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長子的名分何等寶貴

0

今日經文:有一天雅各熬湯;以掃從田野回來,累昏了;以掃對雅各說,“我累昏了,求你把這紅湯給我喝;”因此以掃又叫以東。雅各說,“你今日把長子的名分賣給我罷。”以掃說,“我將要死,這長子的名分與我有什麼益處呢?”雅各說,“你今日對我起誓罷。”以掃就對他起了誓,把長子的名分賣給雅各。於是雅各將餅和紅豆湯給了以掃;以掃吃了,喝了,便起來走了。這就是以掃輕看了他長子的名分。(創二十五29-34)

以掃聽了他父親的話,就放聲痛哭,說,“我父啊,求你也為我祝福。”以撒說,“你兄弟已經用詭計來將你的福分奪去了。”……以掃對他父親說,“父啊,你只有一樣可祝的福么?我父啊,求你也為我祝福。”以掃就放聲而哭。(創二十七34-38)

恐怕有淫亂的,有貪戀世俗如以掃的,他因一點食物,把自己長子的名分賣了,後來想要承受父所祝的福,竟被棄絕,雖然號哭切求,卻得不着門路,使他父親的心意迴轉,這是你們知道的。(來十二16-17)

好一個愚昧的以掃!長子的名分何等寶貴,它是神特別賦與的。他自己若不賣與別人,沒有人能奪了去。他人縱想用多少金錢來買,也買不着。萬不料他只為一點食物,便將這特別的權利輕輕賣給雅各。雅各固然狡猾,不該利用哥哥飢餓疲乏的機會,用詭計收買長子的名分,但以掃如果不那樣愚昧,雅各雖然存心不良,又能作什麼呢?飢餓疲乏雖然不好過,但忍半日的飢餓,又焉能因此便喪了命呢?吃這一頓紅豆湯,不過獲得半日的飽足,一生享用不盡的福分卻因此輕輕地奉與他人。目光如豆,因小失大。看了以掃的事迹,真不能不令人扼腕長嘆了。

從以掃賣了長子的名分以後,長子當得的福便已經與他斷絕了關係。他不再配得長子當得的一切好處。他已經自己甘心捨棄了那些福分。雅各說謊欺騙父親,騙去了父親所祝的福,固然是不應當,從另一方面說,縱使雅各不那樣說謊欺騙父親,長子當得的福仍是不能歸到以掃的身上,因為他在喝雅各的紅豆湯的時候,他已經自己賣去了。雅各趁着哥哥飢餓疲乏的機會,用紅豆湯收買哥哥長子的名分,是一種不正當的行為。以後他冒充以掃,說謊欺騙父親,得去了父親所祝的福,更是一件可憎的事。我們一點都不為他開脫。不過以掃失去了他當得的福,錯處仍是在他自己身上。如果長子的名分是雅各用暴力奪去的,以掃沒有力量抵拒,好像一個行路的人途中遇見持械的暴徒奪去他的財物一般,這樣我們就一點不能罪責以掃。但事實完全不是這樣。如果以掃不貪慕一時的愉快滿足,咬定牙根;寧可忍幾小時的飢餓,也決不出賣長子的名分,雅各的狡計不是無處可施了么。當時就為一點飲食,甘心把長子的名分出賣給人,後來又“號哭切求”,又有什麼用處呢。

教會中像以掃一樣的人有多少呢!蒙恩得救以後,神又召我們去得天上的獎賞,就是那不能壞的榮耀冠冕(林前九24-25)。如果我們能始終不懈向著標竿跑去,到了時候,那榮耀的獎賞便要歸於我們。不料許多信徒在天路上跑了沒有多少時候,遇見了金錢的試誘,虛榮的牽引,愛情的羈絆,便像以掃一樣捨棄了天上榮耀的獎賞,去換一些暫時肉體的滿足。遲早有一日他們發現他們多日所追求戀慕的不過都是鏡花水月,轉眼成空,天上永存的榮耀卻因此被賣掉了。(注意我在這裡所說的是獎賞,不是我們因信所得的永生。永生是得了便不能失去的。)那時他們要後悔,要哀哭,但是已經太遲。他們再不能得回他們自己為一點肉體的滿足所賣掉的好處。他們要像以掃那樣“放聲痛哭”,但是哭也無用了!

世上的一切虛浮的事物是何等容易吸引人的心啊!大量的金錢,豐富的享用,群眾的譽揚,肉體的宴樂,朋友的情感,異性的愛慕,那一樣不是具有無限的吸力?若不是我們的心時刻向著主,時刻想到天上的盼望,又有幾個信徒能勝過這些事物的誘惑呢。多少信徒當貧窮的時候在神面前立了堅固的約,把自己完全獻與祂,為祂活着,及至有一日得着大量的金錢,便轉去崇拜瑪門,不再以神的事為念。多少信徒在沒有什麼聲望的時候極忠誠的為神的真理戰爭,及至有一日受許多人的敬愛擁戴,便處處討人的歡心,步了假先知的後塵。多少信徒因為貪愛世界的娛樂走了墮落的路。多少信徒因為結交屬地的朋友陷在許多罪中。多少信徒因為戀慕不信的情人離棄了他們的主。多少信徒因為太注重商業、田產、學識、子女,以致在天路上成了一個落伍者。

在一個時期中有一百個信徒熱心的跟隨主,十年以後仍能保持當日那種熱心的連二十個也沒有了。二十年以後恐怕連五個也沒有了。其中大多數的人都蹈了以掃的覆轍,為一頓紅豆湯賣掉了長子的名分,只顧一時肉體的愉快,弄得將來懊悔哀哭。神不但將以掃的事迹都詳詳細細地記載在舊約中,祂又藉著祂的僕人在新約里嚴重的警戒我們,我們豈可不當戰兢、惕懼、時刻謹慎呢?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專稿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精選集第6冊·借鏡》,第1章“看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獲微信原創播發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權。本文歡迎弟兄姊妹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