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第二期中國民主周報

1.香港鎮壓和抗爭近況

香港支聯會否認自己是 “外國代理人”,拒絕將牽涉大量中國異議人士的資料交給國安,五名常委在9月8日到9日被捕,至此所有領袖均在獄中。9月10日,此案在法院過堂,支聯會領袖被加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香港人在香港被煽顛,這在歷史上還是首次。副主席鄒幸彤表示:要讓法院成為主辯論場,看人心和歷史站哪一邊。旁聽席上有人穿着“毋忘六四”聲援。當局同時查扣支聯會資產,並宣布將取消其公司註冊。

Hongkong Protest Chow Hang Tung

保釋遭撤銷還押的鄒幸彤是支聯會留任的七名常委之一(6月5日資料圖片)

9月9日,香港國安以搜證為名查抄支聯會開辦的六四紀念館,帶走大批展品,並將大門緊鎖。同日2020年六四“非法集結”案繼續開庭,12名被告認罪。副主席何俊仁稱即使支聯會被解散、六四燭光集會被禁,悼念精神仍會長存;他基於道德的承諾和良知的責任,坦然面對牢獄之災,甘願承擔時代的苦難 。中共要消滅香港公民社會,對支聯會趕盡殺絕,讓港人再也不敢說“結束一黨專政”,但謊言無法掩蓋六四屠殺真相。

香港殘存的言論自由繼續遭到蠶食。《蘋果日報》多名高層面臨審判,其母公司壹傳媒資產被扣押、股票被凍結,被迫於於9月5日宣告清盤。在M+博物館的開幕展中,艾未未對天安門舉中指的作品被撤除。谷歌香港公司在《國安法》下三次直接將用戶資料交給港府,這違背了它自己的承諾,讓抗爭者擔心隱私泄露。此外,香港中學新學期公布的公民與社會科課本充滿政治灌輸內容,多次出現習近平語錄,把一國兩制說成是中共的恩賜,還教導學生要“飲水思源”。

2.維吾爾和新疆抗爭消息

2021年是911恐怖襲擊20周年,中國政府在美國急於尋求支持的時機,誘騙美國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列入恐怖組織名單。儘管美方很快發現中國的指控完全虛假,中國卻以反恐的名義正當化對維吾爾人的鎮壓。這一鎮壓近年來隨着“一帶一路”擴展到海外多國,例如哈薩克斯坦就對本國維吾爾人嚴密監視,而且最近禁止新疆受害者數據庫網站創始人斌吉恩(Gene Bunin)入境,禁令有效期長達五年。土耳其也與中國簽署合作協議,共同追捕維吾爾人。

9月10日,由各界專業人士組成的 “維吾爾法庭”在英國第二次開庭,收集到大量關於中共迫害的證詞,包括Mirzat Taher因在海外生活被判監25年,以及數百名育齡維吾爾女子集體被強行節育。法庭將在年底就其中涉及的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做出裁決。同時,海外維吾爾人尋找家人的運動依舊蓬勃,新出現的活動人士包括英國的Dilnaz Kerim,18歲的她發起大型運動,要求中國政府交待失蹤四年的多位新疆親人的下落,獲得英國公眾的廣泛支持。

最近,西方世界繼續就維吾爾奴工問題採取行動:美國禁止了主要採用奴工的中國合盛公司的硅產品及其衍生品進口,德國多家時裝零售商因從新疆奴工棉花中獲利被檢方調查。9月9日,歐洲議會通過新法,防止中國獲得歐洲尖端技術用於監控維吾爾人。此外,多個人權團體於9月7日向NBC等電視台發公開信,呼籲它們取消轉播2022年北京冬奧的計劃,以免淪為侵犯人權和種族滅絕的幫凶。在八九月間,有多篇關於基因學的中國論文被國際學術刊物撤稿,因為它們使用的DNA樣本很可能由中國軍警強迫采自維吾爾人。

3.中國政府迫害基督教近況

在2021年,成都秋雨聖約教會多次被警方衝擊,8月22日踏水小組有十餘人被扣查、兩人被拘留,8月29日有教友因官方阻擾三次被婚禮場地退約,9月2日多名教友被政府人員和自稱“業主”者上門逼遷。該教會 在12·9大抓捕以來,有上百名教友被捕,其中王怡牧師被判9年重刑。

9月4日,哈爾濱警方會同宗教和教育部門官員查封了為教會詩班培養人才的麥子聖樂高中,將所有師生被帶到派出所盤問,許姓校長自此失聯。該校發出公開信請求代禱,並呼喚法律援助。

“地方召會”是基督教中的邊緣支派。據最近流出的北京市房山區法院判決書顯示,這一教會的的信徒林賢贊、陳觀吉於2020年5月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被判3年監禁。

9月恰逢中日戰爭結束76周年,官方控制的新教三自教會被強製為中共烈士禱告,並限期上交活動影音記錄。但基督徒並不被允許紀念國民黨軍人,更不得被中共殺害的殉教者禱告。

中國政府堅持控制境內所有宗教團體,並以此作為與梵蒂岡發展關係的前提。教廷破例同意由中國控制主教提名權,並於9月8日批准當局選擇的崔慶琪神父為武漢教區主教。教廷對中國天主教徒遭受的迫害緘口不言,以至於他們不敢對當局拆毀十字架表示異議。

在《國安法》的威脅下,香港教牧網絡於9月2日宣布解散。這一組織的前身在反送中抗爭中多次發起教牧聯署聲明、籌辦祈禱運動,並每月舉行的守望香港祈禱會。它被親中報紙批判為分裂國家顛覆政權。兩位核心成員被迫離港,而網絡本身也不得不停止活動。

