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有制是走向共同富裕的唯一道路” :駁張宏良 你怎麼睜着眼說瞎話

今天張宏良先生在復興網發文《公有制是走向共同富裕的唯一道路》:“只有公有制才能實現共同富裕,公有制是實現共同富裕的唯一道路。而私有制只能造成極少數人的富有和絕大多數人的貧困,造成貧富兩極分化,推動社會走向動蕩,最終陷入歷史周期率的悲劇循環。”

果真如張先生所言嗎?並非如此,不信就去做個調查問問公私合營前後哪個富裕?問問改革開放前後哪個富裕?

曾經問過小業主的爺爺,公私合營後都公有制了資本家肯定是窮了,那打工的工人他們富沒富?爺爺回答工人階級只是富了個心理上的“當家作主”,沒有了市場上“賣布頭”的吆喝,貨賣一家誰也富不了。

爺爺沒有讀過幾天書,沒有什麼文化,更不懂用競爭兩個字去表達。為了維持生計,他在東四牌樓西的豬市大街上開了個“全生永估衣店”把收來的舊衣裳經奶奶縫縫補補後再出售,賺一個差價。

公私合營時政府立了個規矩以3000元資本劃界,超了定為資本家,而爺爺滿打滿算只有960元資本,定了個小業主,被公私合營到東安市場當售貨員,工資45元。

六十年代初爺爺退休,工資拿29.7元。沒幾年文革發生,東安市場改名東風市場,所有的退了休的資本家小業主一律統統被降到了每月16元生活費。記得爺爺曾說過這樣的話:得虧你奶奶死了,要不然這日子沒法過了。”

可以說公私合營前的生活水平,不論工人還是資本家都比後來富裕,畢竟多多少少還有些市場經濟的味道。到了文革興無滅資鬥私批修連獎金都統統取消了,絕對絕對的公有制吧。試問張宏良:又有幾個平民百姓富裕了?

改革開放前富裕的都是單位的頭兒,就拿秦爺工作過的機關某研究所來說吧,所長每月工資170元左右,最牛掰的八級技術工人也到不了100元。至於我們這些小年青,永遠的二級工、三級工,41.5,48.5,十幾年不變。當頭的住的是寬房大屋甚至好幾套,為爭取住房我就親眼見過有人喝敵敵畏農藥。

都看過梁冠華、朱媛媛演的電視劇《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吧,那才叫個真實,到處是“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為什麼早早的就下海了?正是秦爺深刻地認識到公有制不可能共同富裕,而且嚴重的兩極分化。要想掙錢超過一把手二把手或頭頭腦腦,就必須躲開公有制遠遠的,才有可能獲得同等起步的平等競爭機會。否則就得一天到晚拍馬屁,熬呀熬多年媳婦兒熬成婆。要不然就會永遠低人一頭……

改革開放前有個十分響亮的口號“工人階級領導一切”,沒有人不知道。實際上呢?那時幹部工資分為行政24級,干到17級大尉營長混上個正科什麼的,就會掙到100塊錢輕而易舉。而工人階級的“八級工資制”老工人干到退休再牛逼也超不過100元,這輩子也只能和正科級幹部劃等號。工人階級待遇之低,怎麼領導一切呢?領導個屁!

張宏良先生鼓吹的“公有制是走向共同富裕的唯一道路”,秦爺認為純屬是瞎扯臊睜眼說瞎話胡說八道。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秦爺再問張宏良:中國歷史上還有比改革開放前更公有制的嗎?沒有!當時的七億人民共同富裕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