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馬雲菜棚“避難” 中紀委“追殺”

0

中共對民企的打壓不斷升級,又掛出“共同富裕”旗幟笑納富豪巨額“保護費”。風聲鶴唳之下,9月10日,馬雲9月1日在浙江省嘉興平湖察看蔬菜大棚的照片曝光。這是馬雲在公眾視野消失了114天後首次現身。今年5月10日,馬雲曾在第17個“阿里日”活動中露面。身陷危局的馬雲此舉釋放出的是“歸隱田園”信號?或暗示“不問政治”的避難之舉?但顯然當局並未放過。9月11日,中紀委就刊文點名阿里巴巴,大談反壟斷才能共同富裕,這是否有些巧合?由最高反腐機構就“共同富裕”發聲,又意味着什麼呢?

馬雲危機時間進菜棚避難?

據網上流傳的圖片及介紹,此次馬雲視察的包括阿里旗下的農業基地(以配合盒馬農產品店)。據悉,近年來,阿里巴巴正在涉足數字農業,在中國各地建立了數字農業基地集運加工中心,建成的數字農業基地有1000多個。阿里的數字農業基地,種植的大多數是瓜果蔬菜。

馬雲現身蔬菜大棚9月1日,馬雲現身蔬菜大棚(圖片來源:微博)

中國科技富豪轉向農畜業並非新聞,如網易的丁磊在2009年已經開始養豬,是個“養豬大戶”。馬化騰今年在中共兩會也提及智慧農業。但馬雲現時一舉一動更惹人注目,此次在農業大棚露面,自然引人聯想。

在北京當局發起的監管風暴的衝擊下,馬雲的這些照片通過網絡社交媒體傳出,主要還不是向外界“報平安”這麼簡單。“平安”早已報過多次,他現時沒有大礙,馬雲是在表態,自己將支持農業發展,而非“執着於金融操作”。“大棚”意謂遮風擋雨之處,馬雲也是想說“我從此投身農村山野,不問政治”。

然而,在馬雲進菜棚照片流傳之際,中共最高反腐機構中紀委11日就刊文點名阿里巴巴等平台,回顧此前包括騰訊、美團、阿里等互聯網平台企業,分別接受了反壟斷監管機構的立案調查或處罰,“反壟斷沒有禁區,沒有例外”,“堅決反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着力規範平台經濟競爭秩序”,云云。

文章還稱“給資本擴張設置紅綠燈”、“反壟斷關乎市場公平競爭”、“壟斷與共同富裕背道而馳”,認為反對壟斷才能達成共同富裕目標。

此前,8月17日,習近平特別召開會議高調推“共同富裕”,要搞“三次分配”,“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這廣被認為是中共的搶錢計劃。

8月30日舉行的中共深改委第21次會議,有關反壟斷監管的戰略就涉及“共同富裕”,表述為“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促進共同富裕”。

官方聲稱有錢人“回報社會”“不是強制的”,但在強權之下,一大幫富豪怕了,很快主動捐了巨款作為保護費。就在馬雲參觀菜棚的次日(9月2日),阿里巴巴就承諾向慈善事業投資1000億元助力“共同富裕”,這些資金預計將用於“十大行動”,其中就包括“助推農業產業化建設”這個項目。另外阿里還宣布在浙江設立200億發展基金。

執行“幫規”的中紀委發聲指向何方?

中共歷來在民間有“黑幫”之喻,而中紀委是執行“幫規”的最高機構,對官員生殺予奪。這次出動中紀委發聲,意義重大。馬雲本身是中共黨員,雖然並非官場中人,但中紀委發聲仍不尋常。

留意到在當局的“共同富裕”大旗祭出來後,杭州官場震蕩,包括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在內的多名官員先後落馬,此事在網絡上炒得沸沸揚揚,據說和螞蟻金服有關。

網絡爆料指,有女律師舉報,去年11月,浙江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上市計劃被緊急叫停。而在這家公司上市之前,周江勇家族搶先購買了5億元股份,後來IPO被叫停,周江勇家族獲得5.2億元的退款。杭州另外一個領導家屬購入了5,000萬元的股份,獲得了5,200萬元的退款。舉報還說,浙江牽涉此事的官員有很多。儘管螞蟻集團闢謠,否認相關人員入股的事情,馬雲勾連浙江官場已非秘密。

中國有影響力的雜誌《財經》也引用了社交媒體上的說法,用大篇幅介紹了周江勇和阿里巴巴以及馬雲的密切關係。

但馬雲這些年發跡,傍過的高官權貴還少嗎?