5.丁家喜、許志永、常瑋平、李翹楚顛覆案

2021年8月初,因兩年前廈門聚會案被捕的丁家喜、許志永被分別起訴到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丁家喜的辯護律師直到一個月後才拿到起訴書,還被要求籤署保密協議。二人被捕時的罪名是煽動顛覆罪,起訴時卻改成量刑更重的顛覆國家政權罪。

許志永和丁家喜同為著名維權律師和“公盟”的核心人物。兩人長期從事新公民運動,都有過入獄經歷。在廈門公民聚會後大逮捕中,兩人先後被捕,並在審訊中被老虎凳、飢餓、睡眠剝奪等酷刑折磨。丁家喜以16字回應起訴書的指控:無中生有、張冠李戴、捕風捉影、借刀殺人。

許志永的女友李翹楚是一名女權和勞工權利活動人士。她曾經參與廈門聚會,並因此在公安局“戴着手銬跨新年”。獲釋後她堅持為許志永發聲,向外界披露他所遭受的酷刑,因此於2月以煽顛罪名被捕,並於8月被送交檢察院。

當局一直以涉密為借口拒絕李翹楚會見律師。她第一次見到律師是被羈押之後七個月。她在獄中出現嚴重的幻聽癥狀,律師兩次為她申請取保律候審,卻均被駁回。她說不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我會揚眉吐氣地活着。”

曾參加廈門聚會的另一位律師常瑋平近日則以顛覆罪名被移交檢察院審查起訴。常瑋平曾代理多起反歧視訴訟,原本被監視居住,在視頻中披露所受酷刑後遭收押至鳳縣看守所。當局一直拒絕他會見辯護律師,而辯護律師前往檢察院閱卷,也遭對方以檢察官休假、案情涉密等多種理由推諉。儘管偵查階段已經結束,寶雞警方在9月仍強迫其同學到派出所做筆錄,羅織罪名無所不用其極。

5.江蘇郭泉、廣西覃永沛煽動顛覆案

原南京師大副教授郭泉為武漢疫區人民發聲被捕,當局並以他最近的20餘篇文章和微信發言作為罪證,在羈押一年半之後指控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件於9月9日在南京市江寧區看守所開庭。

在此之前,郭泉曾發表公開信要求中國進行憲政改革,主張多黨制和軍隊國家化,發表300餘篇政論文章,組建新民黨並發起公民不合作的藍色運動,於2009年以顛覆罪被判囚10年,此番是他第二次入獄。
在法庭上,郭泉指出起訴書羅織罪名,既未指出寫文章所犯何罪,也未指出他的微信言論“影響”和人。他還說:如果政權被顛覆,制度被推翻,那也是人民的選擇。法官不得不中途打斷他的發言。

郭泉表示自己已經準備好坐牢,無怨無悔。郭母顧瀟旁聽庭審後說:自己終於了解了兒子的理念,為兒子感到自豪。

同樣以煽顛罪名被起訴的廣西律師覃永沛,在南寧第一看守所羈押將近兩年的8月4日終於見到妻子兼辯護人鄧曉雲。警方不斷補充偵查,儘管法院立案已有一年零三個月,但直到9月,仍然沒有通知庭前會議,開庭遙遙無期。

覃永沛曾代理過強拆、污染、非法拘留等諸多人權案件,也曾為被迫害的其他人權律師辯護。他以敢言著稱,曾公開懸賞徵集廣西司法廳及公安廳廳長的犯罪證據,並公開控告司法部長傅政華,因此遭到政治報復。
覃永沛的母親在他被關押期間去世,當局拒絕他回家奔喪,而妻子也多次遭到恐嚇和騷擾。

6.湖南歐彪峰、貴州楊紹政煽動顛覆案

南方街頭運動參與者歐彪峰於2020年12月3日在株洲被捕,指控由尋釁滋事升級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經過六個月的秘密羈押以後轉入株洲第一看守所。妻子魏歡歡在6月和9月兩次前往看守送存錢,電腦系統中卻查無此人,她懷疑歐彪峰被用化名關押。

人稱“小彪“的歐彪峰曾圍觀建三江案和709案,聲援許志永常瑋平等良心犯, 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為黎智英及《蘋果日報》發聲,多次因此被當局傳喚和威脅。他最終被捕,可能與潑墨女孩董瑤瓊重新發聲有關。

董瑤瓊在2018年潑墨習近平像後一度消失,卻於兩年後突然上網發視頻,自曝“被精神病”受到監控。而歐彪峰此前告知董瑤瓊:她的父親剛從耒陽礦難中死裡逃生,董瑤瓊聞訊情緒激動打破沉默發聲。這被當局視為對維穩體系的羞辱。

國保組織魏歡歡為丈夫請律師,聲稱歐彪峰已經“自願”接受兩名與市政府有關係的官派律師,並且以從輕處罰為誘餌,要求家屬“一切都聽我們的”。而這兩名律師連一封妻子寫給丈夫的信都不願轉交。

湖南維權人士陳思明表示,歐彪峰事件已造成寒蟬效應,讓公民圈很多人有有唇亡齒寒的感覺。

此外在9月12日,“維權網”確認原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處於貴陽國保的秘密羈押(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之中,罪名是煽顛。

楊紹政在2018年被貴州大學以發表敏感言論為由開除,在2019年“六四”期間又因透露屠殺數字以“尋釁滋事”為由傳喚並遭虐待。此後多次遭當局警告和騷擾,並於2021年5月徹底失聯,被羈押地點不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