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马云菜棚“避难” 中纪委“追杀”

0

中共对民企的打压不断升级,又挂出“共同富裕”旗帜笑纳富豪巨额“保护费”。风声鹤唳之下,9月10日,马云9月1日在浙江省嘉兴平湖察看蔬菜大棚的照片曝光。这是马云在公众视野消失了114天后首次现身。今年5月10日,马云曾在第17个“阿里日”活动中露面。身陷危局的马云此举释放出的是“归隐田园”信号?或暗示“不问政治”的避难之举?但显然当局并未放过。9月11日,中纪委就刊文点名阿里巴巴,大谈反垄断才能共同富裕,这是否有些巧合?由最高反腐机构就“共同富裕”发声,又意味着什么呢?

马云危机时间进菜棚避难?

据网上流传的图片及介绍,此次马云视察的包括阿里旗下的农业基地(以配合盒马农产品店)。据悉,近年来,阿里巴巴正在涉足数字农业,在中国各地建立了数字农业基地集运加工中心,建成的数字农业基地有1000多个。阿里的数字农业基地,种植的大多数是瓜果蔬菜。

马云现身蔬菜大棚9月1日,马云现身蔬菜大棚(图片来源:微博)

中国科技富豪转向农畜业并非新闻,如网易的丁磊在2009年已经开始养猪,是个“养猪大户”。马化腾今年在中共两会也提及智慧农业。但马云现时一举一动更惹人注目,此次在农业大棚露面,自然引人联想。

在北京当局发起的监管风暴的冲击下,马云的这些照片通过网络社交媒体传出,主要还不是向外界“报平安”这么简单。“平安”早已报过多次,他现时没有大碍,马云是在表态,自己将支持农业发展,而非“执着于金融操作”。“大棚”意谓遮风挡雨之处,马云也是想说“我从此投身农村山野,不问政治”。

然而,在马云进菜棚照片流传之际,中共最高反腐机构中纪委11日就刊文点名阿里巴巴等平台,回顾此前包括腾讯、美团、阿里等互联网平台企业,分别接受了反垄断监管机构的立案调查或处罚,“反垄断没有禁区,没有例外”,“坚决反对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着力规范平台经济竞争秩序”,云云。

文章还称“给资本扩张设置红绿灯”、“反垄断关乎市场公平竞争”、“垄断与共同富裕背道而驰”,认为反对垄断才能达成共同富裕目标。

此前,8月17日,习近平特别召开会议高调推“共同富裕”,要搞“三次分配”,“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这广被认为是中共的抢钱计划。

8月30日举行的中共深改委第21次会议,有关反垄断监管的战略就涉及“共同富裕”,表述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

官方声称有钱人“回报社会”“不是强制的”,但在强权之下,一大帮富豪怕了,很快主动捐了巨款作为保护费。就在马云参观菜棚的次日(9月2日),阿里巴巴就承诺向慈善事业投资1000亿元助力“共同富裕”,这些资金预计将用于“十大行动”,其中就包括“助推农业产业化建设”这个项目。另外阿里还宣布在浙江设立200亿发展基金。

执行“帮规”的中纪委发声指向何方?

中共历来在民间有“黑帮”之喻,而中纪委是执行“帮规”的最高机构,对官员生杀予夺。这次出动中纪委发声,意义重大。马云本身是中共党员,虽然并非官场中人,但中纪委发声仍不寻常。

留意到在当局的“共同富裕”大旗祭出来后,杭州官场震荡,包括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在内的多名官员先后落马,此事在网络上炒得沸沸扬扬,据说和蚂蚁金服有关。

网络爆料指,有女律师举报,去年11月,浙江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上市计划被紧急叫停。而在这家公司上市之前,周江勇家族抢先购买了5亿元股份,后来IPO被叫停,周江勇家族获得5.2亿元的退款。杭州另外一个领导家属购入了5,000万元的股份,获得了5,200万元的退款。举报还说,浙江牵涉此事的官员有很多。尽管蚂蚁集团辟谣,否认相关人员入股的事情,马云勾连浙江官场已非秘密。

中国有影响力的杂志《财经》也引用了社交媒体上的说法,用大篇幅介绍了周江勇和阿里巴巴以及马云的密切关系。

但马云这些年发迹,傍过的高官权贵还少吗?

