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維吾爾法庭有何意義?

0
倫敦的維吾爾法庭,2021年9月10日。

倫敦的維吾爾法庭,2021年9月10日。 © 網絡

2021年9月10日開庭的倫敦維吾爾法庭的第二次聽證會於9月13日結束。這是繼今年六月之後,該法庭舉行的第二次聽證會。由於中國政府並不承認國際刑事法庭,維吾爾人因而無法向國際法庭提出起訴,因而只能採取民間的人民法庭的方式舉行審判。那麼,缺乏法律效應的民間審判有何意義?中國官媒CGTN發表文章說法庭的所謂證人都是一些演員,都是一派胡言!那麼中國官方是否收到傳喚要求出庭作證?中國駐英國使館對此有何回應?英國輿論對此有何反應?我們為此電話連線了兩次出席聽證會的流亡英國的維吾爾族人安華托蒂先生。

法廣: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能否介紹一下法庭是否向中國方面遞交傳喚,是否受到中方的回應?

安華托蒂 :維吾爾法庭正式向中國駐英國使館發出了傳喚通知,但是,他們並沒有出席作證。今年六月舉行第一次聽證會的時候,中國當局讓在維吾爾法庭作證的維吾爾族人的家人出現在中國的電視節目中,並且公開的譴責這些作證的人說得都是謊言。我們作為在中共體制下生活過的過來人都知道,這些家屬是在不得已的背景下不得不與當局配合的。我們都知道,他們沒有任何選擇,我們都知道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這一次,中國大使館特彆強硬出來表示說這個維吾爾法庭都是胡說八道,因為這是他們的一貫作風,他們要講面子。

法廣:那英國輿論對倫敦的維吾爾法庭有關反應?主流媒體都報道了嗎?

安華托蒂:英國的輿論當然也是什麼樣的反應都有,總的來說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一是比較支持弱勢人群,因為他們無法在國際上發聲;也有人認為這個法庭並沒有被告出來聽證,只能聽到一方的聲音,所以,認為存在欠缺。他們的說法是有道理的,在一個正常的法庭,控方與被告方必須當面對峙,證人出席作證也必須事先通告對方,不過,在中國方面拒絕回應的情況下我們當然也無能為力。其實即使是在一個正常的法庭,也會出現在被告缺席的前提下進行判決。

法廣:這是您第二次出現維吾爾聽證會,您覺得這兩次聽證會起到了什麼具體的作用?

安華托蒂: 第一次聽證主要聽取的是證人的證詞,而這一次主要是傾聽專家的證詞。

法廣:那專家們在經過四天的聽證之後是否就最終的裁決獲得了初步的共識?最終的判決將於何時公布?

安華托蒂:確實,目前國際法專家在是否應該將新疆發生的一切定性為是種族滅絕存在分歧,種族滅絕與殖民主義的定義並不是十分清楚 。不過,專家認為,根據聯合國1948年公布的有關種族滅絕的定義,這也應該可以適用於新疆。不過,本月初在英國紐卡索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 召開的為期四天的有關新疆的學術討論會上,一位來自澳大利亞的學者就提出新疆發生的事件應該更加接近殖民主義。通過我本人對這兩次聽證會的觀察,出庭作證的都是一些草根證人,證實的都是一些底層人的經歷,但是,我們無法得知中共的高層,制定這些政策的人究竟在考量些什麼。我在庭外與一些記者以及作家有一些討論,大家似乎都傾向於認為法庭最終做出種族滅絕裁決的可能性應該在50%左右。

法廣:正式的裁決應該在什麼時候做出?

安華托蒂:按計劃應該在今年年底。我覺得維吾爾聽證會或許是西方在捍衛維吾爾人權方面所可能做出的最大的努力。法庭今後將做出何等裁決或許還要看屆時中西方關係的如何演變。

那麼,舉行沒有法律效應不能執行裁決結果的公開審判又有何意義?

對此,作為專家出席倫敦維吾爾法庭聽證會的流亡美國的法學學者滕彪向法廣表示:“我覺得維吾爾法庭至少應該有以下兩層意義,首先通過這樣一個獨立的法庭來呈現更多的真相,讓中國政府的暴行更加暴露在世人目前。雖然,之前人權組織,媒體也都對新疆的情況做出了報道,但是,以法庭的方式出現效果是不一樣的。其次,通過這樣的民間獨立法庭可以為中國在新疆的行為提供一個法律上的定性,我們不能夠因為中國政府不承認國際刑事法庭,不接受國際法庭的審判就置之不管了。民間還是可以提供法律上的結論,因為專業的國際刑法律師完全可以通過證人的證詞來對新疆的事件做出一個法律上的定性,這種裁決雖然沒有國際法院的執行效率,但他是法律上的定性,也是道德上的審判,可以使中國政府的種族滅絕的行為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感謝滕彪先生以及安華托蒂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

作者:法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