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施政要基于真相为官勿太邓炳强

北京在港喉舌《大公报》头版大字标题,报道特区保安局长点名批评香港记者协会,本是来势汹汹,奈何指控失实又不着边际,除了随时招惹诽谤官司,更进一步树立局长立场先行、疏于求证的形象和作风,结果遭到怀疑代表性和专业地位的,不是记协,而是他自己。

鄧炳強繼續批評傳媒報「假新聞」 記協回應指抹黑傳媒記者協會指鄧炳強對傳媒的批評是嚴重指控,是抹黑傳媒。

保安局长邓炳强指责记协有三大问题。一是渗透校园,拉拢大量「学生记者」入会,成为记协的靠山;二是执委会经常由几个媒体的成员把持;三是倡议任何人,包括未经训练者以至十三岁小童,均可当记者。因此,他质疑记者协会是否专业,又是否有代表性。

局长煞有介事,不仅未能吓倒记协,反而自己露馅,一次过示范为官者的三大毛病,因为这些严重指控,并无查明事实便冲口而出,同时观念混淆不清也乱说一通,甚至没有做好准备,便大骂记协一顿。

从事实看,记协的学生会员人数约六十名,只占该会会员13%,显然属于少数,而执委会十一人之中,只有一名学生会员,低于学生会员比例,怎样说也好,学生成员也不是记协的靠山。再者,执委来自八个新闻机构,当然有别于邓炳强所说由几个传媒机构把持。

至于「人人皆可以做记者」,根本不是记协倡议。当三点指控都不符事实,随时误导他人信以为真,引致记协清誉受损的话,诽谤也就表面证供成立。

其实这些基本资料,只要特区官员尽职查探一下,都可轻易得到。例如劳工处职工会登记局可提供工会不同类别会员的人数,学生会员有多少,一目了然;记协执委会十一名成员的人名和机构背景,识字的都可从记协网站取得;去年母亲节十三岁学生在商场采访反修例运动,记协有何看法,又有否倡议人人都可当记者,都属于公开资料。保安局长贵人事忙,大可由局内政务官代为查找,理该不致弄成今日之局面,被人指为制造假新闻。

根本的问题更在于,邓炳强指出的所谓三项问题,本来无一物,庸人自扰之。从观念看,「拉拢」的意思是用方法使双方互相接近,一个新闻从业员工会加强联络新闻系学生,合情合理更是合法行为。同时大学生绝大部分都是十八岁以上成人,是否参与是个人选择,因此指称拉拢新闻系学生即使属实,也不是问题。

再如执委会成员的来历即使集中于几个传媒机构,也是假问题。执委会依会章选出,不管执委来自十间还是一间机构,都是会员的选择,也能代表记协全体会员,懂民主ABC的都应该明白。若说记协不代表全部新闻从业员,没错呀,记协是工会,只代表其会员,从不妄称代表所有从业员,也不致令人误解。因此邓炳强质疑记协的代表性,若指前者则肯定说错,若说后者则是无中生有。

保安局官员对记协的批评毫不专业,其实不足为怪,因为特区三司十三局各有专长,亦各司其职,新闻自由丶教育及行业等等问题,该分别由政制及内地事务局、民政事务局丶教育局以至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发言,涉及职工会事务,则由劳工及福利局负责。奇怪反而在于,何以保安局长可以越俎代庖,身兼多个领域,更且毫不专业,妄议一番?是否保安局长自视比其他政策局长更高,架势与政务司长可比,可以跨越不同政策范畴,高谈阔论?

同样奇怪的是,整篇报道的戏肉该是记协有否牴触《国安法》,但答案却是个反高潮,只有这么一句:「任何组织、团体违反法例,包括《国安法》都要负责。」内容说了等于没说,故弄玄虚之余,也该专业一点,条理分明地细说端详:究竟记协至今有否触犯《国安法》,若有则罪犯何条,又怎会仍不执法?若没有,可否说明一下,新闻从业者为免误堕法网,需要特别留意哪些地方?

当然,一个局长可以指在囚人士储存过量朱古力从而什么什么,从而有害国家安全,之前又可以口口声声指控支联会勾结外部势力,最后又若无其事,大家除了叹为观止,还有什么期许?如此类推,他今次对准记协开火,还拿权威中央报章来消费,但只有个人论断,欠缺事实根据,可见他始终如一,真相与他何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