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中共內鬥、仇外會令中國倒退多少年?

0

圖為8月26日,北京籠罩在一片烏雲之下。(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近日,美國投資大亨索羅斯(George Soros)公開抨擊中共政權,並直言美中關係的對立,稱“今天,美國和中國正在進行兩種治理體系之間的生死衝突:壓制性體系和民主性體系。”

美國商界開始發出與中共脫鉤的信號,應該令中共十分揪心,但中共高層實際也在準備與外界脫鉤。無論是主動脫鉤還是被脫鉤,中國社會都正在經歷一場全面的倒退。中國大陸之內和海外的華人都越來越能感受到中國的倒退,只是還不知道這種倒退最終會多深多廣,或者說,中國可能倒退多少年。

中國忽然走向倒退,不是外界造成的,而是中共內部的劇烈變化造成的。準確地說,中共內部權力結構的變化,以及圍繞權力變化的激烈內鬥,導致了中共主動採取了倒退、鎖國之路。中共高層權力即將面臨又一次更迭,更加劇了中國倒退的進程;同樣的原因,加大仇外宣傳、對外採取敵視態度,也是中共權斗的需要,不斷加劇了外部國際環境的惡化,推動了中國的進一步倒退。

中共高層嚴重失策引發倒退

美國商界公開要脫鉤,中共也不得不有所表態。9月9日,新華社在醒目位置報導《商務部:中國與外資企業共享發展機遇》;當天,李克強參加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領導人視頻會議也稱,“推動高水平對外開放,歡迎各國企業來華投資,堅持對內外資企業一視同仁”。

中共現在試圖擺明態度,顯然已經無濟於事,外界基本上已經不再相信中共的說辭,中共黨內應該也沒人相信,畢竟“內循環”的口號已經喊了一年多。

4月30日,中共《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2021年1月11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題為“習近平:把握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文章描述,“國際經濟循環格局發生深度調整。新冠肺炎疫情也加劇了逆全球化趨勢,各國內顧傾向上升”,“我感覺到,現在的形勢已經很不一樣了,大進大出的環境條件已經變化”,“去年4月,我就提出要建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

中共高層以疫謀霸的意圖被曝光後,一年多前就已經感受到國際關係難以迴轉,除了“內循環”,實際也毫無辦法了。習近平還引用毛的話說,“無論處於怎樣複雜、嚴重、慘苦的環境,軍事指導者首先需要的是獨立自主地組織和使用自己的力量。被敵逼迫到被動地位的事是常有的,重要的是要迅速地恢復主動地位。如果不能恢復到這種地位,下文就是失敗”。

中共刻意隱瞞疫情、散播病毒,自以為會極大削弱美國和西方各國,為爭霸創造優勢,結果反倒陷入了劣勢。強烈的危機感令中共高層首先想到的是對內收緊權力,防止內部翻船,同時也不能承認決策失誤,只能堅稱“仍然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還大談“時與勢”、“底氣”,但卻不得不承認“機遇和挑戰之大都前所未有”,要“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全力辦好自己的事”。

文章還認為“亂”就是當今世界的主要特點,這也成為了“東昇西降”的唯一論據;文章還稱,美國是中共“安全最大的威脅”。因此,與美對抗成了中共對外的主要策略,當美國聯合了眾多盟友後,中共對外策略又很快演變為四面出擊、全面對抗。

在過去一年多里,中共對內收緊、鎖國,對外仇視、對抗,很快把中國引向了倒退之路。

中共權斗加劇了中國的倒退

2020年是多災之年,中共一手製造的世紀大瘟疫硬被宣傳成了“大國”抗疫勝利;中共兩會曾被迫延遲到5月,會議剛完北京就發生疫情,中國高層四處避疫。各地連續大水災,中共領導人卻無人問津。北戴河會議爭吵之後,中共高調紀念抗美援朝,內循環也在十九屆五中全會正式定調,“科技創新”、“自主研發”、解決“卡脖子”問題成了國策,中共確認了走倒退之路。

