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警方张贴标语鼓励民众举报所谓“非法宗教”,剑指基督教

平阳路派出所和平阳景苑社区鼓励举报非法宗教的标语 (来自网络)

(中国太原- 9/16/2021)近日,山西省太原市平阳路派出所和平阳景苑社区在商业中心的玻璃窗墙外张贴大型横幅,横幅上写着“举报非法宗教活动最高奖励2000元,举报电话:110、12345”。

近年来,随着中国政府对不愿加入三自教会、不愿到民宗局登记的家庭教会逼迫的加剧,民宗局联合公安、国宝、社区等联手行动,采取了包括帮教、恐吓、通过房东驱赶、突击上门抓捕、巨额罚款、污名化定罪和发动群众检举揭发等一系列行动来打击家庭教会,使得这些为信仰的缘故而不肯向政府妥协的家庭教会信仰空间日益狭窄。这些标语仿佛时光倒流,让人回到了文革。

作为曾受惠于基督教的地区之一,山西欠下了基督徒的血债,一百年前曾发生屠杀宣教士的庚子教难。近年来,山西不断制造新的教案。

2020年8月15日,汾阳教会的基督徒因纪念庚子教难中殉道的宣教士,九个基督徒包括一个母腹中的胎儿在汾平交界的南开社村庄,被亦官亦匪蜂拥而上,殴打抓捕。

9月12日,运城市盐湖区出动上百人,动用三辆挖掘机,强拆了100年前瑞华会宣教士的安息墓碑,且将旁边展览照片的房间夷为平地,又连夜在废墟种上树。

12月3日,忻州宣教士墓碑遭强拆。这里埋葬着八位外国宣教士和四十多位中国基督徒。这个多年被弃的荒野地带,被当地的基督徒修缮好仅一个月。

12月28日,大宁宣教士墓碑被强拆。这里埋葬着五位内地会宣教士,其中三位在1900年被杀。而在朔州右玉下元村,那个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墓碑,下面有十三位殉道者的忠骨,也不知在何时已被铲平。

11月15日,太原郇城教会主日崇拜被冲击,先后带走八位肢体直到晚上十点。到12月30日晚上,其周间查经再被冲击,现场六位肢体被抓。控制24小时后,传道人安彦魁被行政拘留15天。教会会堂则被断水断电,强行换锁。

2021年1月7号,文水教会聚集被冲击,之后分别又有两次冲击。

3月1日,汾阳城关教会同工开会,忽然闯入众多执法人员,直接拿走了正在桌上的教会财务账本。搜走了接待家庭私人的书籍和财物。当质问他们“私闯民宅”时,回复说:“老子就私闯民宅,怎么着?”

3月21号,交城西营教会被冲击,聚会者多为老年孤寡,他们被带走直到凌晨。

5月17日早上七点,还未起床的赵维凯弟兄被带走,被抄家,然后被行政拘留。原因是他对三个孩子实行在家教育,当局以治安处罚法27条为根据,莫名其妙地制造关联。6月1日,赵弟兄拘留期满释放,却没有得到应该给他的任何材料。在汾阳法院就此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以没有证据为由拒绝受理。7月7日,他们打电话约赵维凯弟兄,说在文水公安局见面,不想去了就被刑事拘留。宣称的理由是上次抄家中,抄到电脑或者硬盘里有所谓的”恐怖主义物品”。当律师赶来,去到赵弟兄被羁押的方山县看守所,看守所却让律师在高温暴晒的天气下等待,各种推脱、态度恶劣。

7月13日,汾阳张立功弟兄被抄家之后行政拘留。7月28日,大家都以为拘留期满,连抓捕的国保也声称当天出来。王润云,张耀文两位弟兄开车去拘留所,在门口等待张立功弟兄的释放。不料警察假意叫他们进拘留所里,却关门将他们扣押起来,盖一个“偷越国境”的帽子,然后正式刑事拘留。而其时在家里的王世强弟兄,正陪护妻子生了三胎刚满百日。那位公共部门的官员,来到后谎称请他去签个字,然后等来的却是同样的结果。另一位年长的宋守山弟兄,是多年服侍主的老传道人,前两年已从教会退休。这一天接受邀请去文水讲道,主持受洗聚会。正讲道的过程收到电话,约他去西营派出所见面。也是一进去就没出来。从汾阳五位弟兄的家属了解到,此前当局多次要求他们加入三自,他们们却用柔和的态度回绝。于是他们就被安上无中生有的罪名一一偷越国境。而他们在一年前都是通过合法手续办理护照,合法通过海关安检出入。

8月7日,山西临汾家庭教会“金灯堂”九位同工被带走。

太原峋城归正教会安彦魁传道说:

为了这个国家的正义,中国领导人曾多次说过,要把权力关在笼子里。但如今这些权力漫无边际养得肥大,他们正积极地把别人关在笼子里,他们正积极地越过法律操作一系列的行动。而这一系列的行动,或许是他们刻意的展览;或许正继续成为中国乃至中国人民的特色描摩。而作为中国的基督徒,上帝呼召我们背起十架,甚至承受这些“莫须有”的冤屈,正是为了在基督里更新中国,更新山西这片久早的土地,也就是我们生长和居住的地区。包括那些大肆抓捕的当权者,同样要因此更新他们对于上帝的认知。并目且重新认识上帝在耶稣基督里的天国和永生,以及这个国度当中所属之上帝的子民。是主耶稣基督的指示我们的十字架道路,求主给我们信心和力量,再一次的认定,回应且跟随上帝的呼召。

我们是一台戏,上帝是这一台戏的导演,这一台戏要怎么演?我们不知道,但求主叫我们学会顺服。我原先以为,120年前的殉道血,足以定义了山西的土地。却不曾想我们这些不配的后辈,也被邀请登上了舞台。主啊,求你格外的帮助我们!!

( 对华援助网特约记者玉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