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鐘:毛澤東十大罪

作者按:毛1976年9月9日死於天怒人怨,迄今45年。暴君之死仍然是一個封閉的極權國家最重要的日子。謹將2014年元旦此文修訂奉呈Facebook諸君乞正。

【一、謀殺國家主席劉少奇】

劉少奇(1898-1969)是1959年、1964年兩屆全國人大選出的國家主席兼國防委員會主席。因和毛澤東產生政策分歧,在毛發動的文革中被「誣陷,殘酷迫害」(悼詞)至死。毛是加害的元兇。1966年寫「炮打司令部」、1968年誣陷劉是最大的「走資派」、「叛徒、內奸、工賊」,1969年將病重癱瘓的劉押送河南開封,撤銷藥物治療,捆綁在床六個月,直至十一月十三日死亡。死後不準以真名火化。
這是十足的謀殺罪行,完全超越權力之爭性質。沒有毛的指令,具體執行的周恩來等人絕不敢妄為。毛在內部鬥爭中,採用形式不同的謀殺手段,對異己在肉體上加以毀滅,如文革中還有彭德懷、賀龍、林彪甚至周恩來(拖延治癌)等人。劉少奇是法定的國家元首,謀殺性質至為嚴重。

【二、復辟家天下,操縱江青篡權禍國】

毛在文革中,自稱「無法無天」,打破黨紀國法,任命妻子江青為文革小組領導人,讓江青充當文革「旗手」,打倒一切,大亂天下,公報私仇,冤死於江青旨意之下的幹部、知識分子不計其數。毛獨裁無忌,大權私授,可查的文件中,對身後接班名單都有批示「黨主席江青」。江青在受審時,也宣稱毛給華國鋒批示中指出:「有問題,找江青」。江自稱是毛主席的一條狗,叫我咬誰我咬誰。
四人幫承受禍國殃民的全部罪責,真正的主犯卻只是犯了「三七開」的錯誤,這是對歷史的公然捏造。毛還要姪子毛遠新接掌軍權,據張玉鳳提供的兩份毛圈定的接班名單,第一人都是毛遠新。「八人幫」在毛遺體前手拉手的合影更是昭然若揭──這是毛顛覆共和國體制,復辟皇權家天下的大罪。

【三、煽動仇恨,教唆青少年製造紅色恐怖】

在個人崇拜背景下,產生以中學生為主的「紅衛兵」運動,得到毛的大力支持,舉行八次上百萬人的天安門接見,煽動他們「要武」,學生打死老師、子女鬥爭父母,衝向社會「橫掃牛鬼蛇神」。僅1966年紅八月在北京被紅衛兵活活打死的無辜教師與民眾達1772人。並導致全國大規模的搗毀文物、毆鬥知識分子和無法控制的兩派「武鬥」。「文化革命」變為暴力肆虐,腥風血雨的大仇殺。毛發表多次打人有理、越亂越好,「八億人口,不鬥行嗎?」等「最高指示」,要求1967年展開「全國全面內戰」。
死於文革浩劫者數以百萬計(葉劍英說二千萬)。禍首非毛莫屬。尤其傷天害理的是,利用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去做打砸搶殺的政治鬥爭工具與犧牲品,古今中外,絕無僅有。對一代人的品格毒害深遠。

【四、焚書坑儒,毀滅文化與科技教育】

毛澤東1958年說,秦始皇算什麼?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個儒,我們坑了四萬六千個儒,我們鎮反還沒有殺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識分子嗎?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當時聽眾發出一片笑聲。到了文革,就再沒有人笑了。毛的「焚書坑儒」再次成百倍地增長。
大革文化之命,已是鋪天蓋地、血淋淋的現實。傳統文化古蹟被狂暴地破壞達七成以上,圖書館被掃四舊,文物藏書當成「封資修」的大毒草被毀棄。知識分子被劃歸「臭老九」,遊街示眾,人身侮辱是家常便飯。全國大中學校停課關閉、鬧革命數年之久。科研停頓,實驗室被砸毀:一個文明古國倒退到蠻荒邊緣。這一切都來自於毛的指示:「不破不立,砸爛舊世界!」「資產階級統治我們學校的現象不能再繼續下去。」

