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三峽大壩在戰爭中安全?

三峽大壩 在戰爭中安全嗎?(《新聞大家談》提供)

三峽大壩,作為世界上建築規模最大的水利工程,它的利弊、安危、影響,一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最近三峽大壩再次成為輿論熱點,這次不是因為水災,而是一個潛在的黑天鵝事件。

隨着最近台海局勢升級,三峽大壩是不是可能成為不對稱反擊的目標,最近被台灣智庫專家提起,引起了不小的討論。我想沒有人希望爆發戰爭、兵戎相見、生靈塗炭,但到底是不是有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中國人頭頂上,這是我們討論的出發點。

我們知道,中共宣稱,三峽大壩的質量,能夠承受小型核彈的攻擊。而且北京2013年發布《三峽保衛令》,對三峽實施“海陸空立體”以及“從中央到地方”的四級防衛,那麼三峽大壩是不是固若金湯?

今天我們有請旅居德國的著名科技作家,長期研究中國水利工程問題,並且曾經實際參與過三峽工程“國土空間規劃”的王維洛先生,來談一談他對三峽大壩的觀察。

王維洛先生詳細闡述了三峽大壩建設的來龍去脈,以及從建設之初就籠罩着的軍事風險。但這樣一個項目,還是在中共的意志下,強行上馬了,也成了懸在長江中下遊民眾頭上的一潭深淵。

關於三峽的更多爭議和隱患,我們下周繼續關注。

三峽大壩疑似隱患8450處?

中共自然資源部,今年8月20號發布報告說,去年通過遙感衛星觀測,在三峽庫區、黃河上游、四川強震區等五類典型地質災害分布區,識別出疑似隱患8,450處,但是官方沒有對外披露任何細節。根據您多年對三峽大壩的研究,這座大壩存在哪些安全隱患,風險等級有多高?

通過衛星遙感觀測,是否能及時發現風險並排除,能杜絕隱患嗎?

8月4號,環球時報英文版發表了記者署名文章,標題是最先進的大壩:梯級水庫將洪水從野獸變成資源——駕馭長江,報導試圖給外界喂定心丸,說三峽大壩和葛洲壩大壩曾經存在孔穴和裂縫,但現在都修好了,但這篇文章只發表了英文版,沒有中文版。

中共曾宣稱三峽大壩建成後電費會下降

很多人聽說過一個說法,當年建設三峽大壩前,中共做輿論動員的時候,曾經宣稱三峽大壩建成後電費會下降,只要8分錢一度電。到底是不是有這個宣傳說法,現在很難考證了。不過現在中國居民用電的價格是4毛多到7毛多一度電,而且今年7月中共發改委說,居民用電價格偏低,未來要還原電力的商品屬性,反映供電成本,暗示未來居民電費可能要漲價。

但與此矛盾的是,官方同時宣稱,三峽大壩建成運營十幾年以來,早已收回成本,開始創造效益,回報社會,而且主要是以發電為主創造效益。如果是這樣,那這個效益到底回報給誰了?為什麼還要漲居民電價?

中共建黨百年大事記只提到三峽一次 傳中共拆數千座水電站

今年是中共建黨百年,在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發布的“中共一百年大事紀”里,只提到了三峽一次,是1997年11月8日三峽首次實現大江截流。三峽大壩從決策、開工、落成、到通航有很多時間點,您認為它為什麼單單選了這個時間點?

網上盛傳,習近平要求拆除4萬座水庫大壩,這個消息的原始出處是,美國彭博社8月14號發表的一篇文章,標題是《中國有數千座它不想要的水電站》,文章說2018年開始,中共啟動了一場運動,要清理整治4萬多座小水電站,其中一些會被廢除。

這個數據可能不太準確,我查到中共水利部的數據是,到2020年底,中國已經有2.1萬多座小水電站進行了整改,其中大約4,000座會拆除退出。這些小水電站到底有哪些隱患?是怎麼形成的?拆除後,相關隱患和對生態的影響等負作用,是否會消除?

非常感謝王維洛先生接受我們的專訪,帶來獨特的觀察。

感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和您再會。

責任編輯:李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