2021年伊始,中共高層押寶拜登軟弱,對美國新政府屢屢施壓,不想事與願違,不但促成了美、日、印、澳四方加速同盟,還搞砸了與歐盟的關係。中共高層一輪又一輪對外嚴重失策後,眼看沒有了迴旋餘地,中共內部的反對派也開始步步緊逼。

中共高層一面痛罵反對派的對美“軟骨病”,一面開始又一輪內部清剿,以馬雲的螞蟻集團被整肅為標誌,中共權貴的白手套們一個接一個被清理。今年北戴河會議後,二十大的權力爭奪戰正式開打,大水災淹死了多少人早就沒人關心,維繫權力核心才是中共高層的最大任務。反腐打貪之後,“共同富裕”運動把中共權斗延伸到了眾多有政治靠山的私營企業、富人、名人,甚至被描繪為“一場深刻的變革”。

儘管中共又開始重新解讀這場“深刻的變革”,但每個人都知道,中國經濟每況愈下,中共財政入不敷出,私營企業早晚會被充公,中國在倒退的路上正在越走越遠,失業只能越來越多。但只要有人試圖質疑現任中共高層的決策,“不知敬畏”地藉機攪局,就誰也別“想過太平日子”,“不想鬥爭是不切實際的”。

中共對外當然也不可能在服軟、認錯,改善關係成了無用的口頭語。8月31日,中共駐美大使秦剛聲稱中共能“自力更生”。9月9日,習近平參加金磚國家領導人視頻會晤,再次稱“推動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和自己定義的“國際秩序”;同時仍然不承認病毒起源於中國,對氣候變化也僅承擔“有區別的責任”。

中共應該已經不再指望在國際上還能有多大的發言權,更難談多大的影響力,保住政權才是目前的頭等大事,保住當前的權位才是最優先事項。“改革開放”已經名存實亡,中共被迫“改革開放”四十年,不知現在準備倒退回多少年。

扭轉倒退的唯一方式

索羅斯是典型的美國左派人物,他曾在2010年稱中共政權是“比美國更好的運作政府”。索羅斯的大轉變,應該算美國商界重新認識中共政權的一大標誌;如同美國政界的被迫轉變一樣,美國商界的轉變也是一種必然,儘管有不少人還不情願,但眼看中共所謂的“改革開放”無望,美國商界的對華“接觸”策略,最終也不得不轉向“競爭”策略、脫鉤策略,否則不但無利可圖,還很可能血本無歸。

中共在香港作亂,在經濟上形同殺雞取卵,在政治也徹底脫下了遮羞布,實際也是中共內鬥在香港的延伸。整個西方社會都在反思,中共對外全面對抗,無疑將促使各國加速反思。美國和西方大概放棄了“和平演變”,但中共對“和平演變”的驚恐卻與日俱增,所以才自斷了赴美上市之路。

中共的爭霸思維與生俱來,鄧小平一面“改革開放”,一面要求“韜光養晦”,早就埋下了伏筆;江派一夥無德無能,大開貪腐之門,下台後既怕被揪出,更怕欠下迫害法輪功的血債被清算,才不斷攪局直到今天都沒停;胡錦濤忍辱負重不想“折騰”,卻也擋不住其他人的瞎“折騰”;太子黨不甘心利益被重新瓜分,拚命要維繫各自勢力範圍。

四十年前,中共為了生存,不得不“改革開放”,外資、技術和供應鏈,讓中共政權又維持了四十年的統治,中共官員們個個家財萬貫、享受特權,他們當然不希望“共同富裕”。如今,中共爭霸失敗後,為了生存,又放棄了“改革開放”,想走回頭路,但眼看被脫鉤、失去供應鏈後,經濟問題難解,使中共又陷入了合法性危機的怪圈。

當前中共政權處於最虛弱的時刻,正是中國迎來真正變革的時刻,也是徹底扭轉中國七十二年倒退之路的機遇。中共的衰敗是歷史的必然,中共企圖用倒退之法保住政權,卻是枉然。中國人越早一天覺醒,中共政權越早一天解體,中國越可能早一天扭轉倒退之路,在世界上重建大國的信用,真正走上和平發展之路,百姓才能有福。

責任編輯:高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