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一個任性取禍的女子

0

今日經文:亞伯拉罕清早起來,拿餅和一皮袋水,給了夏甲,搭在她的肩上,又把孩子交給她,打發她走;夏甲就走了,在別是巴的曠野走迷了路。皮袋的水用盡了,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樹底下,自己走開約有一箭之遠,相對而坐,說,“我不忍見孩子死。”就相對而坐,放聲大哭。神聽見童子的聲音,神的使者從天上呼叫夏甲說,“夏甲,你為何這樣呢?不要害伯;神已經聽見童子的聲音了。起來,把童子抱在懷中;我必使他的後裔成為大國。”神使夏甲的眼睛明亮,她就看見一口水井,便去將皮袋盛滿了水,給童子喝。神保佑童子,他就漸長,住在曠野,成了弓箭手。他住在巴蘭的曠野,他母親從埃及地給他娶了一個妻子。(創二十一14-21)

可憐的夏甲!同她的兒子以實瑪利被撒拉從家中驅逐出來,走在曠野失迷了道路,皮袋的水又用盡了。沒有食物吃,一天兩天還不至餓死,沒有水喝,可怎麼能生活呢?“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樹底下。自己走開,約有一箭之遠,相對而坐,說,“我不忍見孩子死。”就相對而坐,放聲大哭。”

我們讀到這一段記載,真不能不為夏甲一灑同情之淚,而且痛恨撒拉的殘暴。起初亞伯拉罕納夏甲為妾本是撒拉的主意;到了這時候,撒拉又嫉妒夏甲和以實瑪利,把他們母子二人趕逐出去,使他們遭遇這種苦境,如果不是神向這可憐的母子二人施行憐憫,他們一定會渴死在曠野。神的朋友亞伯拉罕竟會有這樣一個妻子,真是令人惋惜的事。不過我們若詳細把夏甲與撒拉二人發生糾紛的始末查考一下,我們便知道撒拉誠然有她的錯處,但夏甲遭遇這次的苦難,有這一次的哀哭,也正是咎由自取,不能只怪別人。閱者疑惑我的話么?請讀一讀以下的記載──

亞伯蘭與夏甲同房,夏甲就懷了孕;她見自己有孕,就小看她的主母。撒萊對亞伯蘭說,“我因你受屈。我將我的使女放在你懷中,她見自己有孕,就小看我。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判斷。”亞伯蘭對撒萊說,“使女在你手下,你可以隨意待她。”撒萊苦待她,她就從撒萊面前逃走了。(創十六4-6)

這就是夏甲和撒拉二人中間發生衝突的起源──“她見自己有孕,就小看她的主母。”婢女輕看主母,作主母的焉能不惱怒。兩個人中間的糾紛便從此開始了。撒拉先是向亞伯拉罕發她的牢騷,及至亞伯拉罕允許了她隨意待夏甲,她便苦待她,以致“她從撒萊面前逃走了。”

從這幾句話中我們看出來撒拉並不是一個蠻不講理,轄制丈夫,欺凌鄰舍的女子。如果她是這樣的人,她早就不等得她丈夫的允許便隨意苦待夏甲了。她起初不過是因為受了委屈向她的丈夫訴苦。亞伯拉罕看見她的苦情和夏甲的無理,自然不能不安慰她,便對她說,“使女在你手下,你可以隨意待她。”到這時候撒拉才敢發抒一下多日不平之氣,開始苦待夏甲。以後夏甲逃走了一次,神卻吩咐她回來。再後她生了以實瑪利。亞伯拉罕因為愛兒子的緣故,當然不致再容夏甲受撒拉的苦待,同時撒拉因為自己沒有兒子,夏甲卻生了兒子,自然也不好再苦待夏甲。在這種情形之下,夏甲便得以在家中安居了十幾年。在這個時期中撒拉和夏甲中間的感情怎樣,聖經中雖然未曾記載,但由於以後所發生的事,我們就可以看出來,她們兩個人中間的感情一定始終未曾轉到好處。夏甲所以不致再受苦待,就是因為她有一個兒子,撒拉卻沒有兒子。

及至撒拉生了以撒以後,一切的情形立時有了轉變。到這時以實瑪利已經不再是亞伯拉罕的獨生子,而且以撒又是神所應許的兒子,是亞伯拉罕的妻子所生的。因着以撒的誕生,撒拉的地位驟然提高,夏甲的地位也驟然降低。撒拉現在有權柄再苦待夏甲了。她對亞伯拉罕說,“你把這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因為這使女的兒子不可與我的兒子以撒一同承受產業。”這樣一來,便演出這幕悲劇來了:亞伯拉罕悲悲慘慘老淚縱橫地送走了夏甲和以實瑪利,這母子二人在別是巴的曠野幾乎喪掉了性命。

夏甲這種行為真是愚昧到極點。她因為自己有了孕,便小看她的主母。她全然忘記了她的地位,她更忘記了撒拉雖然沒有兒子,但她與亞伯拉罕是多年的夫妻,又是自己的主母。即使夏甲有五個兒子,撒拉仍是她的主母。況且她作了亞伯拉罕的妾還是由於撒拉的主意。她如果明智一些,應當特別地尊敬撒拉,親愛撒拉,就是生了兒子以後,也是照常小心翼翼地事奉撒拉,這樣又焉能弄出今日這種慘痛的結果來呢。當撒拉未生以撒之前,夏甲必是倚仗着她有兒子,因此任意妄為。她想無論如何,因為她有兒子的緣故,撒拉也不能再苦待她,更不能驅逐她。俗語說“母以子貴”,她現在因着以實瑪利的緣故身份已經提高了許多。她以為那老而無子的撒拉將要長久在她的面前甘拜下風了。她萬也沒有料到九十歲的老婦竟會生了兒子。十幾年來因為自己沒有兒子不得不忍氣吞聲的撒拉,到這時候方能發泄一下多日的怨忿,於是夏甲和她的兒子以實瑪利便再不能安居家中。這無知的婦人到這時嘗到自己所種的苦果了。