香港《明报》去年11月5日曾发表评论文章指,蚂蚁金服谁属?当然是实际控制人马云及阿里巴巴集团。但蚂蚁的成长壮大,却有多名体制内“贵人”相助。重庆市前市长、现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任黄奇帆,就是其中一位。文章说,黄奇帆是蚂蚁金服的”接生婆”。

黄曾公开忆述,2013年马云到重庆跟他说想搞个贷款公司,称当时浙江义乌、温州的小贷公司在整顿,全遭冻结。黄答允马云,只要不搞P2P(个人对个人借贷),“我三天就帮你全部办完”,结果,蚂蚁金服现在百多亿元(人民币)的利润中,45亿来自黄当年批准设立的两家小贷公司。

黄奇帆是江派人马,但如同周江勇摆脱不了“之江新军”的标签一样,习家军中也确有不少当今手握重权者曾助力马云。

《华尔街日报》4月27日引述知情人士指,北京正在调查马云如何迅速获得蚂蚁集团股票上市的批准,曾主政浙江的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被指一直支持马云和阿里巴巴。

这个敏感时间扯出李强?是不是有政敌有意通过海外放风,将习的真正亲信扯进这场调查中?这样习近平对马云事件会很头大,马云发迹本身就牵涉各派高官,他在中共政商界已经长得树大根深,一动他就动了整个官场。不但马云身后的江派和太子党令他难安,现在习近平每天晚上睡觉都在想,习家军里也有人参与,怎么办?还是先拿下边的周江勇开刀吧!

阿里巴巴成威胁政权安全反面典型

去年以来,阿里巴巴在中国社会的地位明显有了变化,这与其企业营收无关,而是和官方整治网络巨头有关。先是关联企业蚂蚁科技集团去年11月的上市临时被叫停;然后阿里巴巴集团因反垄断调查今年4月遭裁罚人民币182.28亿元;创办人马云等人创设的湖畔大学也在5月被迫改名为“湖畔创研中心”。

之后阿里巴巴又传出主管性侵女员工事件,遭官媒带头围剿,批评阿里“不要妄想大而不倒”“更不要妄想像韩国财阀一样操控一切”。官媒明显借题发挥、另有用意,暗指马云威胁中共政权。

毛左写手李光满发在自媒体上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一文,8月29日被人民网带头的众多中共党网转发,应是中共高层的意思,当中直接挑明:“蚂蚁、滴滴等等大买办资本集团,更是已经走向了社会主义的对立面”,“我们这场变革就是要对这些社会毒瘤、对这些买办资本集团进行清理、整治……”。

中共历来担心有人富可敌国,甚或形成一个跨派系、跨界别的利益集团,加上一旦该集团与外国联通,当局就害怕对其政权稳定构成威胁。

而据说马云与中共江派关系密切,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还拥有阿里巴巴的股份。不少人认为,马云被中共当局整肃,是因为马云卷进了最高层的权力斗争。

习近平当局早已怀疑有“人脉广泛、权贵组成的小圈子”蠢蠢欲动。2015年夏天的中国股灾,据说当局内部定性为江派权贵恶意做空的“金融政变”。早几年也盛传惊人内幕,说是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和一些商界大佬精心在网际网络和金融等核心行业布局,一旦时局有变,能迅速推出自己人登顶政坛,接掌中共政权。

2017年6月20日,中共官媒文章披露习近平有关言论间接佐证传闻,习近平提到:“每一个权力中心的周边,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因为接近权力中心,得以垄断资源,获得巨大的利益。他们可能是权贵阶层,也可能是‘白手套’,他们游走在边缘,与权力完成合谋。”

习近平今年1月的中纪委全会上又接连这样说:“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反腐要“聚焦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

习的话已经讲得很白,有钱人和有权者的勾结就会威胁政权安全,这是当局“反腐”的重点打击目标。

整死马云还不是习的目标

今年初马云因抨击中共金融体制而接连遭打压。在马云行踪不明之际,美国期刊“国家利益”刊登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连潮的文章说,身为中共党员的马云恐遭中纪委关押,这种情况早有先例,很多像马云一样的中国企业家,都在中纪委的监狱待上很长时间,在被判刑前才会在法院露面。

笔者认为,马云此前消失一段时间,的确有可能短时被关进“黑屋”问话,如今应是有条件获得自由身。毕竟中共对于阿里巴巴这只会生金蛋的母鸡不会杀掉,而是要控制住为它生蛋,马云在低头服从“监管”之后,交出巨额保金,而且还会继续交,大可不必真正进监狱,但也等于进入了另一种“监狱”。而习近平在成功夺取大数据控制权和让这些网络巨头将财富向党国输送后,更着紧的是既要保住那些也被马云拉下水的习家军高层,又要震慑住马云身后的江派权贵,防范又一轮金融政变坏了二十大连任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