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六中全會三大懸念一個核心

0

開一次中央全會,其實只是檢閱中央成員是否忠於習的過程,當然,這種忠誠仍然是表面的。(TIMOTHY A. CLARY/AFP)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11月將在北京召開,有放風稱將推出其黨史上第三個歷史決議。對於這是一份怎樣的決議,目前釋放的信息混亂,但至少有三大懸念,但不離一個核心。

8月最後一天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宣布六中全會的主要議程是重點研究全面總結中共百年的所謂“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問題”。

按說這早應該在“七一”中共百年黨慶總結過了,為何再來總結?況且連洗白毛澤東、抬高習思想的新版中共黨史也已一錘定音出爐。唯一可能就是將有重磅決議要出現。

有多個親共背景網站近日放風稱,中共第三個歷史決議呼之欲出。

中共前兩個“歷史決議”,分別是1945年中共六屆七中全會通過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和1981年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其中1945年由毛澤東主導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是在延安整風的背景下形成的,當時毛藉對黨內高級幹部清洗行動,在1943年3月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中出任主席,正式掌控中共最高權力。之後毛便提出要檢討1928年以來的中共黨史,主要打擊左傾的王明為首的國際派。1945年的六中全會決議就是對剛被毛批倒的“王明路線”的否定。

而1981年鄧小平主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也是全盤否定黨內過去政治路線,是鄧小平為首的老幹部在斗贏了以時任中央主席華國鋒為首的所謂“凡是派”之後,對毛澤東文革路線的否定,由此確立鄧小平在黨內無人可敵的地位。

對於今年11月的中央全會可能出現的中共第三個歷史決議,目前已形成三大懸念。

懸念一:習近平會不會全盤否定中共既有路線?

台灣中央社引述分析認為,習近平若要藉這次六中全會作出第三份歷史決議,就不可能像前兩份決議般,全盤否定中共既有路線、特別是自鄧小平以來的改革開放路線。

其理由是,習近平曾明確提出“改革開放前後30年不能相互否定”的主張,中共此時不會推出否定式的決議。否則,習近平不但將招致黨內非議,且形同否定自己、乃至於中共全黨的執政正當性。

習的“兩個不能否定”,其實暴露了中共理論自相矛盾:毛澤東與鄧小平不同時期路線的自我衝突,事關鄧理論和毛思想本身背道而馳。

“兩個不能否定”是習於2013年1月5日在中央黨校作報告時正式提出。其時習近平登台剛剛一年,反腐的旗號對民間有一定吸引力。由於習的父親習仲勛在前三十年遭到毛澤東的打壓和迫害,習的兩個不能否定論,開始讓對他抱存一點政治改革希望的人失望。

中共前三十年有土改、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大饑荒餓死幾千萬,更有殘忍的文化大革命;後三十年之初鄧小平汲取文革教訓開啟經濟改革,把中國推向世界,本質上都一樣,都是維護中共政權不倒。而習兩個三十年不否定的底牌,就是不許妄議,杜絕動搖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的一切可能。近年官方報導習近平的講話,則把那些懷疑和探尋歷史真相叫做“歷史虛無”。

故此,筆者也認為,本次六中全會,習不但不會允許做“否定過去路線”的決議,反過來要肯定中共建黨百年的整體成就,並重點包裝自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台以來的政績,就和新版中共黨史一樣,文革和毛澤東的罪過被淡化,習近平執政內容獨佔四分之一。

據港媒《明報》報導,如今大陸毛左及自由派支持者,都對六中全會可能的決議有所期待。其中,毛左希望新決議能對改革開放重新評價,“糾正鄧路線偏差”;自由派則希望在維持否定文革的基礎上,對六四事件等歷史公案做出公允結論。

但就像習不會否定自己說過的“兩個不能否定”一樣,在“兩個不能否定”基礎上,毛左和自由派的這些期待應該都會落空。

從近期中共官方不同發聲看,習近平自身也可能會陷於左右衝突中。

比如在官方大動作打壓民企,整治多個行業及高調提出“共同富裕”,要搞“三次分配”後,已引發體制內質疑聲音。而在毛左寫手的李光滿在自媒體發的文章8月29日突然被各大黨媒網站集體轉發,聲稱中共“正在進行一場深刻的變革”後,國內外輿論認為中國要來“二次文革”了。

在一片爭議聲中,向來為黨“叼盤”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9月2日罕見發文批評李光滿“誤判和誤導”。之後中共副總理劉鶴和黨媒《人民日報》均強調官方對民營經濟、對外開放態度不變。同樣來自官方的左、右不同的聲音令人懷疑到底是內訌還是唱雙簧?