【五、勾結日寇裡通漢奸,叛國有罪】

毛澤東為推翻國民政府奪取政權,無所不用其極。八年抗戰,國軍在正面戰場浴血殺敵,犧牲慘重。毛在延安坐拿八路軍餉,保存實力,擴大地盤。制定「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的戰略方針,借日寇入侵之機,損耗國軍,此已為戰況所證實。不特於此,蘇共駐延安代表孫平還有電文記錄毛長期保持和日軍岡村寧次南京總部「可恥的」秘密關係。
在1943年的重要關頭,毛又派潘漢年赴南京和汪精衛偽政府聯絡,實行「聯日反蔣」謀略,被汪嚴詞所拒。此機密為毛嚴密控制。1955年潘在北京開會,請示上司陳毅有關會晤汪精衛之事。毛竟翻臉,下令要將潘關押封口至死,以掩蓋其通敵叛國之罪。潘入獄後,毛幾次會見日本來賓,都笑謔「感謝皇軍侵略中國,我們才能走出山溝取得勝利……」日本學者遠藤譽在2015年著書指出,國民黨軍隊抗日時,毛澤東派人怎樣和上海日本特務機構岩井公館合作,向日方提供情報打擊國民黨的史實。

【六、荒誕躍進大饑荒,餓殍遍野三千萬】

毛1957年訪蘇回來,發動異想天開的「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強行徵糧,辦公共食堂,演成一場慘絕人寰的大饑荒,赤地千里,餓殍遍野,不少省份人相食,重災區十室九空,一村村人死光。學者調查結果死於饑饉者不下三千六百萬。這場空前絕後的災難,毛負有始作俑者、見死不救的罪責。毛為達空想指標下令要「馬克思加秦始皇強迫命令」,吃不飽「不如死一半給一半人吃飽」、「大躍進,中國非死一半人不可」。災情急如火,不準開倉賑災(儲糧足夠),還封鎖消息,不準逃荒、告狀。
特別惡劣的是,事發後,毫無悔意自責,且嫁禍於人。如餓死百萬人的信陽事件,竟批示是反革命復辟、國民黨殘餘勢力的猖狂報復所致,逮捕十萬基層幹部。更在高層整肅異議者,先罷彭德懷,後誅劉少奇。不惜發動階級鬥爭、四清、直至文革,以掩飾其千古大禍之罪,厚黑居心,無出其右。

【七、實施階級滅絕政策,反人類罪】

中共建國後,毛在位二十七年中,發動連續不斷的政治運動,以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為名,劃分階級成分,製造敵我矛盾和革命對象,從民國公職人員到文化知識界、宗教界少數民族,最後轉向國家幹部和黨內。一浪高一浪,打擊面不斷擴大,國家機關變為「絞肉機」,倡言列寧斯大林是殺人的「兩把刀子」。法紀虛設,一黨專政走向個人獨裁。資料顯示幾乎所有大運動都出自毛的主張和決策,而取得「偉大勝利」。成績錯誤永遠是「九個指頭比一個指頭」。損害與殘暴被掩蓋。
毛獨創「按比例」殺人、定罪之法,鎮反、土改、肅反、反右都有不同的鎮壓、捕人百分比,強制完成指標,無罪者陷入「殺關管」、「五類分子」遍布城鄉。尤為慘烈的是,地富階級、國府官吏、軍警人員、右派分子及其家屬,大規模遭到株連、勞改、殺戮、家破人亡,人權盡毀,禍及子孫,淪為賤民社會殘廢者,數量以千萬計。──這種以公權力實施的暴行,完全達到國際公法的「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性質。

