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中國不太可能再搞文革,但走向數字獨裁卻實實在在”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世界報》的專欄作家斯蒂芬·勞爾(Stéphane Lauer)周一在世界報上發表專欄文章表示,“雖然中國不太可能再搞文化大革命,但走向數字獨裁卻是實實在在的”。

斯蒂芬·勞爾在文章中表示,文化大革命的氣息在中國飄蕩。民族主義博主李光滿8月29日發表博文,呼籲結束以犧牲人民為代價而致富的“資本主義集團”,他同時還抨擊中國的明星體制扭曲了青少年,讓青少年受到西方文化危險的影響。

斯蒂芬·勞爾表示,這篇博文帶有毛派清洗言論的味道。但是關鍵的,並不怎麼是它的內容,而是它的傳播範圍。這篇博文被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媒體轉發,而且在發布十五天後,網民仍然可以看到。顯然,沒有習近平本人同意的話,這樣的數碼大字報是不可能得以傳播的。

文章繼續表示,為了理解中國發生的事情,同樣重要的,還要了解這篇博文刊出的背景。

首先,幾個月以來,中國高科技旗艦企業被當局指責為萬惡之源。它們被指賺取不正當的利潤、危害國家的安全、濫用主導地位並損害消費者和中小企業,其中有些企業還受到了制裁。除此之外,中國高科技行業還被促請通過慈善事業來慷慨地支持對當局至關重要的事業。

世界報刊出的這篇文章指出,雖然整頓中國高科技企業時中國政府所表明的目標,可能與面對數碼跨國企業的美國或歐盟的目標有重疊的部分,但是,我們不能弄錯的是:北京的目標首先是要加強對數據的控制,這是中共確保其至高無上地位所必不可少的。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們曾經長期是中國展示其新興力量的櫥窗,現在它們則突然必須要聽話。

另外,在中國,對青少年進行更嚴格監管的呼聲越來越高。在線電子遊戲的使用時間現在被限制為每周三個小時。開學之際,習近平思想也進入了小學生們的課本。

世界報刊出的這篇文章還表示,“共同富裕”的概念是1953年毛澤東在土地歸合作社時提出的,現在,這一概念又被重新提出來了。快速致富已受到質疑。房地產投機受到監控。主要讓富裕階層人家的孩子們收益的巨大且利潤豐厚的補習市場,已被勒令轉向非營利的模式。

從這些可以看出意圖是什麼了。不過,落實起來似乎要更為複雜。以電子遊戲為例,年長的人也許還記得文革期間禁止麻將的結果。法國蒙田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專家顧德明(François Godement)指出:“就像習近平發起的許多事情一樣,我們必須要看實際有哪些落實了。”“致於地方層面的官僚體制改革,這是一場永恆的鬥爭,國家賬目顯示,他掌權之初時宣布的許多改革都還沒有落實。”

另一方面,雖然目前的口號和語氣足以讓經歷過文革的人不寒而慄,但是,其家人曾經是整風受害者的習近平卻不是毛澤東的繼承人。顧德明強調,“(習近平)更接近斯大林或者是劉少奇。他討厭文化大革命的混亂及管制形式。”

不論怎麼說,(習近平的)方法是不同的。1957年的“百花齊放運動”讓人們放開說,為的是隨後能夠更好地鎮壓。而習近平則更喜歡預防而不是治療。電商巨頭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是第一次出了偏差就被噤聲的。

文章還表示,最近的宣布,更多的是標誌着某種實用主義,而不是重回1950年代的意識形態。在政治層面,目的是為2022年的中共20大奠定基礎。習近平在確保獲得那些反對中產階級的上層和極端富人的大部分人口支持的同時,划出了不可逾越的界限。他是個煽動者,但仍然有效。

在經濟層面,他是在為經濟增長放緩做準備。文章援引在法國一高校(CentraleSupélec)任教的老師(Alain Wang)說,“新冠疫情危機凸顯了那些失靈的東西,並彰顯了當局設定的某些目標一直沒有實現”。在缺乏足夠的公共投資的情況下,健康、教育或住房方面的不平等現象很明顯。“至於重啟內需以抵消出口的下降,這是行不通的。這不是因為中國人不想消費,而是因為他們還沒有能力消費。”

文章最後表示,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中國政府能夠因為剛宣布的轉變而成功解決經濟問題。然而,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這就是:習近平給自己準備了失敗時制止抗議的辦法。從這個角度來看,重新控制互聯網顯然是朝着建立全面的大規模監控系統邁出的又一步。雖然文革不太可能捲土重來,但邁向數碼獨裁卻是實實在在的。

作者:阿曼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