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警方張貼標語鼓勵民眾舉報所謂“非法宗教”,劍指基督教

平陽路派出所和平陽景苑社區鼓勵舉報非法宗教的標語 (來自網絡)

(中國太原- 9/16/2021)近日,山西省太原市平陽路派出所和平陽景苑社區在商業中心的玻璃窗牆外張貼大型橫幅,橫幅上寫着“舉報非法宗教活動最高獎勵2000元,舉報電話:110、12345”。

近年來,隨着中國政府對不願加入三自教會、不願到民宗局登記的家庭教會逼迫的加劇,民宗局聯合公安、國寶、社區等聯手行動,採取了包括幫教、恐嚇、通過房東驅趕、突擊上門抓捕、巨額罰款、污名化定罪和發動群眾檢舉揭發等一系列行動來打擊家庭教會,使得這些為信仰的緣故而不肯向政府妥協的家庭教會信仰空間日益狹窄。這些標語彷彿時光倒流,讓人回到了文革。

作為曾受惠於基督教的地區之一,山西欠下了基督徒的血債,一百年前曾發生屠殺宣教士的庚子教難。近年來,山西不斷製造新的教案。

2020年8月15日,汾陽教會的基督徒因紀念庚子教難中殉道的宣教士,九個基督徒包括一個母腹中的胎兒在汾平交界的南開社村莊,被亦官亦匪蜂擁而上,毆打抓捕。

9月12日,運城市鹽湖區出動上百人,動用三輛挖掘機,強拆了100年前瑞華會宣教士的安息墓碑,且將旁邊展覽照片的房間夷為平地,又連夜在廢墟種上樹。

12月3日,忻州宣教士墓碑遭強拆。這裡埋葬着八位外國宣教士和四十多位中國基督徒。這個多年被棄的荒野地帶,被當地的基督徒修繕好僅一個月。

12月28日,大寧宣教士墓碑被強拆。這裡埋葬着五位內地會宣教士,其中三位在1900年被殺。而在朔州右玉下元村,那個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墓碑,下面有十三位殉道者的忠骨,也不知在何時已被剷平。

11月15日,太原郇城教會主日崇拜被衝擊,先後帶走八位肢體直到晚上十點。到12月30日晚上,其周間查經再被衝擊,現場六位肢體被抓。控制24小時後,傳道人安彥魁被行政拘留15天。教會會堂則被斷水斷電,強行換鎖。

2021年1月7號,文水教會聚集被衝擊,之後分別又有兩次衝擊。

3月1日,汾陽城關教會同工開會,忽然闖入眾多執法人員,直接拿走了正在桌上的教會財務賬本。搜走了接待家庭私人的書籍和財物。當質問他們“私闖民宅”時,回復說:“老子就私闖民宅,怎麼著?”

3月21號,交城西營教會被衝擊,聚會者多為老年孤寡,他們被帶走直到凌晨。

5月17日早上七點,還未起床的趙維凱弟兄被帶走,被抄家,然後被行政拘留。原因是他對三個孩子實行在家教育,當局以治安處罰法27條為根據,莫名其妙地製造關聯。6月1日,趙弟兄拘留期滿釋放,卻沒有得到應該給他的任何材料。在汾陽法院就此提起行政訴訟,法院以沒有證據為由拒絕受理。7月7日,他們打電話約趙維凱弟兄,說在文水公安局見面,不想去了就被刑事拘留。宣稱的理由是上次抄家中,抄到電腦或者硬盤裡有所謂的”恐怖主義物品”。當律師趕來,去到趙弟兄被羈押的方山縣看守所,看守所卻讓律師在高溫暴晒的天氣下等待,各種推脫、態度惡劣。

7月13日,汾陽張立功弟兄被抄家之後行政拘留。7月28日,大家都以為拘留期滿,連抓捕的國保也聲稱當天出來。王潤雲,張耀文兩位弟兄開車去拘留所,在門口等待張立功弟兄的釋放。不料警察假意叫他們進拘留所里,卻關門將他們扣押起來,蓋一個“偷越國境”的帽子,然後正式刑事拘留。而其時在家裡的王世強弟兄,正陪護妻子生了三胎剛滿百日。那位公共部門的官員,來到後謊稱請他去簽個字,然後等來的卻是同樣的結果。另一位年長的宋守山弟兄,是多年服侍主的老傳道人,前兩年已從教會退休。這一天接受邀請去文水講道,主持受洗聚會。正講道的過程收到電話,約他去西營派出所見面。也是一進去就沒出來。從汾陽五位弟兄的家屬了解到,此前當局多次要求他們加入三自,他們們卻用柔和的態度回絕。於是他們就被安上無中生有的罪名一一偷越國境。而他們在一年前都是通過合法手續辦理護照,合法通過海關安檢出入。

8月7日,山西臨汾家庭教會“金燈堂”九位同工被帶走。

太原峋城歸正教會安彥魁傳道說:

為了這個國家的正義,中國領導人曾多次說過,要把權力關在籠子里。但如今這些權力漫無邊際養得肥大,他們正積極地把別人關在籠子里,他們正積極地越過法律操作一系列的行動。而這一系列的行動,或許是他們刻意的展覽;或許正繼續成為中國乃至中國人民的特色描摩。而作為中國的基督徒,上帝呼召我們背起十架,甚至承受這些“莫須有”的冤屈,正是為了在基督里更新中國,更新山西這片久早的土地,也就是我們生長和居住的地區。包括那些大肆抓捕的當權者,同樣要因此更新他們對於上帝的認知。並目且重新認識上帝在耶穌基督里的天國和永生,以及這個國度當中所屬之上帝的子民。是主耶穌基督的指示我們的十字架道路,求主給我們信心和力量,再一次的認定,回應且跟隨上帝的呼召。

我們是一台戲,上帝是這一台戲的導演,這一台戲要怎麼演?我們不知道,但求主叫我們學會順服。我原先以為,120年前的殉道血,足以定義了山西的土地。卻不曾想我們這些不配的後輩,也被邀請登上了舞台。主啊,求你格外的幫助我們!!

( 對華援助網特約記者玉冰報道)