懸念二:中共六中全會真的有第三份歷史決議嗎?

據《明報》認為,1945年的決議從醞釀到通過逾4年;而1981年的決議,也有1年半之久。如今距離十九屆六中全會僅剩下2個月,要推出第三個歷史決議,恐非易事。

但中央社引述分析指出,前兩個歷史決議是在否定黨內過去路線,黨內對此存在明顯分歧。如今習近平被全黨定為一尊,且“既不否定過去,也要肯定今上”,便沒有長時間醞釀以化解分歧的必要。而習近平2018年初推動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也是短時間推出。如果他執意要推動決議,不需要時間醞釀。

至於這屆六中全會一旦作出歷史決議的形式及層級,有不同看法。《明報》指,屆時全會可能以“決議”或“決定”形式,而非新的“歷史決議”。但中央社報導則認為,不能完全否定屆時推出“歷史決議”的可能。

筆者認為,既然中共這次大動作要以一次全會對其黨百年所作所為全面總結,按照習的風格,的確可能做出不尋常舉動,直接出“歷史決議”,但決議的內容和效應未必如外界預測,比如所謂三分斷代。

懸念三:六中全會正式斷代毛、鄧、習?

大外宣《多維》近日連續發文宣稱,“以毛澤東、鄧小平、習近平三分斷代的概念將正式寫入中共歷史”。

外界此前原有分析認為,習近平會超越鄧,比肩毛澤東,比如在中共二十大恢復黨主席職務,為終身執政鋪路。

習近平在2016年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上被確立為新一代領導核心,並繼而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習近平思想被寫入黨章。資歷遠不及毛澤東的習近平,敢於推出層級超越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名字比照“毛澤東思想”的“習近平思想”,似乎預示了習近平要拋開鄧小平,並不想作三分斷代。

由於前兩個歷史決議都是否定過去路線,從而分別確立了毛澤東和鄧小平的核心地位,成為進入毛澤東時代和進入鄧小平時代的標誌性文件。如果六中全會真有第三個歷史決議,習近平應該不會透過否定鄧小平和延續到江、胡的路線獲得權威,而會像他提出“兩個不能否定”一樣,避免觸碰路線衝突難題,無需斷代,而是務實固權,實際上達到比肩毛澤東的地位。對習而言,只有超越毛鄧衝突,他才能形成中共黨史上前所未有的權威。

一個核心:習近平內鬥中保權

根據此前中共政治局會議公報指,總結其黨的百年所謂“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是做到堅決維護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等的需要,因此,強化習近平的核心地位才是六中全會的核心所在。

中共政治局宣稱六中全會的議題是保習核心的需要,不排除黨內對於再次抬高習的地位還有諸多雜音,由此令六中全會看起來很虛的議題變得高度敏感。

中共的重大會議歷來是內鬥關鍵節點,就像前兩次歷史決議是中共內鬥的產物一樣,如果十九屆六中全會真有一次歷史性決議,這次全會將掀起高層權斗新高潮。

習近平當局近年一再強調要保“政治安全”,潛台詞就是保政權安全,而中共的政權安全的重中之重是黨中央安全,核心卻是習近平自己的安全。

而如今中共政權已危機四伏。自中共十九大上習近平“定於一尊”後,中共面臨外部巨大壓力及內部諸多問題。習近平一直擔憂中共內部不滿和反習勢力藉著外部環境的惡化蠢蠢欲動。

故此,六中全會顯然不可能超越習所說的“兩個互不否定”,核心的問題其實還是要解決不能否定習的核心地位的問題。如果六中全會要出爐涉及進一步提升習地位的歷史決議,應該在今年北戴河會議已爭吵和妥協過,所謂“共同富裕”搶錢計劃,就是黨內封口之舉。開一次中央全會,其實只是檢閱中央成員是否忠於習的過程,當然,這種忠誠仍然是表面的。

責任編輯:高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