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文明如何戰勝野蠻

0

在911恐怖襲擊事件20年後的今天,我們發現,世界未必比當時更安全。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9月9日說,20年前對美國發動恐怖襲擊的基地組織可能會在美軍撤離阿富汗之後試圖捲土重來。他強調,美國準備好應對基地組織可能構成的威脅。

BG New York City 20 Jahre nach 9/11 | World Trade Center, Anschlag 2001

2001年,伊斯蘭恐怖主義組織“基地”(Al Qaeda)炸毀了象徵經濟實力的世貿中心,並襲擊美國軍事力量的中心五角大樓。由本拉登指揮的恐怖份子,只用了一把裁紙刀,就把民航客機變成武器。

有報道稱,阿富汗塔利班新政府的就職典禮定於9月11日舉行,受邀參加儀式的國家有中國、俄國、巴基斯坦、土耳其、伊朗和卡塔爾。塔利班就職典禮偏偏選在911,這無異於向全世界宣示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西方式民主在阿富汗的失敗,以及國際社會反恐之戰的不成功。

清華大學教授秦暉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文章《如何走出“文明墳場”?》。秦暉說,正如阿富汗裔作家安薩里指出的:“介入阿富汗事態的大國勢力似乎總會一敗塗地。這裡地形複雜、⼈民善戰,這對征服者而言確實是特殊的挑戰。如此想法看似智慧超然,實則大錯特錯。歷史上,阿富汗淪於外敵鐵蹄之下的情況實在不知凡幾。”“如果阿拉伯人沒有征服並長期統治阿富汗,今天這裡幾乎全民信奉的伊斯蘭教,包括塔利班的‘埃米爾’又從何而來?”

秦暉寫到:“完成征服後的外部勢力,其實後來都難免兩個選擇之一:要麼撇開本地人,征服者直接‘弱肉強食’,以主人姿態來治土臨民,通過暴力鎮壓以克服土著的分散自主乃至離心割據狀態,甚至實行種族清洗和文化滅絕(如雅利安征服後,印度河流域古文明連同其土著都不復存在;波斯征服後,雅利安-印度語支居民也不復存在;蒙古征服後,“把阿富汗化為一片鬼域”;以及穆斯林征服後,佛教文化慘遭滅絕——今天塔利班炸毀大佛,只不過是其“掃尾”工作而已)。要麼,如果想保持文明而心慈手軟,那無論是直接治理還是扶持本地代理人治理,大概率的結果都是難以支付極端高昂的治理成本,最後不得不退出”。

因此,秦暉總結道:“阿富汗與其說是‘帝國墳場’,‘民主墳場’,不如說是文明的墳場。這次美國的失敗與其說是美國失敗,民主失敗,毋寧說是文明的失敗。”

中共對美國相關阿富汗的政策提出批評。中共外長王毅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說,用強權及軍事手段解決問題只會使問題越來越多。

中共這一批評根本站不住腳。因為在當年,美國是因為反恐才對阿富汗採取軍事行動的。當時的塔利班支持恐怖主義,為發動911恐怖攻擊的基地組織提供庇護所,美國為了反恐才對阿富汗採取軍事行動。在當時,連中國政府也表示支持。美軍打垮了塔利班政府後,阿富汗勢必面臨制度重建,美國拒絕像老的殖民主義者那樣自己充當阿富汗的統治者,於是幫助阿富汗人民建立起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美國在阿富汗問題上確實犯有錯誤。但美國在阿富汗遭遇挫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因為美國不想照搬殖民主義、帝國主義的做法,用強權及軍事手段解決問題而造成的。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阿富汗局勢已發生重大變化,我們尊重阿富汗人民的意願和選擇。”但是當前阿富汗的局勢,絕非阿富汗人民的選擇。這一點不容混淆。

20年前,911事件發生後,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文明與野蠻之戰》。其中寫道:“有人說,911恐怖襲擊是一大創新,它改變了人類對戰爭的概念。不對。911恐怖襲擊不是創新是復古,是倒退到野蠻時代。在野蠻時代,各部落、各國家之間打仗就都不講規則,不分軍人與平民,不分戰時與平時,無所不用其極。在那時,飽受欺凌、走投無路的弱者要是用911式的恐怖襲擊手段打擊強者,只會迎來滔天大禍,被屠城屠族,滅國滅種。古代的情報更不靈,遭受恐怖襲擊的一方更難以準確地找出誰是襲擊者,怎麼辦?很好辦,把有嫌疑的人員或族群統統滅掉就是。在古代歷史上,被滅絕的部落、村鎮、城市、族群、國家,難道還少了嗎?”所以我要說:恐怖主義,包括911這種超級恐怖主義都不是什麼新東西,但是,用文明的方式戰勝恐怖主義倒是人類的新問題。

美國這場反恐之戰之所以打得很艱苦,就因為美國要講文明,講規則,投鼠忌器,既要盡最大可能避免誤傷無辜,同時又不能因為反恐而把自己變成警察國家。這就給恐怖主義留下了某種空隙和機會,無法徹底根絕,一勞永逸。

恐怖主義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一個頑疾。它很難根治,不過其危害終究也有限。恐怖主義之所以能對我們造成危害,不是因為它有多大的實力,而是因為它總是躲在暗處,採取偷襲的方式,並且針對沒有武器、缺少防備的平民。這也就註定了恐怖主義不可能真正做大,因為它一旦冒出水面,就可能招來毀滅性打擊。相比之下,極權主義才是自由的大敵,因為極權主義可能做大。

網上早就有人寫道:本拉登說,最惹不起的是中國。是的,在奧威爾“1984”式的極權國家,恐怖襲擊確實很難發生。但那不是中國打敗了恐怖主義,而是恐怖主義已經打敗了中國。中國政府自己就是最大的恐怖主義——國家恐怖主義。事實證明,一般的恐怖主義不可能威脅人類的普世價值;真正能威脅普世價值的只有國家恐怖主義,即極權專制政權。我們必須對此保有清醒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