害,就這一種禍害就夠你受的了。氣量偏小的人不只卑鄙無用,而且是世上最痛苦最可憐的人,這樣的人焉能作什麼大事呢。

不幸這可敬可愛的掃羅後來竟墮落了!他因為悖逆神以致被神棄絕。從那時候起,他的景況越來越壞,同時他的心也就狹小起來。當他聽見婦女舞蹈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的時候,便對大衛起了嫉妒的心,蓄意要殺害大衛。在這時候並沒有什麼人藐視他。婦女們仍是稱讚他的戰功,不過多稱讚大衛一點就是了。這種情形遠不及當日那些匪徒藐視他那樣使他難堪。如果他這時仍是順服神,仍是那樣心寬量大,他一定會特別歡喜,因為以色列人中多了一位大能的戰士。縱使婦女們完全不提到他自己,只稱讚大衛,他也決不會稍有不滿意。不過這時候的掃羅已經不再是當日的掃羅了。從前的掃羅是一位敬畏神的掃羅,所以他心寬量大,一點不計較別人怎樣侮辱他。現在的掃羅是一位遠離神悖逆神的掃羅,所以他心窄量小,斤斤於自己的利害榮辱,不願意有一個人比他多得一點榮耀。因此他一聽見婦女們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便立時滿心嫉恨,怒不可遏,定意除滅大衛。因此他拋棄了國事,專一的與大衛為難,將大衛從東追到西,從南趕到北,雖然大衛兩次存留了掃羅的性命、未曾殺害他,仍不能感化掃羅的噁心。弄到最後,大衛未曾被掃羅所害,掃羅自己卻因着惡貫滿盈,在基利波山陣亡喪命。

掃羅追逐大衛的情形豈不正足以代表那些心窄量小的人所有的生活么?放着重要的事工不作,放着王宮裡的幸福不享,卻帶着一些人終日東跑西奔,去捉拿一個絕對不會加害於自己的人。心裡的痛苦,身體的疲勞,都是自己無緣無故找來的。害人不成,先害了自己。一切心窄量小、嫉妒人、怨恨人的人都是這樣無知。他們終日思想別人對不起他們的地方,這些事佔據了他們整個的心思,如何能再有一點平安喜樂?他們又用他們的時光力量想去加害於他們所恨惡的人,還剩下多少時光力量去作他們當作的事工?寶貴的精神、力量、時光都是這樣用在害人自害的事上。心窄量小的人是多麼可憐哪!

從掃羅的事迹中我們又得了一樣教訓。就是人在神的愛中生活,心中充滿神的愛的時候,別人待自己無論有什麼不好,都不會放在心裡。及至遠離神的時候,一切的嫉妒、惱恨、忿怒、兇殺,都會進到心中。掃羅還是那個掃羅,怎麼當日就能那樣心寬量大,聽見別人侮辱他竟毫不在意;今日竟會這樣心窄量小,聽見婦女們唱了一句“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便這樣怒不可遏,誓必除滅大衛才甘心呢?主要的原因就是掃羅和神中間的關係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人和人中間所以總弄不好,原因就是人和神中間未曾弄好。如果我們只希望對人心寬量大,卻不先學習敬畏神、親近神,那真無異於緣木求魚了。

在這裡還有一件應當注意的事,就是以掃羅那樣可敬可愛的人竟會墮落到這種可憐的地步。如果在掃羅才作王的時候,有人告訴他說,將來有一日他會妒賢嫉能,殺害忠良,掃羅大約絕對不信這話。可是他悖逆神離棄神以後,漸漸竟到了這種地步。可見無論多麼虔誠的聖徒只要悖逆了神,遠離了神,什麼樣的罪也能犯,什麼醜惡的事也會作得出,掃羅就是我們的前車之鑒啊!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專稿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精選集第6冊·借鏡》,第1章“看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獲微信原創播發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權。本文歡迎弟兄姊妹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