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陽:專訪程凱——粉紅時代的新恐怖主義

程凱先生專訪

受光傳媒邀約,美西時間2021年9月15日晚間8:00,我主持了他們本年度第15期“中國觀察,光明論壇”的YOUTUBE頻道現場直播節目。

本期節目的主題是“新恐怖主義—談中國的小粉紅、大粉紅”。

本期我們邀請的嘉賓是程凱先生。

程凱老先生跟我的父母是同齡人,曾任《人民日報》駐深圳首席記者,之後被調往海南,在1988-1989年任《南海日報》總編輯,屬於中共體制內正廳級別高幹。後來在著名的8964天安門事件時被中共上級機關定性為講錯說錯站錯隊的體制內人員。

再之後,發生了著名的“程凱叛逃美國事件”。

是的,為了尋求正義、真理,恪守新聞人良知,程凱先生在1990年流亡去到美國,捨棄了他的中共高官職位,也放棄了作為黨媒高級喉舌筆杆子的大好前程。

關於他的經歷,我們時常能見諸於各類新聞媒體。我對他印象最深的是他曾經對記者說過的一句話:“我放棄了共產黨給我的底線,守住了自己良知的底線。”

老先生說,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擁有並且堅守自己的底線。此話讓我無比敬佩!

把中國的粉紅現象和粉紅群體定義為“正在興起的新恐怖主義群體”,在我的印象中,這種定位和措辭是程凱先生的首創吧。

訪談之前,我對這個定義是很好奇的。

畢竟在中文語境里,“紅”可以代表中國當下的政治體制、集體思潮和社會性質。“粉紅”是一種對共產主義思想、社會主義制度、共產黨組織甚至是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的盲目追隨、崇拜和極端擁護。

既是如此,“粉紅”趨勢只是一種思潮,這個群體跟恐怖主義行為有什麼關聯?

隨着訪談的深入,程凱先生用敏捷的思維和嚴謹的言辭,給我們講述了他對這種新型恐怖主義行徑的理解,讓我豁然開朗。

他列舉了最近著名的“大連日本風情街”被“粉紅群體”圍攻關停。

還有韓國三星集團撤離中國被“粉紅群體”刁難阻撓。

也列舉了發生在美國加州的雕塑公園陳維明先生團隊創作的習近平散布新冠肺炎病毒雕塑作品被海外“粉紅人士”暴力縱火焚毀事件。

種種跡象表明,這幫對共產主義思想、社會主義制度、共產黨組織甚至是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的盲目追隨、崇拜和極端擁護的“粉紅群體”,已經脫離純粹意識形態層面的擁護,而進入實質性的陷害、打壓、消滅異己的階段。

你反對中國共產黨,“粉紅群體”就會攻擊你。

用程凱先生的話說,假如“粉紅群體”手裡有槍,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射殺反共者,這難道不是恐怖主義行徑?

而這種“粉紅群體”的攻擊行為,已經在網絡世界泛濫成災。任何質疑中共體制或者中共領導人的言論,在網絡都可能遭遇“粉紅群體”的霸凌圍攻。

他們在線下也在進行組織和活動,甚至已經把觸手伸到海外的民主國家,令人髮指。

訪談過程中,我請教程凱先生,“粉紅群體”的成員,他們更多是自發形成?還是受蠱惑受組織於中共的機構?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很快達成共識。

程凱先生認為“信息來源單一”是造成“粉紅群體”泛濫成災的主因。

當然禁錮思想、阻斷信息渠道又是中共政權一貫的愚民手段。曾經是中共體制內高級筆杆子的程老先生,他當然對中宣部、團中央這樣的宣傳機構的操盤方式是非常了解的。

政府引導、烏合之眾參與,構成粉紅現象的失控泛濫,成為這個歷史時期的新型恐怖主義形態!

恰逢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美國911恐襲事件”二十周年的紀念月。

無論是中國人還是他國人,我們都應該對各種恐怖主義思潮和行為進行嚴肅的防範。

海內海外華人中的“粉紅群體”,已然成為一個全新的恐怖主義群體。正在對世界的文明、教化、安全、公正產生着日益加劇的破壞和威脅。

未雨綢繆,防微杜漸。我們要警惕和防範共產主義紅毒,我們要拒絕“粉紅群體”的擴散和蔓延。

再次感謝程凱先生!良知可貴,正義不朽。

 

**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和立場,光傳媒首發,轉載請註明光傳媒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