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专访程凯——粉红时代的新恐怖主义

程凯先生专访

受光传媒邀约,美西时间2021年9月15日晚间8:00,我主持了他们本年度第15期“中国观察,光明论坛”的YOUTUBE频道现场直播节目。

本期节目的主题是“新恐怖主义—谈中国的小粉红、大粉红”。

本期我们邀请的嘉宾是程凯先生。

程凯老先生跟我的父母是同龄人,曾任《人民日报》驻深圳首席记者,之后被调往海南,在1988-1989年任《南海日报》总编辑,属于中共体制内正厅级别高干。后来在著名的8964天安门事件时被中共上级机关定性为讲错说错站错队的体制内人员。

再之后,发生了著名的“程凯叛逃美国事件”。

是的,为了寻求正义、真理,恪守新闻人良知,程凯先生在1990年流亡去到美国,舍弃了他的中共高官职位,也放弃了作为党媒高级喉舌笔杆子的大好前程。

关于他的经历,我们时常能见诸于各类新闻媒体。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是他曾经对记者说过的一句话:“我放弃了共产党给我的底线,守住了自己良知的底线。”

老先生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并且坚守自己的底线。此话让我无比敬佩!

把中国的粉红现象和粉红群体定义为“正在兴起的新恐怖主义群体”,在我的印象中,这种定位和措辞是程凯先生的首创吧。

访谈之前,我对这个定义是很好奇的。

毕竟在中文语境里,“红”可以代表中国当下的政治体制、集体思潮和社会性质。“粉红”是一种对共产主义思想、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组织甚至是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的盲目追随、崇拜和极端拥护。

既是如此,“粉红”趋势只是一种思潮,这个群体跟恐怖主义行为有什么关联?

随着访谈的深入,程凯先生用敏捷的思维和严谨的言辞,给我们讲述了他对这种新型恐怖主义行径的理解,让我豁然开朗。

他列举了最近著名的“大连日本风情街”被“粉红群体”围攻关停。

还有韩国三星集团撤离中国被“粉红群体”刁难阻挠。

也列举了发生在美国加州的雕塑公园陈维明先生团队创作的习近平散布新冠肺炎病毒雕塑作品被海外“粉红人士”暴力纵火焚毁事件。

种种迹象表明,这帮对共产主义思想、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组织甚至是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的盲目追随、崇拜和极端拥护的“粉红群体”,已经脱离纯粹意识形态层面的拥护,而进入实质性的陷害、打压、消灭异己的阶段。

你反对中国共产党,“粉红群体”就会攻击你。

用程凯先生的话说,假如“粉红群体”手里有枪,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射杀反共者,这难道不是恐怖主义行径?

而这种“粉红群体”的攻击行为,已经在网络世界泛滥成灾。任何质疑中共体制或者中共领导人的言论,在网络都可能遭遇“粉红群体”的霸凌围攻。

他们在线下也在进行组织和活动,甚至已经把触手伸到海外的民主国家,令人发指。

访谈过程中,我请教程凯先生,“粉红群体”的成员,他们更多是自发形成?还是受蛊惑受组织于中共的机构?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很快达成共识。

程凯先生认为“信息来源单一”是造成“粉红群体”泛滥成灾的主因。

当然禁锢思想、阻断信息渠道又是中共政权一贯的愚民手段。曾经是中共体制内高级笔杆子的程老先生,他当然对中宣部、团中央这样的宣传机构的操盘方式是非常了解的。

政府引导、乌合之众参与,构成粉红现象的失控泛滥,成为这个历史时期的新型恐怖主义形态!

恰逢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美国911恐袭事件”二十周年的纪念月。

无论是中国人还是他国人,我们都应该对各种恐怖主义思潮和行为进行严肃的防范。

海内海外华人中的“粉红群体”,已然成为一个全新的恐怖主义群体。正在对世界的文明、教化、安全、公正产生着日益加剧的破坏和威胁。

未雨绸缪,防微杜渐。我们要警惕和防范共产主义红毒,我们要拒绝“粉红群体”的扩散和蔓延。

再次感谢程凯先生!良知可贵,正义不朽。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