香港《明報》去年11月5日曾發表評論文章指,螞蟻金服誰屬?當然是實際控制人馬雲及阿里巴巴集團。但螞蟻的成長壯大,卻有多名體制內“貴人”相助。重慶市前市長、現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主任黃奇帆,就是其中一位。文章說,黃奇帆是螞蟻金服的”接生婆”。

黃曾公開憶述,2013年馬雲到重慶跟他說想搞個貸款公司,稱當時浙江義烏、溫州的小貸公司在整頓,全遭凍結。黃答允馬雲,只要不搞P2P(個人對個人借貸),“我三天就幫你全部辦完”,結果,螞蟻金服現在百多億元(人民幣)的利潤中,45億來自黃當年批准設立的兩家小貸公司。

黃奇帆是江派人馬,但如同周江勇擺脫不了“之江新軍”的標籤一樣,習家軍中也確有不少當今手握重權者曾助力馬雲。

《華爾街日報》4月27日引述知情人士指,北京正在調查馬雲如何迅速獲得螞蟻集團股票上市的批准,曾主政浙江的現任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被指一直支持馬雲和阿里巴巴。

這個敏感時間扯出李強?是不是有政敵有意通過海外放風,將習的真正親信扯進這場調查中?這樣習近平對馬雲事件會很頭大,馬雲發跡本身就牽涉各派高官,他在中共政商界已經長得樹大根深,一動他就動了整個官場。不但馬雲身後的江派和太子黨令他難安,現在習近平每天晚上睡覺都在想,習家軍里也有人參與,怎麼辦?還是先拿下邊的周江勇開刀吧!

阿里巴巴成威脅政權安全反面典型

去年以來,阿里巴巴在中國社會的地位明顯有了變化,這與其企業營收無關,而是和官方整治網絡巨頭有關。先是關聯企業螞蟻科技集團去年11月的上市臨時被叫停;然後阿里巴巴集團因反壟斷調查今年4月遭裁罰人民幣182.28億元;創辦人馬雲等人創設的湖畔大學也在5月被迫改名為“湖畔創研中心”。

之後阿里巴巴又傳出主管性侵女員工事件,遭官媒帶頭圍剿,批評阿里“不要妄想大而不倒”“更不要妄想像韓國財閥一樣操控一切”。官媒明顯借題發揮、另有用意,暗指馬雲威脅中共政權。

毛左寫手李光滿發在自媒體上的“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一文,8月29日被人民網帶頭的眾多中共黨網轉發,應是中共高層的意思,當中直接挑明:“螞蟻、滴滴等等大買辦資本集團,更是已經走向了社會主義的對立面”,“我們這場變革就是要對這些社會毒瘤、對這些買辦資本集團進行清理、整治……”。

中共歷來擔心有人富可敵國,甚或形成一個跨派系、跨界別的利益集團,加上一旦該集團與外國聯通,當局就害怕對其政權穩定構成威脅。

而據說馬雲與中共江派關係密切,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還擁有阿里巴巴的股份。不少人認為,馬雲被中共當局整肅,是因為馬雲卷進了最高層的權力鬥爭。

習近平當局早已懷疑有“人脈廣泛、權貴組成的小圈子”蠢蠢欲動。2015年夏天的中國股災,據說當局內部定性為江派權貴惡意做空的“金融政變”。早幾年也盛傳驚人內幕,說是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和一些商界大佬精心在網際網絡和金融等核心行業布局,一旦時局有變,能迅速推出自己人登頂政壇,接掌中共政權。

2017年6月20日,中共官媒文章披露習近平有關言論間接佐證傳聞,習近平提到:“每一個權力中心的周邊,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團。這些人因為接近權力中心,得以壟斷資源,獲得巨大的利益。他們可能是權貴階層,也可能是‘白手套’,他們遊走在邊緣,與權力完成合謀。”

習近平今年1月的中紀委全會上又接連這樣說:“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威脅黨和國家政治安全…”,反腐要“聚焦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案件”。

習的話已經講得很白,有錢人和有權者的勾結就會威脅政權安全,這是當局“反腐”的重點打擊目標。

整死馬雲還不是習的目標

今年初馬雲因抨擊中共金融體制而接連遭打壓。在馬雲行蹤不明之際,美國期刊“國家利益”刊登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的文章說,身為中共黨員的馬雲恐遭中紀委關押,這種情況早有先例,很多像馬雲一樣的中國企業家,都在中紀委的監獄待上很長時間,在被判刑前才會在法院露面。

筆者認為,馬雲此前消失一段時間,的確有可能短時被關進“黑屋”問話,如今應是有條件獲得自由身。畢竟中共對於阿里巴巴這隻會生金蛋的母雞不會殺掉,而是要控制住為它生蛋,馬雲在低頭服從“監管”之後,交出巨額保金,而且還會繼續交,大可不必真正進監獄,但也等於進入了另一種“監獄”。而習近平在成功奪取大數據控制權和讓這些網絡巨頭將財富向黨國輸送後,更着緊的是既要保住那些也被馬雲拉下水的習家軍高層,又要震懾住馬雲身後的江派權貴,防範又一輪金融政變壞了二十大連任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