像夏甲一樣無知的人有多少呢!許多人稍微得了一點地位,得了一點尊榮,便眼空四海,目中無人,當尊敬的不再尊敬,當懼怕的不再懼怕,僥倖在一個時候有些仗恃,便以為自己所仗恃的永遠不會失去,因此作威作福,自高自大,任意欺凌人,侮辱人,以為一生總可以站這個地位握這些權柄,一點不肯退一步想。有一天所仗恃的冰山忽然傾倒下來,自己失了時,失了勢,被他所欺凌侮辱的人倒佔了上風,到這個時候,那些人把多年多日所積的忿怒惱恨一齊都傾倒在他身上,他今日自己所要受到的苦比他當日加給別人的苦也許要大幾倍,甚至幾十倍,他便不免像夏甲那樣“放聲大哭了”。其實起初若聰明一點,謙卑一點,不因為自己得時得勢便狂傲自大,不給人難堪,不招人怨恨,今日這一些苦痛禍患本來可以消彌於無形,又何至遭遇這種悲慘的結果呢。

明白了么?無論在什麼地步,也無論在什麼時候,常要退一步想想,便可以消彌多少未來的苦痛。得意的時候要想到還有失意的時候,富足的時候要想到還有貧窮的時候,尊貴的時候要想到還有卑賤的時候,有權的時候要想到還有無權的時候。白雲蒼狗,世態萬變;今日的景況這樣,誰敢斷定明日明年的景況又是怎樣呢?謙卑一些,溫柔一些,和平一些,慈愛一些,多使人得些益處,多與人有些好感,不但是別人今日的好處,也是自己將來的好處。何必效法夏甲那樣,才有了一點地位和尊榮,便驕傲賈怨,害人自害呢?

現在我們要把範圍縮小一些,專一談談處家庭的事了。婦女們的心是比較狹小的,尤其是那些不多與人接觸,不多有事工責任在身上的人,別人有少許對不住她們的地方,便牢牢地存記在心中,晝夜思想,反覆玩味,本來小得提不起來的事,都會被她們弄成天大的事。與這些人同處真是十分不易。可是每個家庭中都有婦女,婦女們當中這種心小量窄的又佔大多數,我們在世上生活又不能離開家庭,那樣如何處家庭,便是不可不注意的問題了。

其實有什麼難處呢?無論與什麼人同處,只要存心謙卑,言行謹慎,尊重人,恭敬人,利益讓別人去得,事工讓自己來作,寧可自己吃虧,不讓別人吃虧,不任性,不強項,日久天長,怎樣不好的人也不能不受你的感化,何況有許多人根本並不是強梁凶暴的人呢。你用不着顧慮別人怎樣心小量窄,你只要謹慎你自己,不要驕傲狂妄,不要強項任性,不要粗暴無禮,不要使別人難過。你把自己對付好了以後,你便知道別的人並不難對付。大多數的人在家庭中處不好,並不只是因為別人不好(自然別人也有他們的不好),大原因實在是因為自己的缺點太多,以致惹出許多禍患痛苦來。你說對方心窄量小,因為你有幾件事作得不對,他便懷恨在心,遇事尋隙,給你許多難處;你說的也許很對,但如果你沒有作錯那幾件事,不是也不至於弄到這種樣子么?家庭中的糾紛內幕是最複雜的。你聽聽甲方所說的話,必定覺得乙方真不講理,但你若再聽聽乙方的理由,你立時又覺得甲方實在可氣。那麼究竟哪一方面有理,哪一方面無理呢?我們可以說兩方面都有理,兩方面也都無理。因為兩方面都有理,而且都只看見自己的理,所以總是彼此指責,彼此挑剔,誰也不肯讓誰一步。

至於我說兩方面都無理,就是因為兩方面都只看別人的錯,卻不承認自己的錯。許多家庭中間的糾紛,便都在這種情形之下越弄越擴大了。其實如果有一方真是好基督徒,事情早已就完結了。一個好基督徒自己有了錯就悔改認錯,別人有了錯就饒恕他,這樣還會發生什麼糾紛呢。夏甲不小看主母,她就不至被撒拉趕出去;撒拉能容忍夏甲,二人中間也不至發生這麼多的糾紛。我們沒有法子叫別人作好基督徒,但我們自己卻應當先作好基督徒。如果我們生命足夠成熟,我們就會看見不但與心寬量大的人同處容易,就是與心窄量小的人同處也不是很困難的事。

家庭中的痛苦糾紛是最令人難受的,因為其他各方面的痛苦還容易逃避,唯獨家庭是無法逃避的。但是不要懼怕,也不要憂慮,更不要逃避。你的家庭正是你受神的訓練最好的學校,是神鍛煉你的冶爐。在這裡你的渣滓可以被煉凈,在這裡你可以學習謙卑,忍耐,溫柔,慈愛,和寬容,體恤,恭敬,退讓,殷勤,忠誠,與許多作人不可少的美德。一個人會處家庭才會處社會。一個人會愛家中的人才會愛鄰舍。一個人在家庭中無可指責,才能在眾人中無可指責。一個人在家庭中能有勝利的人生,他在世界上才能有勝利的人生。在這個學校(家庭)里,成績總不及格的信徒,到了什麼地方去也不會有什麼很大的用處。這種人只能像夏甲一樣取禍了。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精選集第6冊·借鏡》,第1章“看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獲微信原創播發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權。本文歡迎弟兄姊妹轉發。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專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