【八、誹謗赫魯曉夫改革,遺毒至今】

今日中共領導所以對蘇聯瓦解恐懼萬分,根源來自毛澤東對蘇共二戰後尤其是二十大後以赫魯曉夫為代表的改革派的妖魔化。中蘇分歧從挑動論戰「反修」到邊界火拚,本質上是農民造反打天下做皇帝的毛政權,根本不理解一個工業化大國在和平經濟競爭時代,思維與體制求變的歷史趨勢。毛主導的反修「九評」,不過是列寧時代的陳詞濫調加民族主義的煽情之作,而對蘇聯現實的扭曲則是中共宣傳一貫的欺詐手法,最後,反修成為文革浩劫的旗幟,兩黨意識形態之爭變成兩國交惡,國家利益與發展全面受損。
1957年毛在莫斯科以一副大家長的姿態,信口雌黃談核戰不怕死幾億人,那正是自絕於國際共運人性化主流的開始,背道而馳的受害者是他的八億臣民,被極左政策折騰到經濟瀕臨崩潰邊緣。中蘇分歧長達二十餘年,作繭自纏,以無知為榮,以蠻橫為樂,文明大幅度倒退,黨內外慘遭迫害者無數。由於鄧小平一手遮天,毛的反蘇政策及其惡果,從未得到清算。成為毛後中國政改一大障礙。

【九、輸出暴政,紅色高棉殺人三百萬】

毛澤東輸出革命,無孔不入。除大規模參與韓戰越戰外,不惜國力統戰第三世界「黑朋友、窮朋友」。收買阿爾巴尼亞,為了拉攏霍查反蘇,一次就給了五億盧布。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大量撒錢,助建「毛主義黨」。在東南亞花錢不下於二百億美元。印尼共總書記艾地,多次去北京朝聖,被毛寵信為世界革命接班人,滲透蘇加諾政府,在1965年「九三○事件」中,300萬黨員、2200萬附屬群眾全軍覆沒,艾地及眾多黨員被蘇哈托政權捕殺,禍及華僑,死難者超過50萬人。
最荒謬者支持波爾布特紅色高棉,中聯部為赤柬游擊隊提供經費、武器、人員等資源,1975年4月赤柬攻佔金邊,將中國人民公社極左模式推向恐怖極端。三天200萬人口驅離首都,暴力下鄉。在全國廢除貨幣、關閉學校、拆散家庭,殘酷大清洗、設集中營,被屠殺、餓死者二、三百萬,佔人口四分一,含華裔21萬。波布專赴北京晉見毛報喜。
三年後,赤柬終於被越南軍推翻,建立親越政府。中共竟在聯大仍然承認已被瓦解的赤柬政府,且在1979年,鄧小平稟承毛旨發動侵越戰爭(全球只北韓一家支持),九十年代赤柬頭目受到國際法庭審判。毛「聯美反蘇」策略的背景之一,是多年「革命外交」的失敗,四面樹敵而日趨孤立。

【十、超級特權,中國貪腐第一人】

毛澤東被宣傳為生活簡樸從不摸錢的領袖。實際上,他享有帝王般的豪華富貴,驕奢淫逸。在全國人民掙扎在工資三、五十元的貧窮歲月中,毛擁有六十一座行宮(雖然有的從未住過,是各地高幹的諂媚之作),勞民傷財,劃為禁苑,動輒佔地數千平米,侍員成群,遠非今日貪官豪宅可比。著名韶山「滴水洞」,建於大饑荒年代,造價上億,工程奇特,相當於一百萬勞力苦役一年。
毛的巨額稿費估算超過億元,官方只認120萬元。但五十年代已達百萬元,後來累計更是天文數字。鐵的事實是,文革已經強製取消全國稿費制,獨留偉大領袖一人享有。而且中外作家的出版權連同著作,都被掃進垃圾堆,毛在這樣無恥的專制壟斷之下,獲取的稿費無論百萬、上億不僅是變相貪污,也無異於公開的搶劫、掠奪!(至今沒有人追究)。
至於「和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關係」,今天肅貪的流行指控,對於毛而言,其玩弄女性、荒淫無道,早已是中國家喻戶曉的談資。
(2014年元旦毛誕120年初稿,2021年9月修改於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