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將新冠肺炎防控,侵犯人權模式常態化制度化

0

中共正將借新冠肺炎防控,侵犯人權模式常態化制度化

(對華評論—2021-09-16)今天中國大陸民眾因為武漢新冠肺炎防控所帶來的生活嚴重受限情況正成為中共管控社會的常規模式。那些指望疫情過後能恢復民眾過往相對正常生活將成為不切實際的幻想,因為中共極權統治具有集惡機制,會將社會管控中採取的一切最能蠶食人權手段固定下來,使之制度化、常規化。因此,當下疫情防控的社會應急將是中國未來的常態。

2019年底從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瘟疫,至今已近兩年,多種因新冠病毒變種引發的蔓延災難仍持續在世界各地發酵。中共為了防控中國大陸新冠病毒的蔓延,至今採取了人類有史以來最為嚴厲的社會控制模式,使廣大生活於大陸民眾出行活動受到極限性控制,各種公權力支撐下打着防疫招牌而發生的侵害公民權利事件層出不窮且千奇百怪,整個社會陷入一種疫控的非常狀態。

雖然9月12日,福建莆田仙游縣公安局發布通報闢謠說,網傳確診人員戴手銬腳鐐為不實信息。即9月11日,網上傳出警察押解5名穿着防護服戴着腳鐐手銬的人員經過仙游某醫院,傳言稱“仙游警方害怕確診人員逃跑,所以戴上手銬腳鐐”。經查,系仙游縣看守所將收押的來自中高風險區嫌犯分批押解到仙游某醫院進行體檢。但是網絡對此闢謠並不那麼相信,因為人們對這種拘押新冠疑似人員的圖景並不陌生,人們更傾向相信因新冠疫病而將人銬押,皆因類似情況自爆發新冠瘟疫以來在全國各地發生得實在太多。

應該看到,新冠瘟病究竟如何控制?至今人類仍然沒有找到切實有效解決的方法,各種探討爭議沸騰於網絡與現實。然而,中國在完全漠視公民權利下控制新冠疫病上至今似乎顯得較印度、美國等等地區更有成效,但是否這就說明中國疫控模式是最好的防治新冠手段,顯然這個結論為期尚早,只要新冠疫病還沒有根本性得到控制,就很難得出哪種疫控模式更為有效的結論。

但是,為了疫控或者假借疫控名目而不擇手段剝奪侵害公民權利,進而牢籠公民,使公民生活於權力完全規劃許可的範圍,過着權力畫定的生活,失去基本的自由,這顯然與人類追求的生活背道而馳。而更為可怕的是,這種在瘟疫災難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日益被深化固化成一種社會治理模式,進而上升到制度層面,使中國社會在進入後疫病時代仍然沿襲下這種毫無生活自由的狀態,這已成為國人不得不面對的嚴酷現實。

從目前業已出現借疫病而形成的管控模式,至少可以看到如下幾方面已經被固定且成為制度性設計。

其一、封門禁足。將出現疫情的居民嚴控在家中,將樓房用鐵條焊接或鐵門攔阻,將居民大門焊死,使居民無法出戶。直接剝奪公民基本人身自由,甚至生存權利與生命權。以致一些疫區出現居民被困死家中情況。

其二、出進驗證,拒絕外來。各地為了防控疫情傳染,將所有外來人員拒之於外,不許過境。省與省隔離,市與市斷絕,縣與縣分開,鄉鎮與鄉鎮相抗,村與村互不往來。居民小區也互相提防,對進入村莊或居民小區,必須經過嚴格查驗,真正做到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嚴重割裂社會,侵犯公民基本行動、交往自由,使社會網格化。

其三、出行正身。一切出行人員要受到各種嚴格審查,被一再反覆驗明正身。公民人身隱私無存,而且處處遭遇被罪犯般對待。公民尊嚴被肆意踐踏,公民人格被摧殘殆盡。

其四、監控舉報。在防疫名義下,公權力公然倡導公民互相監督舉報,一切生人成為審視不信賴及監控舉報對象,人與人互相提防,互相揣測,互相監視,及互相舉報,成為了社會的常態,社會處於極度猜忌、仇視之中,極大毒化了整個社會的生存環境,毀滅着人類生存情趣,將人類社會變成蠻荒野獸生態。

其五、強制服從。公權力假借防疫之名,肆意強加給公民各種限制,剝奪公民日常生活,強迫人們屈服順從。如這次強制國人打疫苗,其中綁架、威逼、利誘、連坐、暴力等等手段,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完全將現代公民基本人權拋於腦後,赤裸裸張揚着公權的無惡不作、

其六、封禁言論。公權力假借防疫之名,將公民所有對公權力違法侵權行徑的批評與質疑冠以各種罪名,予以嚴懲,如重判公民記者張展,強迫失蹤陳實秋、方斌,拘押學者郭泉等等,使整個社會再無異議聲音,公民基本言論思想自由權利被剝奪乾淨。

如上種種在防控新冠疫情下上演的違法侵權行徑,使中國社會原本殘缺的公民權利,更進一步被剝奪侵襲。

從中共極權統治的過往歷史來看。一切有利於極權統治的踐踏公民權利行徑,都將被作為統治集團經驗而固化提升推廣,進而變成制度性設計,成為長期而常態化的統治模式。遠者如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是層層遞進,步步深化,重重加碼,直至面臨崩潰。最後不得已推開了改革開放,但馬上就六四屠殺,推出維穩,後來又借奧運推出全國網格化,並將新疆西藏管控模式向全國推廣。這些歷史事實都力證着中共統治會一步步將應對局部或一個時期的所謂危機舉措,穩固化常態化,擴展到全國及長期的統治模式。因此,今天中共假借疫情危機,而拋開一切法制與人權,肆意張揚公權力意志,使中國進一步淪陷入野蠻的無法無天狀態,將成為疫後中國常態的嚴酷現實,值得世人高度警惕。

對華援助協會特約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